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5月西藏山南攻略记当年我进藏(二) 从上海到兰州 >>

记当年我进藏(一)受命于上海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记当年我进藏
    (一)受命于上海
    (支援西藏建设的调遣)
    朱宏洲 2005.1.3.
    
    1960年10月8日下班的时候,人事科老陈找我去谈话,说是问我到西藏去支援建设如何。我先起以为是同我开玩笑,后来得知这完全是真实的事情。我的脑子一下子像是被轰了一样,一时不知所措。作为一名党员,作为一个年轻人,保卫祖国建设祖国是理所当然的,是义不容辞的事,我便一口答应了。出来以后,在我的脑子里不时地闪现出唐僧西天取经的情景。是重任,是苦行…
    下班以后,我到了一趟上海,先是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那时的电话质量是很差的,直起喉咙叫了老半天还听不清是在说些什么。从上海到西塘的直线距离恐怕不到五十公里,但是妈妈一个劲地说:“调西塘来嘎格(可行的意思)”。无奈之下,我只得叫妈妈来一趟上海。那个时候,西塘还没有通汽车。先得乘一个小时的轮船到嘉善,然后候上有火车的时间,搭乘火车到上海。所以,到趟上海最少也得半天时间。吸取了给妈妈通电话的教训,于是在18:19就给当时正在嘉兴妇联工作的锦川姐发了个电报:“今悉, 我调西藏工作. 11日报到, 待候启程. 特此相告, 瑞弟.”。当天,因为宏沛弟当班不在,所以没有碰到他。又为了第二天好与正在上海铁道学院学习的两个妹妹见面方便,因此晚上我仍旧睡在南翔机务段里。
    次日是星期天不办公,所以我留着时间与妹妹见面。一清早,我就赶到了真如。可是只见到大妹,小的到处找也没找到,也不知她的去向。莫非她到南翔来看我了。直到中饭后又一阵时间,只见她脸夹通红汗惺惺地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原来,她是沿着铁路走来的。十四五公里的路程,对一个小姑娘来说,还不是要走三个多钟头!我给她拢来了饭,吃罢又耍了一些时间,我送她回到学校以后,就住在上海。当晚,与大弟见了面。我们谈论了很长时间。
    星期一,安排了工作移交手续。因为事情来得突然,所以我的工作由会计主任富祖馨暂时接替。交接工作是进行得很快的,没多长时间就完事了。接下来就顺便把该在段里办的手续全部办妥。并有时间与大家告别。傍晚以前,我就把简单的行李搬到了上海。
    星期二(11日)一上班,我便赶到了上海铁路总局党委组织部报到。当即办理了组织关系,并领取了二丈布票和四十元补助款。另外还借取了二百元旅差费,以及铁路免费乘车证等。还有出于我的要求,申请得到了一套当时最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四卷本的前三卷,那是只发给正科级以上的干部学习用的)。没多长时间也就办完了全部手续。接下来办理粮户关系倒是花去了很长的时间,主要是来回地跑。
    当我回到段里时,刚好妈妈也从西塘赶到这里。我把她安顿在上海机务段工会办公楼楼厅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这是她以往来段时常住的地方,所以是比较熟悉的。我没有陪着她,反正下午时分可能大弟会回来的。
    下午上班前,我到上海市委组织部转办了手续。又赶到市公安局转办了户口,并领取了一支加拿大产的勃郎宁手枪和五十发子弹以及一张枪证。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试枪。一切手续,只用一天时间就全部办定当啦,可说是神速了。
    12日,我在母亲的带领下买了一床棉絮和其他衣着。觉得布票还不够用,于是又急匆匆地赶到路局要求再给二丈布票。后来,又买了一件棉大衣。这样,我总共得到了四丈布票,这也是特殊待遇。
    本来说是14日就要起程的,所以一切就得像上战场一样如此火速地行进。该抓紧时间赶买一些东西,作好一切准备工作。接下来我还买了些诸如十块肥皂,一把刷子,五支牙膏,两把牙刷,两盒百雀灵,一块镜子,一把梳子,一把剃须刀,一把剪刀,一支钢笔,一瓶墨水,一根三棱尺,一本辞海,两本笔记本以及手纸若干。当然,还准备了持家糊口所必备的被褥毯席锅瓢碗筷等等,说起来也有一大箩呢。
    13日下午,又突然接到通知,要我再去一下市委组织部。说是还有一个上海广慈医院的牙科医生章程也一同进藏去。他是非党群众,比我大两岁,27岁,北方人。把我叫去是要我把他的档案材料也有我一起随带到西藏去。这样,我便充当起了临时组长的角色。
    到底什么时候走,还要等通知。这样,我才有与弟妹及少数朋友们拍照留念的时间。但是,仍旧来不及与老父告别,也来不及与小弟宏泽告别,更来不及与其他亲朋好友们一一告别。
