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一点建议供参考归零状态之----拉萨 >>

归零状态之----进藏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前言
    
      是夜,梦回拉萨。
      独自背着包走在拉萨河边,天空深邃碧蓝如宝石般明亮,阳光明媚温暖如情人的怀抱。转到街上,行人寥寥,我住进吉日,没有看见一个背包客,服务员来为我整理房间,我还叫她“阿佳”。给在拉萨认识的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现在来拉萨正好,天气很好,人也少……
      醒来发了好一会的呆。没几天,接到孟的短信问候,告诉他这个梦,他笑:你一定在拉萨没待够,有机会我们再去!
    
      万事但凡有了开头就不会停止,自此之后,西藏一次次作为我梦中的背景,是谓:西藏情结。
      最美的风景在心里。因为懒,走了一路,不要说游记,连日记也没留下一个字,更因为我知道,无论怎样的妙笔生花,都无法真实再现当时的心情。
      记忆零散如断线的珠子,虽是竭力的想重新串起,却再也找不着原先的位置,只余些片断在记忆中闪着微光……
    
      青海
    
      列车到达兰州已是黄昏,虽是8月份,西北大地吹来的风有明显的凉意。此行早已把有关的列车时刻打印好放在背包里,精确地安排车次。一路上铁路部门也很配合地没有晚点,使我一直按第一方案彻底执行。懒得出站了,加了一件衣服,等了大半个小时,重新背起沉重的背包上了去西宁的列车。
    
      从兰州到西宁要两个多小时,暮色一点一点地浓起来,车厢里告示牌上车外的温度也一度一度的往下降,从18度一直降到9度。这趟车人很少,一个返家的大学生热心地提供住宿的信息,并强调:尽量住在西边,西边汉人多,东边回民多。另一个常来西宁出差的人则说东关那边不要住,少数民族多,吸毒的打架的,很乱。这阵势,令我骤然感到“民族”两个字的压力。
    
      出站一片灯火辉煌,火车站前是个巨大的群雕,不时有人穿插于出站的人流中间,问:”“去西藏吗?”“去拉萨吗?”。
      西宁不大,霓虹灯下的我不辨方向到处揪住人问路,特别看中面慈心善的大娘和MM。每次都得到极其详尽的回答,从位置到路线到乘几路车在哪上车有几个站……末了还叮嘱一句:9点钟后就不要出去逛了,这边比较乱。但因为当天很多招待所都住满人了,我一直晃到快10点才找到家小旅馆安顿下来。
    
      次日一大早,把包寄存好,先去塔尔寺。
      对塔尔寺的最深印象是一大堆喇嘛围坐在一起念经,场面庄重。喇嘛们穿着深红的袍子,深红的披风,宽大的披风上还有很多褶子,每人面前还摆着一个黄色的东东,扁平的,有很多的穗穗,直到辩经时有人把它戴上我才知道:原来这是帽子耶。
    
      一个胡子全白的喇嘛站在他们中间,气度不凡,很有高僧的味道。可惜只要我的镜头一对着他,立刻从容地转过身去,跟我玩起了捉迷藏。原来高僧也不是心无旁羁的亚?而且高僧明显的久经考验,精于此道,如此这般过了几招后,气馁的我只好对着一旁毫无经验聚精会神地静观念经的藏人们拍了一张。
    
      在寺里碰到一对去新疆顺道来玩的王氏夫妇,邀我同去青海湖。一路风景很好,蓝天,大山,山顶有薄薄的雪,山上不同颜色的植被形成漂亮的纹理,一团团巨大的云在山坡上投下巨大的阴影。路上经过拉基山口,海拔三千八左右,他们那辆长安车有严重的高反症状,一路吭吭哧哧慢慢腾腾地晃啊晃啊,晃到了日月山。
    
