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8月拉萨林芝江孜日喀则之行体会2005年7月底滇藏之行 >>

拉萨之旅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天堂里人来人往
     --------------拉萨之旅
     >>>1
    谁也没有想到我会在一个冬日暖洋洋的午后飞向了拉萨。一万多米的高空中可以看见皑皑雪峰屹立云海,刺破青天,一派奇伟的景象,天空的颜色是墨蓝的,纯净的令人想到天堂。
    贡嘎机场洒满阳光,分明是春天的感觉,来之前严严实实地裹了一身的防寒衣服,此刻竟然有点多余了。
    到拉萨还有近百公里的路程,汽车沿着公路行驶,可以看见雅鲁藏布江的水,柔情的似那女儿家。天空映入水中闪烁着粼粼的蓝,雪山的水就这样淡定而又从容地在高原的阳光下流淌,用它的温情包容着高山和峻峰。
    不时见到藏族的民居,还有蓝,白,红,绿,黄依次排列的经幡在风中飘扬,刻着经文或六字真言的玛坭堆庄严地静立在路旁。
    我的心从未有过的宁静和安分,甚至不敢去思想,这样的圣地是可以呼唤那些没有家园的灵魂的,是可以洗涤人类被尘土蒙蔽的精神的。
     >>>2
    虽然从未到过拉萨,可是感觉并不陌生,就连很多人害怕的冬季的高原反应也不曾出现过。
    找到预订好的宾馆,办完手续,已是傍晚五点多钟了,阳光依旧很是灿烂,总台服务生是个和我一样有着高鼻梁的藏族姑娘,怪不得在成都时就有人问我是不是藏族,原来我的样子和他们还真的很像.如果在那边住上一段时间,把皮肤晒个高原红,估计改个名字叫卓玛也不会有人怀疑了。
    拉萨的太阳一直要到晚上七点多钟之后才会落下,趁着这冬日暖洋洋的傍晚,我兴奋地顾不上休息就跑出去逛街了。
    不时有转经的老人从我身旁走过,念念不休的唱经声还有那在灿灿的阳光下不停晃动的经筒,给我一种异域的神秘。
    我一间店一间店漫不经心地看着,专卖酥油的铺子里,厚厚的大块大块的白色酥油堆满了小屋子,藏民们用它来做酥油茶,点酥油灯等等,用处很多,所以市场的需求也很大。不时有人来买上一大块,奶油色的固体方块状令我想起小时爱吃的冰砖。老板娘的辫子真长,盘在头上,和当地的许多藏民一样,里边穿着藏袍,外面罩着件鸭绒防寒服.她的眼睛很大还有点凹,鼻梁也很高,细细打量还真是很漂亮,藏民大多数都是这样,别有一种韵味和风情。
    街上有许多写着”淋浴”二字的牌子,这倒好理解,应当就是澡堂了.可有些地方却写着”穆斯林淋浴”,我很是好奇,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啊,好不容易又看见有个地方在这几个字后面加了”有木桶提供”的字样,这才有点明白,禁不住想起了三毛的<沙漠观浴记>,但我可没她那个胆量进去试试,搞不好背个不尊敬民族习俗的恶名被穆斯林一顿暴打就完了。再者要是弄个感冒,在高原那可就麻烦了。唉,看来不是谁都能当三毛的,最起码我就不行。
    学校放学了,一群天真稚气的孩子笑着叫着热热闹闹地出现在我面前,那一个个的小模样,真是太可爱了, 我问其中的一个孩子八廓街怎么走,结果有四五个孩子给我指路,有的说这边近有的说那边近,还有个干脆说:阿姨,我家住那边,你跟我走吧。我高兴地说:好啊好啊!
