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西域四头驴 我们的作品选我的山南之旅(上)*逛泽当 >>

敢问路在何方(五):珠峰采石团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离开日喀则之后我们急奔珠峰,夜宿新定日,据我一路酸辣粉吃将下来的结果,这里的成都饭馆的最好吃。新定日据说狗多,咬人,所以饭后运动无,在茶馆里逗猫一个小时,看藏语版《倚天屠龙记》。
    
    第二天,翻过最后一个垭口,壮观雪峰齐齐出现在眼前,非常清晰,包括珠峰,卓奥友峰,章子峰等,我们欣喜若狂,纷纷到此一游照,只是刹那间,突然一阵云起,山峰被云雾遮住,真是时不待我啊,看雪山是要讲缘分的说。
    
    看见珠峰,大家都兴奋起来,司机更弃“之”字型的公路不走,改从山坡直冲而下,四瓦的果然是厉害啊。打我2000年走过延澜沧江从德钦到维西那条路以后,再没有什么路能让我恐惧,我们包的这辆车是丰田62(80年版本),据说是日本的援藏车,人家已经使10年了,藏人买来两万块,又使了10年,怎么日本车这么结实啊(虽然我是日货抵制者,也心服口服)。司机冲高坡,下河滩,如果加入北京达卡尔拉力赛从云贵藏的职业司机中选拔,进行适应性训练,指定能取得好成绩。
    
    绒布寺没有我想象中那样的神秘,车到这里就不能继续上行,我们必须改坐马车到大本营,一个小时的马程,看着马儿喷着粗气,真心中不忍,可是我们对前方情况还未摸清,本着保存实力的原则,也不敢随便下马跟老外似的徒步上去。
    
    大本营也不如我想象中繁华,以前看《垂直极限》,以为大本营都应该跟联合国似的,彩旗飘飘,红旗不倒,到了一看只有几个大帐篷,和若干小高山帐篷,也没有传说中的豪华登山队可以参观喝咖啡,心里颇为失望。
    
    我们当晚住大本营,10元一人,一进我们的帐篷,就看见三男一女斜躺在坐榻上,一大姐气若游丝的对我说:“姑娘,后半夜很冷的,可要多盖几床被子。”后来听说我们打算去看冰川,又幽幽的说:“ 那你们赶紧去,趁你们还有精神,还能动弹,我们刚来的时候比你们还兴奋呢。”我们听那意思可能就是“你们也蹦达不了多久了!”。
    
    我们半信半疑的,我们三个都属于高山反应信号没覆盖到的那个人群,沙僧他们号称来之前还跑步游泳进行强化训练的,我确是懵懂进来却也没事,还曾经有人称奇来着,后来有天早上他们恍然大悟:“ 原来你睡觉时被子都盖在脑袋上了,你根本就是每天都进行缺氧训练,早适应了缺氧环境了。“
    
    看绒布冰川据说要走2个小时,还要穿过两条河流,出门后眼前一片浓云,珠峰不见踪影,只有一座砂石小山包,走着走着,大家都越走越慢,头越底越低,原来珠峰底下的石头很漂亮的啊,有的象 “五花肉“,有的象‘天珠’, 越走捡的越多,越走口袋越沉,我还捡一块比拳头还大的石头,青白纹的,很美丽。
    
    翻过一个小山包,是另一个,再一个,还是另一个,不知为什么,我们当时就相信放过下一个山峰就看的到珠峰了。山包和山包之间是两个绝色大水坑,说它绝色,因为是雪山融水形成的,碧绿瓦兰的,分外诡异。因为老低头走路,还被我们看到雪莲花,灰白的,象苔藓植物一样,并没有金庸小说里那样的诗情画意。爬上第五个山头的时候,一眼望去除了山包还是山包,除了云雾还是云雾,我们终于绝望了,怎么走了2个小时还是在翻山?难道他们爬珠峰前先爬10个山头?我们找出照片来比照,确定珠峰应该就在我们正前方,可是我们就是看不见她。她一定就在那片云后面注视着我们,嘲笑着我们这群有眼无珠的人。
    
    我们决定返回了,至少此行确认了我们的体能还是经受了考验的,今天就算适应性训练了 。回去练练下次冲击个ABC至少超过黑胖子应该是没问题的。
    
    回程照旧是一路走一路捡。
    
    回到帐篷后,向老板打听路,才搞清出,原来我们翻的那些小山包下面是有“之”字形路可以绕过去的,根本不用爬山,我们根本就是走错路了。呜呜。
    
    我们决心忘记没有看到珠峰的痛楚,急着把自己捡的石头拿出来赏玩一番。当我拿出我的大石头后,沙僧他们普遍笑闪了腰,哼,以后他们就知道我的英明了。
    
    赏石期间居然又听到刀郎的歌,原来是珠峰大本营广播。“他够狠,估计除了飞机上就数这里高了,他也不放过。”沙僧恨恨的说,我们可以理解沙僧的情绪,因为打从一出拉萨起,刀郎的歌就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不去,而且只放一首,就是“毛主席啊毛主席,明天就要见到你。。。”。
    
