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我的云南西藏之旅吃住行及感受[滇藏线篇]记当年我进藏(七)拉萨情结上 >>

记当年我进藏(六)从格尔木到拉萨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记当年我进藏
    朱宏洲 2005.6.24.
    (六)从格尔木到拉萨
    11月12日中午12时半(这是指北京时间,当地时间还要早两小时不到),我们终于又乘上了汽车,继续着向西藏方向进发。这次,只有我们一辆车。四川来的同志们,绝大多数都已陆续地离开了这里。但是,我们车上的大多数人还是属于他们的。汽车基本上是向南偏西的方向沿着格尔木河顺河而上的。当驶过布尔汗布达山的南山口以后,还是顺河而上的。 接下来,汽车爬上了一个高坡,又驶过了一段平地,便到达了一个离昆仑山不远叫做“纳赤台”的地方。
    纳赤台附近,环境比乘坐汽车以来的其它任何地方要好。有山有水,有树有木,使人感到一股清沁。据说,纳赤台是当年文成公主进藏时在此梳妆打扮和歇脚的地方。因为,前面就是那藏民族聚居的地方了。 纳赤台的藏语意思是放过佛像的地方。相传,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相亲进藏时,当他们一路风尘扑扑地感到万分疲劳又饥又渴的当儿,他们在此发现了泉水,因而放下金佛歇脚饮水起来…从此得名“纳赤台”。在这以后,这里便成为汉藏民族团结和睦的象征性纪念地了。不过,我们并没有在此多作任何停留,而是继续着前进。前面就是那被世人誉为万山之祖的昆仑山了。
    昆仑山是我国最长最宽的山脉,其平均海拔高度在5500-6000米左右。6000至8000米左右的高峰有许多个。在此看这昆仑山好比人走到了城墙下,它魁梧挺拔地贯通于东西两头,真像是横空出世那样,好不叫人肃穆起敬。在这里看那山,统一地上半部分是白色的,而下半部分是灰色的。它们的相间部分形成了基本上是笔直的一条线——这就叫雪线吧。雪线的高度大约是在4200米左右。由于山势越来越陡峭,汽车并不是直线行进而是弯弯曲曲地前进着。午后三点多,我们到达了山顶上的“山口”。司机特意为我们停下了车,一方面叫我们歇歇,另一方面是叫我们在这里拍照留念什么的。可是,在那个时候谁会有照相机啊。那里,朝东方向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昆仑山口海拔4767米”。我们下得车来看那山,山上一片皑皑白雪,尤其是向东看那山竟是那样的明亮,似乎闪闪地发着光芒呢!不远处还有一座挺拔的山峰,犹如一位仙女婷婷玉立在那里。写到这里,让我借用毛主席的那首诗辞《沁园春——雪》里的几句话:“…山舞银蛇,原驰蜡像,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真是最好不过的描写了。由于山上的风很大,冷得我快要嗦嗦发抖啦。于是大家快快地上得车来,继续着前进。
    过这山口以后,现在可以说,我们真正的踏上了名副其实的青藏高原了。也不知是天气太冷还是有所高山反应,我感觉到很冷外还感到有点儿头痛和一种莫名的不适。另外,还有那定时的胃痛。这回,我可学乖了:每次吃饭,我总是多买上一二个馒头藏着,以便在必要时啃上几口。虽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但也可以缓解许多。
    回转头去再看那昆仑山,它也不亏为是一条巍巍“蟒”昆仑啊!
    十九点以后,我们到达了一个叫“五道梁”的地方。听司机说,我们今夜就在这儿吃饭和歇夜了。可能是这儿的条件很差罢,我们突然来了那么多人,伙房里来不及提供给我们吃的。所以大家只好围着火炉默默地烤着——也不知道是情绪之故还是身体之故,大家都是沉默寡言的。大约个把小时以后,才算开饭用餐啦。可是,谁也吃不上多少,就去睡啦。老样子,我与章程挤在一块儿。由于头胀,一晚没有睡安泰。
    第二天早晨是六点半上车,没有吃也没有洗,昏头转向地上得车去。在车上,大家都双合着眼睛似睡非睡的坐在那里。任凭司机怎么开,一切听由上帝的安排啦。
    顺着早晨的阳光,远远的看到羊群在吃草。但是,这羊群的规模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多。也只能说是稀稀拉拉的,一点也不密集。偶尔,也见到不远处有一二个帐篷。黑色的,可能是用牛皮缝制起来的。走近了才看清楚:帐篷的四周用绳子拉着。其周围还挖着一圈沟,可能是防备野兽的吧。沟旁还插着许多白色的竖向着的旗子,看得清上面还写着什么字呢。还在多处见到一堆堆石头,也同样在其上面写着——不,是刻着我所从没见过的字——藏文。少数石堆的顶端还放着一个牛头骷髅,挺吓人的。有人讲,这种石堆堆叫做“玛尼堆”。
    直到中午时分,我们才到达沱沱河,又名托托河(它是长江的发源地)。在这里,我们例行地停车吃饭。也在这里,我第一次与牧民接近。他们(她们)的穿打可以说只是直统的一件翻转皮袍子,腰间用绳子扎着,使上半身显得很宽松的样子。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有的还将臂膀伸在外面,赤露着小半个身子。他们(她们)个个脚登自制的高统羊皮软底靴。男的身上都佩带着一把尺许长的刀子和一些银制的打火刀等日用物;女的腰间和头上则装饰着许多玛瑙和各类银饰物。不分男女,人人都扎着辫子。不过,男人是一根单辫盘在头上。女的则扎着许多辫子,垂挂在背后。在女人的脸上还涂满了一层红色的东西,只露出两只滴溜转的眼睛;有的由于这红色东西的干裂而剥落,显出一块块本色皮肤。看上去他们(她们)都很脏,并且身上都带着一股浓浓的臊味…尽管他们(她们)裂开着嘴微笑地向你一摇一摆的走过来,也定会将你吓得根根汗毛都竖起来!