    孩子名叫顿珠,(后来我查了本书,好象是代表事业有成的意思)可能有十岁了吧,上五年级了,个子不高,五官有点像个印度人,挺英俊的小康巴汉子,他带我穿过一个藏民住宅区,都是很有特色的藏族民居,他告诉我这是他奶奶住的家,那是他老师的家,一路上小嘴巴没停过,我都快被这种单纯的信任感动了,问他最想要什么,他告诉我就是那种晚上可以闪光的萤光棒,我赶紧在街上买了送给他,孩子满足地笑着雀跃了。那双明亮的带着灵性的眼睛里闪着只有孩童才有的率真,分手时他还一再嘱咐我包一定要放前面,说小偷很历害的。真是个小机灵鬼。
     >>>3
    我到的那晚刚好是藏族佛教的燃灯节,据说是为了纪念一个叫宗喀巴的佛教学者,因为他创建了西藏佛教中最大的教派格鲁派,所以教徒们对他非常尊敬,于是宗喀巴去世的日子,也成为西藏佛教中的一个节日,到了这一天,信佛的藏民每家每户都会在窗台的三角形灯架上燃起酥油灯。
    当整个八廓街的藏族民居都闪烁着金黄色的灯光时,我仿佛进入了一个神话中的领域.街上全是围绕着大昭寺转经的人们。耳边满是他们含糊不清的隐隐若若的念经声,这声音汇集起来,在空中形成一种力量冲击着我的耳膜,我忘了我只是个异乡的游子,脚步被一种莫名的信念牵引着走向他们,手中握着刚刚买来的转经筒,口里念起了和店里的藏族小妹学来的六字真言: 嗡嘛呢叭咪哄”。
    我不知道我的前世是在哪儿,也不知道我会有怎么样的一个轮回的命运,只是在今夜,感觉到有一种力量在震撼着我,有一个思想在告知我:忘了吧,尘世中的一切痛苦和欲望。
    街上总有老太太拉着我买一种草一样的东西,我起初不知道那东西的用途,还以为是藏药,她们又不会说汉语,只是一个劲对我说:阿弥陀佛.沟通了半天也没搞清楚.好在街边上隔不远就有维持秩序的警察,上前问了他们才得以明白原来是用来烧香的。跟着人群不一会儿就转到了大昭寺,广场前的白色的大香炉里不停地有人在进香,因此火光冲天,甚为壮观。
    大昭寺是拉萨最早的建筑物,至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因里边供奉着当年文成公主从长安请去的释迦牟尼十二岁寿量身鎏金铜像,从而在藏教佛教徒心目中有着无比神圣的地位.八廓街就是最初那些每天从各地来朝拜的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围绕着大昭寺转经走出来的街道.虽是寒冷的冬季,可依旧有许多虔诚的人在磕等身长头,有的身下还有一张和个头差不多长短的长方形棉垫,每磕完一次就将它往前一推,接着身子再朝着佛的方向膜拜,于是寺庙前推垫子时发出的兹兹声响成一片,他们当中有的人是从很远的地方一路转经磕头走到拉萨的,据说路上的时间就要用去一年半。
    黑暗中我无法看清他们的表情,但我想心中用着如此忠诚的人脸上一定会有着无比圣洁的光泽.我始终是在夜色中感受那晚的一切,场景恍若是在隔世之中,没有和我一样的旅人,夹杂在他们之中,我已完全被感染成一个藏民,和他们同样地转经,同样地穿行在大昭寺的四周,同样地用额头在佛前的哈达上膜拜-------
    广场的侧面有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在几米远的地方站定,闭着眼睛伸出手,朝墙上的三个小坑一步步走去,他们的嘻闹声吸引了我,问他们在干嘛,他们告诉我说谁要是闭眼一路走下去,手指到中间的那个凹,谁就在死后能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指中的孩子却大声欢叫着:啊,我死后能见到爸爸妈妈. 他们要我也一起指,结果,没中,完了,我死后见不着爸爸妈妈了,孩子们不无遗憾地看着我,安慰着说:明天你再来指,说不定就中了。我笑了,可爱的孩子啊,如果可以见到天堂,我愿意这里就是天堂,和你们一起,单纯快乐,天真无限,就是我要的美妙境界。
     >>>4
    走在拉萨没有一丝阴影的阳光里,心中也变得格外明亮,尘世蒙蔽的阴暗在这高原透彻的纯净的空气里挥之散尽,曾经向往了很久的神秘的布达拉宫就在那蓝得诱人的天空下,前来朝拜的藏教徒对着依山而建的雄伟壮观的布达拉宫在磕长头膜拜,他们的目光洁净而明亮,闪着虔诚和执着。
