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四川-西藏南线北线二次进藏之所见所遇 >>

记当年我进藏(八)拉萨情结下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记当年我进藏
    (八)拉萨情结下
    下面的书信,均记录着我当年挺进西藏的经过。我不打算去修改它了,以使保持原汁原味。
    
    敬爱的爸爸妈妈:
    进藏干部的调配工作,是有西藏自治区工作委员会(简称:工委)组织部干部处负责的;工人则有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简称:筹委)民政科负责的。至于我的工作分配问题,原先打算把我暂时留下来,慢慢再说。12月5日,我又到干部处去催促分配工作的事情。原先常接待我的那位赵同志,下乡去劳动了。换来了姓朱的和姓王的二人。我们没谈上几句话,姓王的这位同志就把我带到了旁边的接待室里,继续着我们的谈话。他说:刘处长的意见给你三个单位,叫你自己决定去哪都行…别人从没开过这个先河——是给了你优待的。接下去他说,去电厂如何?我说,在哪里。他回答我说,在纳金。我又问了纳金的位置。他说,在拉萨东面42公里处。说实在的,电厂我很喜欢,但是离拉萨太远啦。谁知道再过去将会是个什么样儿的呢。要是同过来时所路过的那样,那太寒心了吧。还是别离开拉萨为好。王同志看着我没有支吾,于是,又接着说:去林场呢?我索索地问着,离这里有多远啊?!在梗张,拉萨东面200多公里处。在我心底里猛地大叫了起来,啊——二三百公里!比上海到杭州还远哩!别去,别去。我懂得林场肯定是美好的,但是实在太远啦。决定,不能表态去。于是,我又发问还有个是什么单位。坐在我左手傍的老王用右手拍着我的肩膀笑咪咪的说:你这小鬼倒是挺精灵的,一定要把三个单位都听齐了才表态呀。好,第三个单位是地质局。啊,——地质!在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在格尔木时所碰到的那位爱唱歌的姑娘…于是,我又问地质局在哪里。老王向右转过身去用手指着窗外说:喏,就在这北山的山坡旁。我用眼光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也不知道是那一所。反正它是在拉萨没跑的了,看上去最多只不过二三公里路吧。我感觉这下可以点头了。老王继续向我介绍着说:他们那里今年8月份才成立(局本部)党支部,党员人数不多…不过,你去了以后,便是叫你改行了…是呀,我决择了来西藏(西天)是与天斗。今天,我选择了去地质局是决定了与地斗啊。
    我的调动工作就这样搞定啦。有老王向我开具了介绍信,并当场与地质局电话联系,说定了再过几天他们派车来接我,叫我在招待所等着。
    12月11日是星期天。下午,按例是四点钟开饭。可是,直到六点钟还开不了饭。因此,有个急性子的人竟与伙房里的几个人先是吵嘴,后来发展成打架了,几个人扭作一团。大家劝了好久,才勉强将他们拉开。就在这个时候,地质局里却开车来人接我了。考虑到如果是饿着肚子去地质局,就可能再也没有吃的啦。再说,今天这里是吃油炸饼,机会难得。所以,我向来接我的同志说明了情况,要求再等一等。就这样,我花了一斤粮票和六角钱,吃了四个饼子和一大碗稀饭。然后,随车离开了招待所,去向我的新的工作单位——西藏地质局。
    车从布达拉宫山后开过,又经过一座小桥以后,就径直往北开去。最后,爬上了一个坡就停车不走啦。陪同我的那位同志,叫我下车并提示我无需拿下行李,放在汽车上等待明天再过来取。于是,我只提了个网线袋和小背包,跟着他继续往山坡上走。天很暗,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楚。他把我带到一个小院子门口后,叫我在此稍等,他去叫人。我等了好久,才等来了一个自称是人事科的人。我们寒酸了几句以后,他替我拎着网线袋,又带着我继续往山坡上方走。最后,来到了一个说是地质局的招待所里。他看了看手表(时间是九点半)后说:都到部队那边去看电影了,所以一个人也不见。他点燃了根蜡烛,为我稍作安顿和关照以后,就走啦。