    晚饭吃的泡面,期间传来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云正在散去,珠峰正在露出真容!!外面已经开始寒冷起来,就在泡面的功夫,我们跑出去十数次观测云情,最后终于看到了日照金山的顶峰,还有一丝旗云挂在山间。此行也算功德圆满。
    
    晚上出去放水,看一轮明月,遂忘记了以前拍星星的惨痛教训,拿着相机跑出去,对准月亮按下去“卡”,无动静,拿镜头再晃两圈,方听到“嗒”,不知回头照片是否鬼影绰绰。
    
    睡觉时我记起下午那位大姐对我的谆谆嘱托,于是惘顾沙僧对我的警告,生生在我一贯信任的羽绒小睡袋上盖了两床被子,结果我果然遭到惩罚,睡到半夜我活活被热醒,恨不得钻出帐篷去外面跑圈。
    
    早上起来,居然又下起小冰雹,珠峰面前又云遮雾罩的。回程的马车到最后又爆了胎,只好徒步,快到绒布寺时,回头望,珠峰脑袋顶上顶着一大斗蓬,圆滚滚的,霎是可笑,象个调皮的大姑娘,算了,我们也算见过大世面了,就不跟她计较了。
    
    下山的路上,拟两条短信,一条发给小明哥:“ 我们在大本营成功翻越五个山头,采石四公斤,成功结束珠峰第一阶段负重训练,后遇冰雹下撤。”另一条比较悲情,发给大师兄:“大本营遇冰雹,挥泪下撤。”我们一致决定明年重返珠峰,除了在海拔高度上超过黑胖子之外,在采石的颜色,种类,大小和重量上也力争有所突破,除了现有的“五花肉”“绿松石”“天珠”等品种上进一步的丰富。(看到这里大师姐一定坐不住了,我也知道那个什么都别带走守则,可是看在象我们这样有能力蹦达还采石的人也不多的分上,原谅我们吧。)
    
    说起负重训练,又想起大师兄,那会在拉萨我们都是层层披挂的,一层蜜蜡,一层金链子,一层绿松石,一层佛珠,大师兄比我多两耳朵眼,弄了个有十几两重的银耳环,漂亮是漂亮,就是一过下午六点,她就把耳环摘下来搁桌子上,“今天的负重训练算是结束了,下班了,我的耳朵也该歇歇了。”训练果然有效,后来她过晚上九点也没事了。八戒说,大师兄不是被五指山压住的,一定是被自己的首饰压趴下的。我们决定从我们最重的石头里选两颗送她做耳环。
    
    原来以为祖国人民都在迫切的等待我们成功下撤的好消息,可是我们分别连发四条短信竟然没有任何回音。居然连大师兄也没有回音。
    “你说这里离祖国那么远,会不会他们受不到我们的短信?”
    “叮”,八戒发给我的测试短信收到了。
    “那会不会他们发出的短信我们受不到?”
    “叮”我发给八戒的测试短信也收到了。
    看来只好正视这血淋淋的现实了,做人实在是失败啊,用沙僧的话“已经到了临界点了”。许是我们平时把人家刺激的太厉害了。
    后来沙僧收到两条短信回复,而我又发给我一“短信必复”好友,她果然替我挽回了些许颜面,这样,沙僧的短信回复率达50%,而我只有20%,此轮他胜出。
    
    此后我们一路下撤,从海拔5000多撤到2000多,过了聂拉木,突然风云突变,云雾升腾,进入大峡谷,这一路堪称我所经过的最美丽的高山峡谷,植被丰富,鲜花盛开,峡谷深千仞, 松树身影绰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十数条,美的令人晕倒,仿佛置身仙境,如同走在中国水墨画中,我们对这30公里的美完全没有准备,甚至发生胶卷短缺危机。
    
    当我把我的疑惑“为什么少有人提及这段路的美丽”发在新浪旅坛的时候,有人说我少见多怪,还说在墨脱拍瀑布拍到无兴趣,原本我也并没有要必哪里更美的意思,这种美无法比较,
    可是事实上我确实很少看到墨脱有多美的照片,大部分是泥石流,塌方啊。
    
    我个人认为,如果徒步只是为了自虐的话,就完全没有必要,去城里工地上帮民工抗大包,还能挣个仨瓜两枣的,比徒步倒贴的强。
    
    车到樟木,景色已完全变成满目苍翠,完全无法想象早上我们还在风雪交加一派苍凉的珠峰,真是一天完成人生之大起大落啊。
    
    樟木是个繁华的小镇,所有的房屋依公路而建,风格混杂而多样,满街是尼泊尔的TATA大货车,在狭窄的公路上贴身肉搏,空气里飘满奇异的香味,人的面貌也呈现出多种多样的特色,汉,藏,尼,甚至连性工业者的脸上,都生机勃勃。
    
    八戒他们贪图享乐的毛病又复发了,非要住300多的标间(第二天他们一定为自己这种奢侈的行为感到后悔了。)我住25一张的床位,洗了个18元的澡。
    
    晚上,收到大师兄发来的短信:“昨夜到京,北京是如此的陌生。”
    而我,在离开国境的最后一晚,深深感到,北京是如此的遥远
    
    (本故事大部分属实,如有雷同,请自动对号入座)
<< 西域四头驴 我们的作品选我的山南之旅(上)*逛泽当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