    门口那些被转了不知多少年的玛尼轮,在朝拜者手中酥油的浸渍下变得黄灿灿的。由于藏族是直接由奴隶社会进入现代文明社会的,况且铁路又不通车,所以他们大多数人还是把自己对未来的祈盼寄托在这转动的玛尼轮中的,在拉萨所到之处看到的那么多转经的人也就不难理解了。他们一路上都在喃喃念着: 嗡嘛呢叭咪哄,据说这六字真言代表了度脱六道众生,破除六种烦恼,修六般芳行,获得六种佛身,生出六种智慧。转的时候一定要按顺时针,如同地球围绕太阳的方向,寺庙的玛尼轮和手中的转经筒是一个道理,都是用来转经的.转经筒里都是带有经文的,藏民大多不识字,所以把经文装在里边转, 每转一圈就代表念了一遍经,真的想象不出那漫漫的朝圣路上,藏民手中的转经筒到底转了多少回,计量时恐怕要用天文数字了.他们就这样带着他们的信念带着他们的理想,从雪域从高原一路祈祷来到圣地拉萨。
    因为布达拉宫是依山而建,所以上去还是要走一段高度的,到底是高原,又是冬天,氧气非常稀薄,所以爬山感觉很容易累,一位当地的老者和我一起同行,他带着老花镜,看起来还挺有学问,门牙缺了一颗,可以看出他应当很大年纪了,老人很慈祥,他说着藏语,我说着汉语,但都表达着同一个意思,谁也不是很明白谁在说什么,但这样多少可以减缓一下当时的辛苦劲,气喘喘地走了不知多久,老人要从另一条路下去了,他指指右边,意思是到了。之后和我挥手道别,目光里带着祝福和慈祥。
    在拉萨总是能遇到特别热心的藏民,他们大多不会说汉语,但是只要我问他们,他们都尽量给予我帮助,如果要说出爱上拉萨的一个理由,那就是爱上了最为淳朴的他们,地球上最后的干净的人群,指的也就是他们的善良热忱和质朴吧.
    布达拉宫分白宫和红宫两个部分,我先到的红宫,红宫是供奉佛神和举行宗教仪式的地方,宫内有八座灵塔,以五世达赖喇嘛和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灵塔最为豪华.灵塔的建造需耗费大量的黄金和珠宝,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保存的如此完好的稀世珍宝,真正的叫做是叹为观止了。藏佛教里最让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他们也供奉女神,说明女性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据说红宫里还保存着完整的佛经,而唐僧他们西天取经时还掉了一部分,所以藏族的佛经比汉族的要完整。
    最神秘的故事大约要算是布达拉宫里的一个对藏佛教有着极深的造诣中年藏族学者告诉我的了,他对我说起:八国联军和日本人都曾想入侵西藏,当时的喇嘛就做法念经几天几夜,结果真的就避免了一场战争,于是拉萨得以平安。这样的传说带着浓厚的传奇色彩,只是无法去考证其中的详情。那么就让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吧,或许,或许在这块充满了圣山灵水的土地上,真的有神灵在保佑着这群生活在天堂里的人,让他们远离俗世的哀怨,战火,苦恼------
    红宫里还有许多罕见的文化籍典,以及各类佛像,唐卡,法器,供器等,它是一座内容丰富的宝库。那里的壁画都是以金银珠宝为制颜材料的,.例如黄色就用黄金,白色用白银,红色用红珊蝴和珠砂,绿色用绿松石……极尽奢华气派,尘世难见.还有那些存放了上百年的唐卡,均位明清时期西藏各地的名画师所作.处处都诉说着西藏曾经的繁盛。
    喇嘛灵塔的金顶在太阳下光彩夺目,站在参差错落的金顶群时,可以看见远处的藏医院,据说那里曾经有一条河,河里的水是可以治病的,从前活佛和喇嘛饮用的水都是从那边运到布达拉宫的。极目四望,整个拉萨尽收眼底,四面都是环山,褐色的山峰处处带着高原的峻峭,山上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寺庙和尼姑庵,那么高的地方,难以想象他们是怎么爬上去的。藏族,是一个特别耐于艰辛的民族,如果转经真的可以带来来世的好日子,那我真诚的愿意为他们,转上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过着人人平等,幸福明媚的阳光下的如他们想象中的生活。