他走了以后,我才定下神来。(说实在的,刚才一路上坡走来,非常吃力,竟是气喘嘘嘘的,表现出了有走不动的样子。)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四周,这可把我吓坏啦。这原来是一个庙宇的殿堂,四周的菩萨都瞪着大眼正在看我呢!尽管这里的菩萨都只不过一米大小,但也足以吓人的啦。左右两边靠墙的地方各排着一排统铺,大概有十来个人住着。我的铺位就在左边的中间,还算“安全”。我强装着镇静,铺展好被褥,只脱下外套就和衣而睡了。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深夜快一点的时候,隐隐听到远远地传来了一片噪杂的人声。人声越来越近,我一骨碌地翻过身去成俯卧状态,并将左右手都插到枕头底下。因为,那里我预先放着电筒和手枪。我将头转向右边门口,并微闭着眼睛,佯装睡着了的样子。声音更近啦,最后都进得门来了。在谈话声中可听得出有人像是苏南的,可称得上是半拉子老乡呢。其中一位苏南人,就睡到我的右边。于是,我才舒坦下来。但是,我这个人不善于言谈和交际,所以没有与他们攀谈,让他们各自地睡啦。听着人家的呼噜声,我几乎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晨起床以后,我提着热水瓶去打洗脸水。可能是太晚了之故,已经没有开水啦。我只好打了些温凉的水回去。提到宿舍,我用冻僵了的手去揭热水瓶的软木塞,随我怎么揭,就是揭不下来。我对着软木塞和手哈了好久气之后,才算勉强把它打开。就此马马乎乎地洗完脸以后,就下山去吃早饭。早餐是两个大菜饺和一碗稀饭,还算可以。吃罢早饭,我到人事科去正式报到,人事科的那位同志说,我分配在供应科当会计(但是,目前得去局财务科帮忙,待明年一月一日起供应科正式建帐)。说完,就把我带到昨晚停车的地方——供应科。供应科的同志们热情地帮着我卸行李、搭床铺、搬桌椅、沏茶倒水的等等,非常热情。据说,我们科里总共有九人。现在,出差在外的就有五人。家里的事情有姓郜的高个子负责着。我的住所暂时与采购员张训同住一屋,过几天再单独给我一间。至此,我的这次调动工作已算尘埃落定,全部结束。
    自从10月8日接到调令,10月25日出发离开上海。直到11月14日到达拉萨,又到12月12日分配就岗,历时总共65天。其中,纯旅途时间为10天,跨越5131公里;在上海等待17天;在兰州等待1天;在格尔木耽搁了10天;在拉萨招待所等待27天。这是一种比较直观的说法,换一种说法就是:我这一次进藏,如同闯入了时空隧道。既在空间上使我跨越了数千公里;同时又在时间上使我跨越了数千年,使我看到了数千年前的人们游牧生活方式的一幕…写到这里,我不禁要感叹:西藏啊西藏,待愿您快快跟上时代的脚步,同祖国一齐走向繁荣富强…
    在拉萨招待所的27天里,我还见过如下诸事,今在此再作个简单的介绍:
    初来拉萨时,有两件事对我的影响很深。一是,有一次我在布达拉宫东侧街道上溜达时,突然发现一只野猪嗬嗬地从我的身前窜过,当时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那尖尖的嘴和长长的向外竖起的毛,虽然看起来个儿并不大,只不过二尺许,但这长相我是从没见过的。后来又见过几处,这才知道,这并不是野猪,而是放养着的家猪,同浙江金华那里的一样。再是,曾多处见到有一样动物被刮了毛,外皮呈金黄色,额头上用红笔写了个王字,四脚僵硬地趴在墙壁上,个头大概有二尺来许。我好奇地走拢去,想好好端详这是什么。有个中年男子马上也走过来,嘴里咕噜着什么,我当然听不懂,只得转身就走。后来,细细想来这也是猪,只不过是被宰杀之后拿出来卖的。
    再一起,也是发生在这个地方。我看见一个老妇人在我前面横窜过马路,后面跟着大约有二三十只小狗,铃铛响作一片。正当小狗们在马路中央时,突然从后面开来了一辆飞快的货车,当场压死了六七只小狗!老妇人当时被惊呆啦,后来她看着那被压成纸一样的小狗们的遗体,她终于哭了,哭得极其伤心。我看着,也不免有些悲伤。那老妇人养的小狗,绝大多数看起来像是我们画张上的那种狮子,圆头大眼,个儿一尺许,毛色多数是纯白色的,也有纯黑和黑白相间的。其中,还有几只是尖嘴巴的,同我们常见的狗样子差不多,就是个儿小得多,也是一尺来许,脚显得特别的短小。毛色均为黄色或带一些花点、花纹的。在拉萨城里,见不到有大狗。
