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青藏初行录(十)之江孜感动青藏初行录(十一)之太昭怀古 >>

青藏初行录(十一)之林芝路上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十一、林芝路上
    清早七点,导游小姐带金杯面包车来到宾馆接上我们四人去吃早餐(今天同车的其他团友都没有包含早餐提供),然后到亚宾馆和酒店街上其余团友。
    亚宾馆上来的是一对深圳来的恋人和一位单身来游的中年广州大姐,他们三人是在拉萨自组前往阿里时认识的,一共八人包了两部大丰田去,昨天才探险回来。因为都是老乡,又是从神秘的西藏更神秘的地方回来,少不了打听他们一路上的故事,颇令人神往。车子再到北京中路的湖北宾馆,接上车的是两位三十来岁温州的生意人,昨天刚飞到拉萨,大概对高原反应的种种说法早存戒心,昨天已托导游帮他们带备了氧气瓶,水果和纯净水,相信参团费比我们高出一大截。连司机导游一行11人向林芝进发了。
    快要开出拉萨市区时,在军区驻地遇到20多辆军车出发,一半的车上是战士,其余的就是设备车和物资车,浩浩荡荡走在前头,好在出了市区军队转去堆龙德庆方向,我们的车速才能提高。
    早晨的拉萨河罩着薄雾,白天常见的云彩好像大都没上班,只有缈缈几片在飘着,两旁的景物与在内地走到郊野的感觉一样。大概刚起床就坐车,仍然有点睡意朦胧,加上刚刚聚集一起互相不熟悉,车内有点沉寂,二十多岁的导游先是介绍自己,她原是四川人,小时候就随父亲进藏生活,家在八一镇。为了调动大家情绪,她还毫不介意的亮起五音不全的嗓子,唱了一曲《青藏高原》,大家有鼓掌的、大笑的、暗笑的,这下真的让我们的情绪活跃起来了。
    走了两个小时左右,有人提议要方便,大家都下车活动一下。他们都往右面有土坡的地方走,我和阿伦到马路另一面,那是一片不大的小树林(看着象桦树),然而走进二、三十米,树木明显比路边的显着金黄色,阳光穿过疏落的树叶透进林子,更为树林涂上秋之色彩。前面忽然见到一条蜿蜒而来两米来宽的小溪,树木生长到这小溪旁就没有了。清澈的小溪倒影着清朗的蓝天,小溪优雅地走了一个S形,对面环抱着偌大一片青草地,我脑海中浮现的完全是一幅欧洲的古典油画。老天爷还嫌浪漫得不够,绿茵草地上还有几头黄牛和两匹白马在悠然的吃草!我和阿伦那一刻大忽然闯入西洋式桃花源的感觉,不觉间已经进入了一个童话般的画图里,两人“哇”的一声,便只有本能的举起相机和DV把这片美景纪录下来。等我梦醒般走回车子旁,对太太和阿贞说起刚才所见,她们大概觉得我和阿伦摄影的发烧眼罢了,竟然谁都没有过去看看的意思,后来看照片和录像时才高呼后悔。按照地图的距离来看,那地方大概在邦杰塘草原区域吧。
    
    米拉山口
    快到中午,感觉道路一直是走在缓慢的坡路上,路旁山岗上林木茂密,满山的树林既有主干旁的碧绿,又有树冠的鹅黄,没有大树的坡脚上植被已从之前所见的黄绿色开始转为黄褐色,间中又点缀着红色的不知名灌木丛,煞是好看。开始见到远处的山峰已覆盖了半截白雪。在高原上走了这些天,我已经体会到在西藏越是快到高海拔,其感觉倒越显得平缓,完全套不上内地那种“高山仰止”的感觉。然而就是在这一览众山小的地方,几乎都是海拔5000米以上高度,不少人高原反应的危险,也正是在这种不经意间向你袭来。再走过一段笔直的路,天色渐觉阴沉,阳光不知什么时候已悄悄收起,快到达一个转弯处时,看见前头跨路而建的一个大牌坊(简单的一横两竖结构而已),老大的一行彩匾上写“建设生态大地区,林芝谢绝污染环境”,无数的经幡从牌坊顶拉到路的对面,在西藏所经过的山口中,就数这是最大和最多经幡的,这里就是林芝路上海拔5 030米高的米拉山口。