    下山的时候感觉轻松多了,我独自走在层层叠叠的阶梯上,看见天空总有一群群的鸟儿围着白宫的宫顶在飞翔,不知道那是种什么鸟,可以在高原的冬日里生存,我拿出相机想拍下它们,可它们总在我按镜头的时候就飞跑了,等我停下来,它们就又来了。几次下来,我不得不怀疑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是不是也带着灵性了。
    白宫是历代喇嘛生活起居和举行重大活动的地方.其中的日光殿也叫作冬宫,因为冬天这里阳光充沛,比较暖和.夏天他们则在罗布林卡,那边也叫作夏宫。
     >>>5
    去罗布林卡的车上,司机是个十分英俊的藏族小伙子,皮肤是高原特有的黧红,眼睛大而有神,头发还有点卷卷的,让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农奴>里的强巴。
    他的汉语不是很流利,但也还能和我交谈,说他们的老人半夜三点就起来转经了,说从很远远地方来的人把他们养了一年的牛杀了,一路上边走边卖,换点盘缠到拉萨来朝拜,说他们藏族男人喜爱的藏刀……..话语平实而朴素,全然没有我在别的地方遇到的那些的士司机的世故和油滑。
    当他听说我去布达拉宫的门票要一百块时,吓了一跳,说他们进去才三块钱。下车时他一定要帮我去买,说这样可以便宜很多,我拗不过他的热情,便让他去了,他害怕卖票的看见我不给买,还特意叫我在车上等,其实我明白一会就算买了也进不去的,但是真的是为他这种坦率认真和仗义而感动。手里拿着他给我买的蓝色的藏民专用的小票,我道了谢,看着他的车走远了,才敢走向门口,怕他看见看门的不给我进去,回头跟人打起来就糟糕了.果然要重新去买张游客专用的票才给进去.但想想那可爱的藏胞在这异乡的冬季里带给我的阳光一般的友情,心里就特别的温暖。
    罗布林卡建于十八世纪中叶,占地面积非常大,穿行在迷宫一样的地方,想象着达赖喇嘛们贵族的生活。达赖喇嘛"为蒙古语和梵文的音译,意为"德智深广如海无所不纳之上师",在藏传佛教被认为是观世音菩萨在世间的化身。于是,他们的生活皇家一般的奢华也就不难理解了。
    都说植物是有生态圈的,海拔越高的地方植树也就越矮小,可是罗布林卡的参天古树却随处可见,粉蓝的天空下泛了点白色的枝叶看上去象带上了霜.冬天行走在夏宫,有点不合时宜,身上一阵阵的凉意让我第一感到拉萨的寒冷.要走上好远才能看见几个人,依然在转他们的经,念他们的六字真言。对着太阳光的低矮窗台上偶尔看见坐在上面打盹的老人,可能是朝拜的路走得太累了,暂时停下来小歇,不知微闭双目时是否有梦,不知梦里能不能看见他们追寻的来世幸福的家园……
     >>>6
    色拉寺修建于于1419年,传说是因为山下长满了一种叫色拉的野玫瑰而得名。它是位于拉萨北郊的色拉乌孜山下的一个密而不挤,杂而不乱的建筑群.来这里拜佛的教民也非常多,有的都很老很老了,眼睛都看不太清了,有的腿脚还不灵便,一拐一拐地和家人一起来朝拜他们心中无比至上的神灵。
    我跟着人群走进一个一个的庙宇,看他们为每一座佛像前的酥油灯加酥油,边加边喃喃地念着经文,之后还会从手上厚厚的一叠面值一角的纸币中抽出一张放在那里,他们自己并不富有,身上的衣服都已陈旧,来时路上的艰辛还没退却,可是他们却将自己手中不多的那点钱财都放在了寺庙里,因为这里是他们心中的圣地,是他们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日夜盼望着来到的地方。大殿的中间都可以看见一个年长的喇嘛,坐在唱经的位置上看着经文,可惜我听不懂藏文,只能在走过时相互微笑点头,我不知他们是否一眼就能预知我的未来,是否明白我从哪里来.但我愿意去相信,接受过喇嘛们慈善的目光的洗礼,我一定也会交上好运的。
    一群人都跟在一个长辫子的老太太后面唱着,每个脸上都带着游离于尘世的庄严,走出殿门,在左面的墙上有一幅巨大的画,画面很抽象,我看不明白,大约是地狱与天堂的景象?只见那老太太不停地用藏语指着中间的图案在大声地唱着,音调很奇特,她的嘴唇闭合的速度很快很快,表情也非常肃穆,大家都跟着她的指点,双手合十地在祷告,看来她一定是位修行很深的佛教徒,不知为何,我仿佛感觉到他们看见了我看不到的什么,或许是魂灵?或许是------心里禁不住感到了阵阵恐惧,赶快绕开,去晒一晒温暖的太阳。