    沱沱河附近的牛羊显得多起来了,有时候是一大群一大群的。粗看,那牛是黑色的,羊是白色的。但是你细细地看去,有趣的是:那黑身的牛大都是白花脸,而那白身的羊则大都是黑花脸。这羊与我们经常看到的绵羊差不多,就是个头略微大一点。而这牛与内地的水牛也差不多,但是身上的毛很长、很密,尤其是尾巴上的毛有时能见到它竖起来,篷篷的一大堆。我知道,这种牛的专有名称叫“牦牛”。
    过了沱沱河,还有叫“通天河”的。可想而知,所走的路是越来越高了。可以马上接壤天际啦。
    自从乘上汽车以来,我总感觉到路与非路之间没有太大的差别。山上的路和山下的路一样,如果没有两旁的排水沟,你根本看不出是路或不是路。唯一的不同,可能是路上肯定没有杂草。还有,间或你会见到在路的边上有时堆着一小堆一小堆的泥石,这是养路工人们为修路而作的备料。有时候,你也会见到三五个人们手里拿着铁锹或推着小车正在风寒里劳作的情景。在这高山缺氧、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如此劳作,真是值得人们所敬佩的。
    午后两点半光景,我们到达了“唐古拉山口”。唐古拉山口海拔5072米,此山口又比那山口高出了300多米。唐古拉山是青海与西藏的分界线。至此,我们才算是将一只脚跨进了西藏,另一只脚却还留在青海呢。
    傍晚才达到安多。在那里快速地用了饭之后,又是急速地上车赶路。我要补充着说的便是在吃饭的时候,仍然有牧民穿杈其间。由于天色将晚,他们好叫我害怕呀!
    深夜里,才到达西藏北部地区的行政中心黑河,当地人叫“那曲”地区。劳累了整整一天,没吃没喝的不算,还得有极强的憋劲,不拉不撒。我匆匆地赶向厕所,可是里面黑得什么都看不见,并且臭气熏人,弄不好还会闯成满脚都是屎嘎嘎呢。于是我独个儿转向屋后没人的地方去方便了。人静夜深的,既没有月亮,也没有风,可是天空明丽,连一钉儿云也没有,星星眨巴着眼睛…我仿佛感觉到天好像近了许多。正在我沉浸于遐想之时,突然一个念头闪出:有狼来吗!东西张望之后,为了保命起见,还是速速地离开这儿吧。那场屎肯定是拉得不彻底的,那也只好如此了。
    接下去便是第三天(11月14日,星期一),还是老辰光开车。朦朦胧胧的感觉到车一直在无休止地奔跑着,并且速度好像比任何时候都要快。可是,几个钟头以后还是没有到站。肚子早已饿得壁贴着壁咕咕的作响。完全失望了,只好闭着眼睛吧。但是,这一生难得一见的情景怎么能让它无缘无故地溜走呢,我舍不得。于是,我还是强睁着双眼,以求得一饱眼福。
    终究不枉有心人。我靠着坐在司机一侧的优势,老远地看到有人在路边一上一下的正在干着什么。当汽车开近了,又从她身边开过了,我才看清楚,原来是个磕长头的。
    西藏人民都督信喇嘛教,它与佛教是同宗异派。磕长头便是她对佛的一种完全诚心达意的境界。我见到她身佩护具,手套硬物,以立正姿势起,双手并合于胸前,然后在胸口处触碰一下,再在额头处触碰一下,再直伸双臂指向天顶;然后俯身曲膝成下跪状,两手自然分开触地,再靠向前的冲力,双手同时慢慢的滑向前方,直至两手完全伸直,身体和额头完全着地为止;然后手指不离地,收身跨步(通常是三步)至指尖处,起身站立…照此循环不止。如果需要离开或碰到汽车过来急需避让时,就在指尖处划线或放一小石子以示记认。实在来不及或搞不清原来位置时,也只能退着数不可进着计。就这样,她们或他们要从遥远的地方,例如从青海磕着长头直到圣地拉萨的大昭寺门口。千巴公里路啊,这需要有多大的意志和毅力啊!——她们或他们都不带衣食,全靠化愿。