    米拉山是川藏线上一个著名的山口,虽然它没有什么广为流传的典故或神明,但因为它屹立于通往全藏海拔最低,号称西藏江南地区的门户,仿佛就是让你别忘记这里还是雪域高原,让你对大自然还是要保持着谦卑敬畏之心而名闻遐迩。
    刚拉开车门就有几位女藏胞,堵在门旁喊着我们听不懂的藏语,两位手中拿着一堆珠子梳子之类明白她们在叫卖,另外几位手中拿着几种红色黄色的小纸片,看来也是在兜售。我们在四川九寨沟生活过一段日子,明白那是藏民过山口时,撒向山神土地祈求出门平安吉祥的符帖。虽然知道不过是一种风俗,过后颇后悔不买一点回来留作纪念。虽然我们都没有买什么,太太还是友善地将带来的几盒潘高寿润喉片送给了她们。
    在牌坊脚下了车,车旁是新建的两块大大牌,一件写着米拉山口,另一件是尼洋河谷地图,头上大片的五色经幡被山风吹的猎猎作响。我们所说的经幡在藏族叫“龙达”或“风马”,用红、黄、兰、白、绿五种颜色代表金、木、水、火、土之五行循环往复,有精致些的还绘上马、鹰、狮、虎、龙五种动物代表生命的经久不衰。还有一说是红色代表太阳,绿色代表生命,蓝色代表天空,黄色代表土地,白色代表云彩,这种比喻对我们俗人更容易记忆和理解。
    也许是米拉山要让我们领略它的神秘力量,下车不到五分钟,竟然飘洒起絮絮雪花,阿贞还是头一回碰到下雪,高兴得直喊幸运幸运。马路的另一边有福建省泉州市2003年援建的一座高大的牦牛石卧象,提名“雪域之舟”,用汉式石栏围起来,旁边是刻着米拉山口及标高的大石碑,自然成了每位过路游人留影的地方。
    
    尼洋河谷
    翻过米拉山口不久,到了一个叫松多的小镇,说是小镇,只是近年广东在这海拔4300米荒山谷中援建的三百米长的两排路边建筑,基本上开满了饭店、修车店、杂货店之类。天空盘旋着鸣叫的山鹰,路旁趴着懒懒的大黄狗,真正成了羁旅中带给你难得的温暖、安全的驿站。我们在“江湖饭店”吃上一顿做得颇为不错的午餐,愿意补点钱的话,还可以点几道藏香猪、山鸡之类的好菜喝上几杯。司机在旁边修补了备用轮胎,然后又再上路。
    沿着尼洋河谷伴着奔腾的尼洋河而行,山脚路旁堆砌着不绝的卵石,可见这条古老的老河道千百年来已被水流切割下数十公尺之深,今日的路面多少年前还是滚滚雪水奔涌的河床,巨石无语,人间却历劫无数轮回了。路经一个叫太昭古城的村子,在尼洋河对岸,恰好就是历史脚步的一个见证。由于想尽量赶早到巴松措,时间匆匆,这里留待回程时再介绍吧。
    前面是山高沟深的道路拐弯处,又来到一处叫“中流砥柱”的路边景点。这里黝黑的石峰壁立在路旁,另一边是山沟下湍急的尼洋河,河中一巨石大如房屋,兀然立于水中。翡翠般蓝绿色的激流在石上撞击起堆堆雪白的水花,在山谷中徊响着轰隆的共鸣。石如其名,坚定雄峙却又带着秀气。传说这巨石是工布地区的守护神-工尊德姆修炼时的座椅。我们小心的走下河沟,在冰凉清澈的水边喝一口,洗把脸,捡几块被水冲刷圆润的卵石,当然没放过把这动感十足的景致装入镜头。
    以米拉雪山仅一山之隔,山之西侧是拉萨河,东侧是尼洋河,东西相隔而景物各异。过了“中流砥柱”,山谷越来越越开阔。没怎么留意尼洋河就已经跑到我们前进的右边去了。水势渐缓,河面开阔,河中不时浮现一个个长条状的沙洲,大沙洲上一排排金黄色的水生树笔直挺立。这刻的景色已经完全脱出了脑海中西藏的概念,既象江南也象北欧,更像九寨沟的火花海。其实林芝是全国最大的原始森林区,林地面积264万公顷,森林覆盖率达47%,活立木储积量达8.82亿立方米,难怪进入尼洋河流域所见,两岸连绵不绝的群峰,都覆盖着郁郁葱葱的树木。