    藏民们对佛的虔诚和对宗教的狂热令我感到深深的震撼,这种震撼几乎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一个民族可以这样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奉献给一种信仰,彻头彻尾,世代相传,凝聚成一种永恒的力量,不得不叫人心生敬佩和感动。
    要开始每天的功课了,一位年长的喇嘛很辛苦地从楼梯上走下来,看起来最起码都有八九十岁了.他的目光遇到我时,闪烁着慈祥和宽容,老人家对我轻轻一笑,无语中却分明让我感受到了他的豁达和睿智。两个年轻的喇嘛过来搀扶着他,走进唱经的殿堂,他们给他冲好了茶,安置他慢慢坐下,桌前是一本厚厚的经书,另外几个喇嘛也入座了,他们坐成一排,翻开眼前的经书,开始唱经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见喇嘛们做功课,有的还要俯首敲打着那面大大的铜锣,一时间,佛音袅绕,恍若隔世,我靠在一个角落静静地听着,渐渐融入其境,再没有任何繁琐的杂念,心中所有的所有都涤荡如洗。
    宫殿里半明半昧闪着的灯光,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神秘。从未见过如此虔诚的人群,或许是因为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天堂就设在了这里?应该说,他们是离佛最近的臣民,所以他们可以淡化了一切的欲望,只为心中坚定的信仰而存活,在他们面前,我为我所有尘世中的所谓的悲哀和不快乐感到了汗颜和庸俗,在他们面前,我为我所有尘世的所谓得意和轻狂感到了缈小和羞愧。
    如果有一天可以选择我最终的归处,我愿意和他们一起,行走在金色的旗幡之间,去寻找到一块心灵最纯净的领土,永永远远,生死轮回。
     >>>7
    拉萨的街上有许多小小的甜茶馆,据说是牛奶加红茶泡出来的,很香很滑很甜,不似高原食品,倒是带着浓郁的江南口感,我总想进去和藏民一块喝上一杯,可每次揭开那些厚厚的棉门帘,里边都坐满了僧人和藏民,根本没虚席。
    在一家充满藏族风情的餐厅里,我吃到了很正宗的加了酥油红枣葡萄干和白糖的藏民最爱吃的一种米饭,可惜我想不起那叫什么了,应当是一个挺好听的名字让我点了它的。
    白天的八廓街上两边的商铺全都开门了,千百年间,这里一直都是西藏最大的贸易集地。藏民可以在此买到所需的任何一种生活或宗教所必需的东西,街上还有各种令人心动的石头和首饰,只要你耐着性子去寻找,就可以把藏族姑娘身上所配戴的那些叮噹作响的非常个性化的挂件,造型夸张的大个的绿松石戒指全都收齐。甚至还能看见手工制作的漂亮的绣了花的藏袍,马甲,和七彩横条的围裙。我就在那条街上慢慢地寻宝,几个店主都认出了我,问我是不是燃灯节那晚跟着藏民在转经,一开始我还笑着说:是啊是啊,后来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干脆装了,说:没有呀,没有呀,我是第一次来这条街呢。看来我这个模样走哪儿都目标太大了,想干点啥都不容易啊。
    街上有几间专卖印度和泥泊尔东西的工艺品店,门上贴着大幅的印度美女照片,那漂亮的眼睛把人的魂都要勾了去了,印度音乐袅袅地飘荡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那些设计大胆造型独特的珠宝饰物可以把人的心旋都拨动起来,竟然还可以看见印度的裙子,款式都有点象越南姑娘的连身统裙了,质地是化纤乔其纱一类的,外加脖子上的一条长长的披纱,全是粉红的,月白的之类的,可能是夏季留下来的存货,挂在那里的吧,不知买的人又会是谁家的姑娘呢?老板的口音听起来好象是浙江人,一个浙江人在西藏卖着印度的商品,有点意思。很奇怪的是,我在丽江时会觉得西藏在强烈地呼唤着我,而到了西藏,我却又分明感到了印度的诱惑.或许命中注定了我就是这样一个不断行走的人,前世的我会不会就是西藏的一个牧民呢?