      站在日月山上极目,另一边的绿色骤然减少。想像着如果没有这条柏油路,没有这两座塔和围墙,没有后来的这些人工痕迹……天空还是那个天空,山还是那座山,深宫出来一路跋涉的文成公主最后一次回望长安,该是怎样的心情啊……我正待自拟文成公主,悠悠思古之情连绵不绝……却被一黑黑皮肤的藏族帅哥打断,他向我他们推荐他摊上的琳琅满目。帅哥伶牙利齿,跟一般藏人的腼腆有着显著的区别。一问,果然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物。不知怎的开起玩笑叫我留下来,我拿着摊上的几个手镯笑嘻嘻地随口说对紫外线过敏,帅哥说:没有关系的亚,我用泥巴把你糊起来,放在这路上,脸上抹点石灰,戴上个帽子,腕上套几个手镯,胸前再挂块牌……我扔下手镯落荒而逃。
    
      长安车继续前进,晃过已经不能叫做河的只有一圈铁栅栏围起来照相收费的石碑的倒淌河,晃过半路不期而至的小冰雹……忽然,开车的王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天际蓦然浮起一抹蓝,跟天空同一颜色,天空蓝得空灵,湖水蓝得澄澈,若不是那山环着水、那云绕着山,几乎就要溶为一体。那一刻,我只晓得怔怔地重复老师教过的成语:水 天 一 色……
    
      车子沿着湖边飞驰,蓝色越来越近,还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扑面而来。车停在码头边,所谓码头就是个圈起来卖门票的地方,里面有船可坐,有马可骑,有东西可买。对此实在没有兴趣,但王已经一起买了票,我也就随着进去。里面人不多,洗洗手,顺便舔了一下手指头:比想象中咸多了,但没有海水的苦涩。
    
      等王氏夫妇开车返西宁,我找了家招待所住下,放好行李抓起相机就出了门。沿公路往回走半个小时,穿越N道铁丝网,踏过零落的油菜花,惊起田鼠一窜而过,终于来到湖畔。独坐湖边,旷野无声,高原的风很大,湖水一下一下地拍着岸,心也随着慢慢沉静。
    渐渐的,天空染成金色,云彩在燃烧又慢慢黯淡,远处的群山从明亮的金到朦胧的紫再到模糊的黛,湖水在夕阳下变幻,有归巢的鸟儿掠过湖面……我的F80却在这关键时刻罢工,以至于美景当前,却硬是按不动快门。
    
      20:30天才完全的黑下来,晚上很冷,就着没有多少温度的热水哆嗦着洗了个澡,还洗了头,也不管这里有三千多的海拔。
      好些天没看新闻了,今晚住的房间有电视,随手打开,看到的却是北大山鹰出事的消息。
    
      第二天早晨睁开眼睛窗外已有模糊的金色,来不及洗漱就冲出去,走到湖边又花了半个小时,湖边还没有人售票,但还是迟了,太阳已经开始放出万丈光芒,没有看到它从湖里跳出来的一刻。在湖边的乱石上坐了半晌,看湖面上金光鳞鳞,在一片深蓝中拨人心弦。
      回来收拾好在路边等车回西宁,一直等到10:30才等来最早的一班过路车。车子边走边停,车停下时就有一股怪味让我屏住呼吸,却辨不出来源,原以为是半路抱上来的那只羊——那羊体型不小,自打抱上车后就保持一种雕塑般的姿势纹丝不动,以至于我几次伸长脖子想看看它的眼珠是否转动,太远了没有得逞。直到我旁边的藏人下车,旁边的画家和我交换了个眼神,我才明白:刚才那味是他身上的味道。
    
      下午买了几斤桃子,上了往格尔木的火车。火车奔驰在柴达木盆地之中,灰褐色的土,像是从来没有得过雨露的滋润,寸草不生。偶尔看到些小水洼,有一片片的盐渍,一些耐盐碱的植物在旁边顽强地挣扎。突然明白了火车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带了那么多花盆,甚至连盆带花。
      趴在车窗边,我突然有一个念头:如果来生让我在这里做一棵树、一朵花、一株草,我愿不愿意呢?生活有太多东西无法选择,城市里的人,荒漠中的草,何尝不是冷暖自知?
    