    面对太美丽的河流诱惑,大家禁不住还是要找点理由停下车,走到河边洗净导游提醒我们带来的水果,边吃边欣赏。林木间又见掩映着疏落的几间小房子,心想有机会再来是否应该跑去借宿几天,把自己浸入这景色中洗涤洗涤……
    
    巴松措
    下午快五点钟,到了一个叫巴河的小镇,中心小广场旁有一所深圳援建的学校,车子离开川藏主干道,从学校旁开入一条进山的柏油路,这就是通往“东方小瑞士”巴松措的道路。在崇山峻岭中奔驰40公里,一路见到很多新建的民房,都是独立两层的藏式房屋,每间面积大概有二百多平方米,这里就是错高乡(因此巴松措又叫措高湖),导游介绍这些都是广东福建援助的,几乎每户藏民都能分到一间。村与村之间是大片的草地,都有漂亮的铁花围栏围起来,有作牧场的,也有作供游客玩跑马场的。听说他们让村民分组,旅游季节时每天一组轮流拉马接待游客,按人头平分收入,每人每月能分到几百块钱,长久以来独来独往的牧民也开始走上集体化道路了。
    道路在林荫覆盖的山坡到了尽头,下车后从一条石径走几十米,就是一片开阔的平缓的湖岸,宁静的巴松措就安卧在眼前。湖水是出奇的翠绿,群山环抱的湖中,一座树木覆盖的小岛幽然浮起,正是“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水面东西方向辽阔(长约15公里),南北稍窄(眼前所见约数百米,最宽处2公里)。北望湖对岸是高耸的山峰,最高处白雪皑皑成冰川状流下山坡。远古时冰川就是流经此处,在这海拔3464米处形成一个最深处约60米的高山堰塞湖,而湖心岛也是古冰川作用遗下的大型“羊背石”。
    湖边有一段木桥伸出湖面几米,那是连接湖心岛唯一交通----拉索木船的码头。我们从“码头”走上一段约十米长浮动的“木桥”,“桥”的两头都结有钢丝绳,从这“桥”到对面小岛还有几十米水面距离,由人力拉缆,将“木桥”拉过去。“木桥”拉到岛上靠岸后,又可将岛上的人拉过来,其实这是条拉纤渡船。据一些资深DX的介绍,多年来这“木排渡船”一直由一位叫桑布的老者摆渡,那天拉索的就是位穿黑衣服的老人,相信就是著名的桑布吧。
    沿石级走上小岛,第一感觉是林荫处处,然后是心中升起一种未知的神秘猜想。这个小岛名叫扎西岛,传说该岛是个“空心岛”,整个岛与湖底是不相连而漂浮在湖水上的,你信不信?走入小岛中心,是一个小花园般的场地,映入眼帘是一座古旧却也小巧玲珑的小寺庙,土木结构上下两层,左面是主殿经堂,右面是大转经轮,整个寺庙面积不足200平方米,这就是宁玛派(红教)著名的“错宗工巴寺” (意为湖中城堡)。可别小瞧这个庙,它始建于唐代末年(公元7世纪)吐蕃赞普时期,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外间能与其渊源相比并且是一直保持原貌的寺庙极少。寺里正殿供奉强巴佛、千手观音和莲花生大师。在寺里一尊大威德金刚塑像脚下,有两块天然鹅卵石上面有一凹进的圆窝,传说是格萨尔王征战此地时战马留下的蹄印。
    寺前左侧有一间精致的藏式平房,屋外一排花槽种了好多花,一株杏子枝条上结了许多栗子大的果实,难得的是几乎所有地上长的都在开花,除了格桑花、菊花还认识外,紫红色灯笼一样的花、开在高高枝干上的大红花等都叫不出名来,名副其实的姹紫嫣红,真悔自己念书从来就没重视过植物学。众人乍见这满地盛开的花朵,都惊讶于西藏竟然有此“艳遇”,那顾得君子之风远而观之,都已经又摸又闻的亲近起来。
    我等色友自然也是猛摄一通,此时一位红衣女子进入镜头,抬眼望竟是位令人眼前一亮的尼姑!但见她内穿鲜红的短领毛衣,外著酱红色布衫、布裙,外衣还潇洒地同城里人穿夹克一样敞开胸怀,头戴棕色毛线编织的雪帽,肤色比一般藏民略为白净,样貌清秀,看年纪只在二十来岁,是入藏以来我见到最美丽的藏胞。她大概刚从渡“桥”回来,右手提着几个袋子,身边站着一条不大的狗,头、背长着少见的灰毛,而肚子、脸毛却是白的。她在花地一边看着人们肆虐,虽然没说话,却现着一脸的无奈,那条狗也像主人般并非警觉或冲动,眼光中竟能见到一点迷惘和无奈。