    大昭寺依然是那么多的朝拜者在叩拜,远远的就能听见寺庙里的唱经声,天音一般祥和悦耳。许多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走来的藏民,拜完拉萨寺庙里所有的佛,吃完手中最后的一点粑粑,也该回家了。回家前在八廓街的相馆里留个影作纪念吧,年迈的老奶奶,一大一小的两个孙儿,还有正当壮年的爸爸,全都穿着藏袍,分两排站在照相馆的假布景前, 身后的画面是布达拉宫,上面还写着”拉萨留影”几个大字。他们表情十分认真地每人手握着一枝塑料大红花,摄影师在忙着给后面排队照像的人开票,还没顾得上来给他们拍呢,却叫他们自个先摆好了姿态,不知他们还要等上多久, 淳朴的他们就这样保持着这个样子站在像机前,连目光都不敢乱移动,或许他们此刻心里充满期盼等待着的不仅仅是一张照片,而是给远在家乡的亲人带去拉萨的一份神圣一份惊奇一份喜悦吧。
     >>>8
    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走在拉萨的大街上,不一会竟转到了北京东路,这是拉萨比较繁华现代的商业区.商场的一楼有个角落可以坐着休憩,我握着一杯用牛奶冲出的热腾腾的咖啡,坐在白色的摇椅上晃来晃去,任阳光透过玻璃暖洋洋地洒在身上,驱散着午后的疲倦。
    商场前面的广场上,可以看见有人在跳舞唱歌,可能是奶奶和孙女一起在跳,她们都将很长很长的辫子盘在了头上,身上挂着一串串藏族人喜爱的挂件,奶奶的皱纹里填满了风霜,而笑容依旧在她脸上绽放,小姑娘的眸子还有着稚气和羞涩,她们那长长的袖子在阳光下甩动着,奇怪的是奶奶的歌声和着小女孩的童音竟然非常轻柔美妙,不加修饰的歌声从外面不断地飘了进来,让人想到真水本无香,大音本稀声,舞姿也挺漂亮的,轻歌曼舞不过如此吧.遗憾的是我不会记谱,无法将那声音带回来,只能留在我心的最深处,夜深人静时再次让它独自为我回响……
    我有点诧异西藏人的音乐天赋.很多能歌善舞的民族,他们的音乐在没有加工前其实是谈不上旋律二字的,只能是一种原始的呐喊,如果没有王洛宾和雷振帮,在你不了解他们的文化是无法领会那些歌声的.可是在拉萨,我却听见好多人随口都能唱出令我喜爱的曲子,有时从我身边骑车飞奔而过的车夫就会把他的歌声洒了一路,这歌声不同于朱哲琴那种对魂灵的呼唤,也不带有郑均的都市人对拉萨想象的痕迹,它是一种原汁的带有太阳味道的明媚的清新的春天一般的声音,能让你有着穿越尘世的感觉,好象有许多可爱的精灵在飞来飞去,天堂里的音乐会不会就是这样的呢?
     >>>9
    当我要离开这片神秘的土地之时,太阳还没有升起。
    从车窗的侧面就能见到满天的星光灿烂,我最初还以为是山上人家的灯光,再仔细地往下一看,还有半个黄灿灿的月亮,天空离我是那么近,似乎一伸出手去便能摘下那闪闪发光的星星.
    拉萨,真的是一个神仙居住的地方,而我就曾在这个天堂里,看见了人来人往,听见了天赖之音,歇息了久在尘世徘徊疲惫不堪的那颗心………
<< 8月拉萨林芝江孜日喀则之行体会2005年7月底滇藏之行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