      铁路沿线,很多在地图上有着名字的小站其实就是一大片铁皮房子,在阳光下反射着单调的白光,没有绿色,只有乱七八糟的电线和天线与现代文明保持着联系。近格尔木时,看到巨大的盐湖,琥珀色的湖水,浅水处可看到湖底沉淀着白色的盐,湖边,一片片白花花的盐在太阳底下晃人的眼。
    
      青藏线
    
      我理解中的青藏线以格尔木为起点,相对于我后来走的川藏线来说,青藏线实在是太……太繁华了,全线都有修路的施工单位在热火朝天地施工,在施工单位的驻地,饭店、卫生所、甚至发廊……一应俱全。因修路,青藏线被分割得零零碎碎,走不了多久就走一段施工便道,堵车是常事。
    
      车是沈阳金杯送往西藏武警总队的十一座面包车,一共两辆,沈阳司机。我坐的这车,按人物出场先后顺序:四头东北驴——胡子和他媳妇、胖子和他媳妇,我,探亲归队的老兵,两个香港男孩,两个波兰女孩。
      东北驴是准备最充分的,在格尔木休整了一天,并备好氧气袋等物,其他人都是刚下火车。
      两个可怜的香港DD,先是走川藏线到巴塘……塌方,过不去,就从稻城转到中甸走滇藏线,到了盐井……继续塌方,才改走青藏线。
    
      从格尔木开出还不到一小时,胡子媳妇就吐了,自己解释说是晕车,东北的男士们包括司机开始有流鼻血症状出现。
      车过昆仑山口,海拔4767m。
      东北驴一路在轮流吸氧,胖子媳妇一直说胸闷,喘不过气来。胡子媳妇一直在吐,半躺在座位上哼哼,晚饭也吃不下,吸氧没有起色,西洋参含片也不管用。
      
      车过五道梁……
      五道梁的海拔是4600m左右,以下引用自由感觉的原文:
      ……五道梁被称为了青藏线上的“鬼门关”。
      “五道梁冻死狼,一边阴来一边阳,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喊娘!”
      这里地势呈凹陷状,空气流通不畅,空气中的含氧量因此仅有平原含氧量的40%,加之高海拔,所以气候也就极其恶劣了。
      有不少人到了五道梁就曾因高原反应所引发的急性脑水肿、肺水肿而长眠在了青藏线上。
    ……
      事实上我去之前并没有看到这么吓人的资料,所有的功略只是简单地写:到了五道梁,有高反的就该高反了……
      幸好这是夏天……幸好天气也不错。
      像是验证前人的正确性似的,车上的人或多或少都开始或加重了不适。我的脑袋也是过了五道梁才开始隐隐的痛起来,像是被风吹多了,还感觉有点发热,测了一下体温,错觉。
    
      天黑了,司机还在赶路,打算到了沱沱河再休息,一车人都无精打彩地歪着。
      快12点了,灯光扫射处,看到前面车堵成几排,我的头痛立刻加剧了一倍。下去一打听,估计还会堵上很久,于是掉头,回上一个有灯光的地方。
    
      胡子去找到五个铺位,30元/床,招呼我过去。这是一间门面,里屋没有灯,黑乎乎的,两张木床,其中一张是上下铺,我当然是睡上铺了,又高了一米多的海拔。昏暗中看不清被子是什么颜色的,一股浓重的酥油味,已经计较不了这么多,把冲锋衣披在身上,再盖上被子,倒头就睡。头还在痛,酥油味太重,进出鼻腔的都是怪怪的味道,睡不着,还不敢翻身,只要轻轻一动木床就吱呀吱呀的响,极其难听。
      朦胧中听到MM有气无力地问胡子:老公,到了拉萨我们怎么办?胡子安慰道:打110。
    迷迷糊糊中头痛在慢慢远去,我睡着了。
    
      早上醒得很早,因为下床的胖子媳妇说想吐,连忙开头灯给他们照明。一醒,她的头又有点痛起来,出去碰见司机,问他睡得好吗?他苦着脸说:“唉呀没睡,没铺位了,我们三个就坐在那眯了一宿,头脑勺痛得很,睡不着。”老兵也说没睡着,头痛,而且被子太臭了。
      跑到公路边拍了两张日出的片片,太阳还没出来,天空越来越红,我只来得及拍了一张彩霞满天,就让他们叫上了车,奇怪怎么别人都没有拍片的欲望。
    