    幸亏我们几位只在拍照,不算“坏人”。太太喜欢园艺,见她和阿贞上前与小尼姑打招呼,聊了几句竟然得到允许,折了一小段四角楞的肉质植物,带回家种起来。(果然种成活了,但长出来的却是像昙花扁平的叶子,根本不像母本的四角楞,恐怕连花草也难舍故土吧。----后话)
    我是忙着帮她们拍照,而太太竟然粗心忘了问问人家名字,幸得网上有位率性情真的(Sunshine)姑娘,她在巴松措见过小尼姑和那条狗,知道她的名字叫次日白贞,在她的游记中有很生动的描写。不过她照片中的尼姑,容貌可没我照片中所见美丽,不敢很肯定是否同一人。不过错宗工巴寺年轻女尼仅一个,另外有位庙祝是40开外的妇人了,咱就认定它是白贞吧。小尼姑幼年便出家了,今年应有19岁。
    Sunshine 告诉我们:“白贞的世界很简单,每天就是打水,抹灰,清点书籍。她看过很多书,会说简单汉语和英文。聊天挺害羞,稚气得可爱,她汉语说起来有点拗口,但谈佛、谈轮回,真的不象女孩子,她相信关于前世、今生等迷茫和缥缈的东西,对于佛、信仰却超出了同龄女孩的成熟”,“我极力的给她描绘外面的世界,她听得眼睛闪亮闪亮,外面的世界对于单纯的白贞来说也是一种诱惑吧……可是最后,白贞向要告别的我说,她今生的宏愿就是抄写完寺庙中所有的书籍,所以,她没有时间去外面”!
    佛没有选错侍奉它的人。白贞带太太到寺院右面的厨房放下手中东西,这是一座简陋的木屋,在房前她和我们的女同胞拍了合照,有缘之处是太太和阿贞今天穿的外衣颜色,竟然与次日白贞那身红衣裳十分接近。
    太太也是爱狗之人,向白贞问起那条毛色少见的狗,她说它已经在岛上16年了,这应是犬类的晚年,因此它不再容易激动,不再显得活跃。对于这狗,Sunshine姑娘有一段很真实有味的感受:“它看一个人会一直看着,说不出那样的眼神是什么感觉……好像凝视儿时的玩伴一样的自然,心里竟然漫生出温情来。那瞬间,仿佛我们已经认识几百年,在佛前,我们相遇了……那温暖的眼神竟然是来自一只狗。” 或许我年纪大了,除了温情外,在它眼里我还感到一点苍凉的意味。
    别过小尼姑,我们从左到右环岛走了一圈,看了桃抱松、水葬台(已弃用)、生肖松等,便回到渡湖木桥,还是穿黑衣的布桑拉缆,我用DV录下了他颇有劲力的工作情景,夕阳中迎风遏浪几分钟便告别扎西岛了。,
    在这一尘不染的巴松湖畔,一切都显着安宁,纯静(对比其它景点游客还未达到烦扰的程度),它就是西藏土地上的“桃花源”。这个红教的神湖,每年藏历四月十五日, 虔诚的藏民就来巴松措转湖,带来对它的赞美,带走它默默的祝福和种种传说。附近的烽火塔、藏金碑、求子洞、包括雪卡、错高两乡都已在1997年被世界旅游组织列入世界旅游景点。
    坐到车上,我满脑子回旋着傲立的雪山、茫茫的湖水、神秘的孤岛、远古的神庙、孤独的女尼、年迈的老狗、格萨尔王的战马、藏金的秘洞……,这堆印象不都是新派武林传奇绝佳的题材么!胡思乱想一番,后来又被缺乏文才的脑子淡化去了。
    背着残阳的余辉离开浪漫的巴松措,继续向130公里外的林芝县城进发。在晚上八点多钟到达八一镇,我们下榻于尼洋河畔的望江宾馆。宾馆较新,也干净,有电热水器,以旅行社的安排已算是很不错的。


上载图片:

<< 青藏初行录(十)之江孜感动青藏初行录(十一)之太昭怀古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