    一路看来,帐篷越来越少啦,泥堆石垒的房屋多起来啦,刻着经文的石头堆也多啦,有着宗教意识的白塔也可见啦;当然,可看到的人和牛羊也更多啦。引起我兴趣的倒是那贴在屋边或其它墙壁上——有时候平放在地上的一个个黄褐色的园形东西,是什么?百思不得其解。有一次,当汽车开到离这些东西很近的时候,我憋不住地大声嚷了起来:“贴在墙上的园东西是什么呀?”,好心的司机接嘴说:“——是牛粪饼,当柴火用的”。是呀,有人就得有烧。这里没有树木也没有庄稼,烧什么?烧青草!不,青草要喂牛羊。牛羊拉出来的屎还不仍旧是草啊,只不过其营养都被取掉了罢。烧晒干了的牛粪确实是件一举多得的创举。据说,用牛粪烤出来的馒头,四面焦黄,可香着哩。
    在整个那曲地区境内,全是辽阔的羌塘草原。那里虽然牛羊成群结队,野羚羊、野毛驴随处可见。(在安多吃饭之前,看见有人在打野马。我也痒痒的,差点儿也掏出枪来,与人同乐。)但是,有的地方竟属于毫无人烟的、神秘的无人之地。草原像海洋那样,一望无际啊!这些,都给初来乍到的人们留下了无穷的遐想。
    车至当雄,正值响午。例行是停车吃饭。在吃饭的时候,还是有牧民可以见到的。不过,这里牧民的衣着与前面我说的已有了些差别。有的已不是穿那直统的一件翻转皮袍子了,而是穿着看来像是用羊毛编制起来的白色袍子。偶尔,也有穿着染黑了的那种袍子。穿着方式与我在前面所说的大体相同。这回,在感觉上要平和得多了。但是,仍旧使我感到有些诧异。吸引着我的眼球不停地向她们(他们)作全方位的扫描。
    当雄的藏语意思是“选择出来的好地方”,它是拉萨市的一个县。在这里,已经建造起了应当算是世界上最高的民用飞机场了,海拔高度为4,200米。不过,这个机场当时好像对一般居民是不开放的。到了当雄不等于已经到了拉萨,因为这里离拉萨城还远着哩。
    开出当雄大约有两个小时光景,又经过了一个叫做“羊八井”的地方之后,汽车由原来的向西南方向转而折向东南方向前进。没多久工夫,只见前面到处都是热气腾腾的,倒像是走进了千家万户的古代村落。炊烟四起,白雾缭绕,又好像是进入了神鬼境地!你看过西游记吗?鬼神出没,不都是拔地而起的有一股云烟么?走近了,却原来都是大大小小的温泉或则纯粹是一种地热现象。这是一种有直接开采价值的地层资源啊!
    情景更迭,美不可言。当你还沉浸于洗着温泉浴的时候,前面却又改换成了一种古代庄园式的场面:用树枝木桩长长地包围着一大块一大块属于你的地盘,里面盖起了属于你的茅屋小楼,再种上几枝桃几枝柳什么的,几只羊几头牛和一些鸡在里面攸游觅食,青稞金灿灿,酥油香喷喷,穿着大红大绿长袍系着花围裙的姑娘正在那里纵情欢笑,穿着黑色藏袍的老阿妈正在门口的阳光下用长筒打着酥油茶,门上挂着洁白的哈达,门前屋后都插上了寄予希望和消灾避邪的旗子,阿爸手里捻着羊毛线正赶在回家的路上…这就是拉萨近郊的农业区——堆龙德庆县的浓缩写景。
    下午五时光景,汽车在全藏最大的寺庙——哲蚌寺前驶过。然后,可以看见由石块沏就的方形古堡式的房屋越来越多,并且越来越密集。紧接着,汽车在一个山包(布达拉宫)的后面,绿林(龙王潭)的前面窜过。最后,来到了一座清真寺的东北边——拉萨市招待所——这便是我这次进藏分配前的最后一个落脚点。
<< 我的云南西藏之旅吃住行及感受[滇藏线篇]记当年我进藏(七)拉萨情结上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