      到了昨夜堵车的地方,长长的车队还在等着,调不了头的车子昨夜只能在车里过夜。
    出来走了走,空气清新,心情愉快地做了个深呼吸,甚至让她忘了空气中缺氧,看到远处几朵白云在山脚底下恋栈不去,提醒人们这里的确是高原。等待有些无聊,另一辆车上的的摄影师追逐耗牛去了,我却惊奇地发现:头不痛了。
      午饭在沱沱河解决,沿路都是川菜馆,煮面要用高压锅,比炒菜慢多了。但不管我怎么让师傅少放盐,做出来的菜都是一样的咸,所以我没吃饭。东北两媳妇也吃不下,去吸了半小时的氧,把吸完了的氧气袋充满,再买了一盒葡萄糖针剂。
    
      可惜不管是吸氧还是葡萄糖,对胡子媳妇都没有用,随着海拔的渐渐升高,她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一直迷迷糊糊地躺着,胡子借我的体温计量了一下,还好,没有发烧,只好时不时让她喝点葡萄糖。胡子和胖子都在头痛,胡子回头看看我:你的体力真好。香港两DD也是有过轻微的头痛,两波兰MM看起来也没事,只有一个说过想吐。
    
      这里是青藏高原典型的风光,广漠辽阔的大地,一朵朵一层层一丝丝一缕缕不停变幻形状的白云,以蓝天为舞台雪山为布景,或款款而行或铺天盖地,放肆而自由。
      近唐古拉山口时变了天,下起雨来,车外很冷,车窗冰凉。胡子媳妇很烦躁,不停地嘟囔:我过不去了……我过不去了……我要牺牲了……
    
      唐古拉山口到了,虽然下着小雨,一干人还是下车冲到玛尼堆和纪念碑前作兴奋状或英雄状。拍完片片一回头,看见胡子小心翼翼地把媳妇扶出车外,摆了个拍照的pose。可怜这么漂亮的东北MM,被高原反应折腾得脸黄唇白,像个稻草人一般歪着,风一吹就要飘走似的,有气无力地举着蜷曲的手指勉强打出了个V型手势。我忍不住对她笑道:笑一个嘛。MM没有动,大概是没有力气动,眼珠往我的方向转了转,再转回来,对着镜头呲了呲牙齿,做了个痛苦万分的笑容。
    
      赶到那曲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吃了点东西,司机原想住上一晚,考虑到那曲的海拔也很高,担心胡子媳妇顶不住,决定连夜赶到拉萨。
      车从那曲开出后我就基本上处于半昏迷的睡眠状态。醒过两次,一次是司机停车去洗把脸,听他们说刚才他已经洗过一次。另一次感觉到车猛然一停,司机说:不行了,要眯一会。然后直接趴在方向盘上,全车寂然无声,我旋即昏睡过去,也不知何时又开的车。
    听说拉萨快到了,大家都醒了过来,司机一个劲咕噜着给自己打气:看见树就到拉萨了……看见路边有两排树的就是拉萨了……
    
      路边果然奇迹般出现了两排树,接着一片灯火映入眼帘,温暖啊,鼓舞啊,海拔一降,连胡子媳妇的精神都好了很多。
      凌晨五点,经过四十个小时的颠簸,我安全抵达拉萨。
      拉萨还在沉睡之中,大约是刚下过雨,地面还是湿漉漉的,寂静的街道偶尔有出租车驰过。车子就停在布达拉宫面前,布宫上面没有一丝灯光,黑沉沉的,像个巨人,纵然睡着了也气势逼人。
    
      大伙作鸟兽散,我和香港DD向八朗学方向走去,一边打电话去问,几个背包客聚集地都说没有床位,只有八朗学还剩一个标间,香港DD过去了。
      凌晨五点半,我背着包站在拉萨无人的街头,不知所措。
<< 一点建议供参考归零状态之----拉萨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