    直到24日才接到通知说25日动身。25日,我把行李早早地打点好了以后,基本上是四大包:一个是用席子卷的被褥类和一些比较厚实的衣着;一个是帆布箱子,里面装的是档案材料和文具日用品及少量单衣;一个网线袋里装的主要是脸盆和大衣雨衣以及雨鞋;还有一个小背包里装的是日常必备的东西(如药品和毛巾类)再是一本中国地图和一些零星用品。还有,妈妈硬要塞给我的两包饼干,这是怕我在路上犯病时应急而用的。前两件打算是办托运的,后两件是随身带的。这些,比起沙和尚挑的行李则要多得多了。
    25日八九点钟光景,我们乘火车离开了上海。列车在“三杯美酒敬亲人”的歌曲声中缓缓启程。我只见妈妈霍地转过了身去…此情此景,我的双眼一下子湿润了,并无法控制地发出了阵阵抽泣。到站送行的除了我妈妈外,还有我的学生兼同事任剑玉、李梅芬二人;市委组织部的两位同志和路局党委的两位同志,以及其他一些人,大概是章程的亲朋好友吧。这里没有锣鼓也没有鞭炮,更没有披红戴花和大标语横幅,一切都是静悄悄地进行着。
    依此看来,似乎是只有我和章程两个人进藏。其实不然,我和章程二人都是替补人员。我是第49号,他是第50号。他替补谁,我不清楚。我替补谁,从现在分析起来倒是有些眉目的。不过,那时我还懵在锅里。
    1959年,西藏达赖喇嘛举军叛乱失败,最后连人带马逃入印度。西藏一时出现了困境,中央号召各地支援。那时,上海派出了50名干部和200名工人。时言三五年就可回来。我们上海铁路总局只派了四名干部:其中有上海东站的团委书记钟德宏夫妇(他老婆是在上海电务段工作的,王姓)和总局统计处的罗莲芬,还有另外一个小青年。因为体格检查时发现这个小青年的肺部有点什么毛病,所以被淘汰啦。领导大概看到我这个小黑脸成天在局里转悠着,并且是罗莲芬的太原同学,就想把我们两个拉扯到一起,预想着会是很好的一对。局里这么一招,简实有点儿像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了。
    罗莲芬虽然与我是同学,但是由于两人所学的专业不一样,又不在一个单位工作,所以彼此接触并不多。那个时候我经常出入于总局,并非是与她接触,而是局里还有我的其他许多同学,尤其是统计处里的一位既与我是同学并且还是同乡,小时候就住在同一条街上,门对门不远的邵述康。再说,在那个时候我正脱产在搞路局运动会和上海市运动会。我们经常在总局食堂吃饭,所以在那儿进出的机会就显得更多了。另外,在那个时候,我正与基地材料厂的杜某某伴得热火朝天呢。我们像是小两口似地同进同出,吃在一起…
    杜某某是个性格直爽的苏州姑娘,长得很漂亮。家庭出身可能是“小资本家”,她曾向我谈论过她姐姐出嫁时在上海开福饭店举办婚事的隆重场面。我本当不认识她,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打靶场里玩扑克牌的时候,我大概接连开了几个玩笑,惹得她火冒三丈地对我说:“年纪尬度(指我的年龄大)还这样顽皮…”----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就已经是满头白发,尤其是延着帽沿的一圈显得更白,再加上黝黑的皮肤,那当然显得年纪更加大了,这就无怪于她的见解了。后来,我们就不在一起玩了。又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反而亲近起来了。当路局运动会即将结束前的一个中午,大家都在大上海饭店打中觉时,她一个人悄悄地来到我的床边,递给我一张她新近拍的照片…
    由于我这次走得比较仓促,没有与她联系上。尽管后来我曾多次写信联系,但是都无着落。所以,就此断了线。
    罗莲芬调到西藏后,分配在拉萨桥梁处,我在拉萨的时候也很少见到她。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调回上海的,只知道她回到上海后仍旧在统计处工作,直到退休。
    然而钟德宏夫妇的情况就大相捷径了。他们到了西藏后,夫妻双双地被分配在藏北的班戈湖硼砂厂工作。大概在1965年吧,先是他的夫人不知得了什么病,送到上海医疗无效而故。钟随即返内地送丧,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到达藏北了,却发生了撞车事故。不幸而又奇特的是就死他一个,别人基本上连伤都没有。
    而我本人到得西藏后,分配在西藏地质局(后来改编为队,这里另有许多故事,我们另列题目来说吧)工作,直到1983年11月返回内地,然后退休到如今,可称太平无故。
    再说那个章程到了西藏后,据说分配在拉萨市人民医院,可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
    弹指45年已经过去,那个达赖喇嘛依旧留在印度。看来他是铁板叮当,死心塌地了的。
<< 5月西藏山南攻略记当年我进藏(二) 从上海到兰州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