    拉萨在藏文中的意思是为“圣地”或“佛地”。长期以来就是西藏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的中心。金碧辉煌、雄伟壮丽的布达拉宫,就是至高无上政教合一政权的象征。我只知道它是历代达赖喇嘛的坐宫。不过,它不对外开放。所以,我做不到对它有更进一步的描述了。大昭寺平时只对藏民开放,我们汉人是不准许进的。所以,也讲不出什么了。只知道里面的大殿里供奉着文成公主从长安携来的释迦牟尼佛像,还有藏王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尼泊尔公主以及大臣禄东赞等的塑像。再是门前的那棵“唐柳”相传是当年文成公主亲手种植的,它依旧粗壮地生长着。罗布林卡是“宝贝园林”的意思。它在布达拉宫的正南面,是历代达赖喇嘛的行宫。里面风景异常秀美,素有拉萨颐和园的美称。遗憾,它平时也不对外开放。所以,也只能说这一些了。有待我以后争取都去看一看,再向您们作深入的介绍。
    有一次,我一个人去了座落在大昭寺东南方向的赤江展览馆参观。赤江仁波切是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之经师。那里有个大院曾是他居住过的地方,今开辟为他的展览馆用以对他的罪恶进行揭露。大院之深红色的大门面朝南,倒像是北京大院的那种气派。里面则是三层石头结构的花柱楼房,左右有回廊,形成走马堂楼地环绕着一个天井,所有建筑均以红和蓝两色为主要色调。虽然与藏族的其他房子差不多,不怎么高,但已足见其特色。底层各展室主要是人皮、人头骷髅等之制品和用器以及用他的粪便做的“药材”等等;二层各展室主要是金银财宝和吃喝玩乐的东西;三层各展室主要是他的私生活用品。也许是因为白天不开灯的原因,里面显得很暗。所有的器物,均就此而蒙上了一层墨黑的古色,甚至也显得有些阴森。
    参观结束,我的感受有三:其一,身为喇嘛(和尚也)怎么能有51个本土的和东西洋的老婆呢!其二,上层喇嘛的权力竟是如此之“至高无上”;其三,对民众实在太残忍毒辣。另外,我也感到非常奇怪:这么一个规模不算小的展览馆,里面看守的人竟然很少。参观的人(如我)任其独来独往——要知道,这贵重的金币、银币以及元宝等等只用一根绳子围在被压得弯下去的方桌的一尺之外啊!想来,谁都可以顺手牵羊的。
    西藏人民是个开朗、活泼和好客、热情的民族。她们(他们)连同老人和小孩,个个能歌善舞。平日里,你随时随地都能听到甜美嘹亮歌声在空中回荡。特别是在拉萨招待所西南边的那个鞋店里,他们两男四女,一边各自做着手中的活,一边总是激情满腔地唱着那里的民歌。我差不多每天下午都到她们的门口去站——不,她们后来是请我坐在那儿,听她们唱那无尽的歌。尽管我一点儿也听不懂,可我还是想听、想看,看她们的那种愉快劳动的场面。我们留下了一片无言的却是永恒的友情。
    西藏民间住宅的屋顶既不用瓦也不用水泥,而是像草棚屋顶那样先用木料做成支架,然后铺上草料,再在其上面覆盖上一种黏土——那里叫嗄嘎土。为使嗄嘎土黏合良好,必须使劲地捶击。西藏人民的传统办法是做上一个倒丁字形的木板拍子,然后多个人站在屋顶上边唱边捶——叫做“打嗄嘎”,那节拍、那情调真叫人流连忘返,百听不厌。
    西藏实行国家补贴的方针,所以物价在总体上说比西北地区要便宜。工资是11类地区工资再加地区津贴30%。
    今晚,这古老的色拉寺第一次亮起了电灯。所以,大家正高高兴兴地在玩呢。我就乘此机会给您们写此一信,并借此机会提前向您们拜个年。
    祝贺您们健康快乐!
    儿根瑞1960.12.24.
    (当事人说白:
    一、此信在抄录时,已对“敏感词语”有所删剔或修改;
    二、前面已经说过的和这次说的总共才八“幕”,这仅仅是我24年西藏故事中的一个绪。其他的故事,请君等着,听我慢慢地讲来。2005.7.9.)
<< 四川-西藏南线北线二次进藏之所见所遇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