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敢问路在何方(一): 西游人物志西域四头驴 我们的作品选 >>

敢问路在何方(二):错上加错那么错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其实我已经去过那么错了,跟之前的2020一起去的,我们中午出发,号称是为了看日落和日出的,然后在去的路上修车一次,开锅两次,翻过那座5200垭口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但在天边还留着一道一指宽灿烂的金边,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天黑,路况不明,我们摸黑住进一群可疑的帐篷,也不在湖边,是夜,狂风大作,我又感冒了,第二天,浓云密布,不见日出,我们仅在湖边逗留一个小时就离去了,那时我就知道,我一定会重返那么错。
    
    和我们一起去那么错的还有小明哥,小明哥是天津人,是和他的朋友黑胖子开现代商务车来拉萨的。黑胖子是我们送他的外号,事实上刚来的时候他是又白又胖,一副花花公子纨绔子弟娇生惯养的模样,可后来他从珠峰回来以后,因为防晒霜使用不当,被晒爆了皮,后来我们就叫他黑胖子。
    
    小明哥和黑胖子是我从日喀则回来以后来到八郎学的,当时他们趾高气扬的,住标准间,号称此行只为珠峰而来,目标是2号营地,我那会连2号营地在哪里都不知道。
    
    可是后来有天我在三楼走廊里碰见小明哥,看他很落寞消沉的一个人坐在走廊里,打听一下原来是他来了以后有很严重高原反应,结果只有黑胖子一个人去了珠峰,而他购物期间又把钱花光了,只好搬出标间,住进20一床的301(师傅的房间)。有天看人叫他吃饭,他坐在椅子上手一摆,幽幽的说:“我不吃饭,只喝茶。”我们当时一阵唏嘘:看来人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何至于潦倒落魄至此了呢?
    
    说到购物,黑胖子和小明哥都呈现典型购物狂症状。黑胖子主要功能是帮八角街的商贩开张,小明哥则坚信他170元买的豹皮和100元买的狐狸皮都是确信无疑是真的,先不追就他是否有倒卖动物皮毛的嫌疑,他们一说自己买的是真货,以八戒和沙僧为代表的浙江人民就笑了:“我省人民真是聪慧啊。。。”
    
    就在我们即将出发去那么错的前夜,我和小明哥坐在三楼走廊上,他在等人,我也是,我们大眼瞪小眼,没话找话。不只怎么就说到徒步了,他问我在北京有参加什么俱乐部没有?
    
    “有的,不过我们俱乐部很小。”
    “什么名字?”
    “蓝鱼。”
    “真的?我也是啊。”
    
    这可真是鬼了,因为蓝鱼确实是个比较小的俱乐部,我参加活动次数不多,从没见过小明哥也。感觉就好象拉萨的两滴雨水相遇了,互相一打听,原来大家都来自后海。感觉立刻亲近不少。
    
    其实后来想想也不是没有征兆,我第一次在玛吉啊米屋顶上见到小明哥的时候,他还教黑胖子如何正确系鞋带,当时我心里就是一动,那是可是我们俱乐部领导给新会员的必修课。
    
    小明哥是装备派,装备武装到牙齿缝,可惜他现在龙困浅滩,一身精良装备无用武之地,高山帐篷和钛合金登山杖都留给对登山两眼一抹黑的黑胖子。黑胖子在去珠峰的前两个小时前才接受了登山急训,学习如何搭帐篷,如何使用气炉(可是小明哥就是教错了防晒霜的使用方法)。现在小明哥只有一只超亮军用小手电可炫耀了(我最心仪的装备),打出去象一条雪柱,甚至能让人瞬间失明。我不甘示弱,跟他炫耀了我的超小羽绒睡袋。
    
    小明哥以前是科研人员,后主营业务变成股票买卖,经常买了股票就跑到深山老林里了(这事以前我也干过,不成,被套),据说他在北京户外界有一雅号:“神腿药王”,他随身配备各种药品,螺旋藻,大力丸,高纤维素,维生素,救心丸之类的。他在山里也不吃饭,只吃药和高纤维素,据说出去一次半个月能减15斤 (简直可以办减肥班了)。令人称奇的是他还对星座学和血型学有研究,男人里是不多见的。他是水瓶座的,和同样水瓶的师傅猩猩相吸,经常为开牧场的事恳谈到半夜。
    
    这样一个神腿药王,只因遭遇了“西大滩之难”,对4200海拔以上高度心怀恐惧,这成为一个他不可逾越的高度,从而也使他的珠峰梦成为泡影。
    
    就这样,在我们即将去那么错的前一夜,在我们相认的那个夜晚,小明哥在走廊里徘徊良久,最后终于作出跟我们一起去那么错的重大战略决定。
    
    早上10点出发,沙僧说8点就看见小明哥站在院里车旁收拾东西了,两个小时以后他还在站在那里,我们猜想他大概是把自己所有的装备拿出来都抚摩把玩了一遍,功能又检查一遍。出发时,他手里紧紧攥着一瓶康师傅绿茶和一个黄色塑料袋--葡萄糖。
    
    又出发了,羊八井这条路我前前后后走5遍了,已经从夏天走到秋天,树叶已经变成灿烂的金黄色。
    
    车到当雄,我们停下午饭,只有小明哥面色凝重,什么也不吃,只掏出他的葡萄糖,认真泡了两杯糖水喝,一路上,他象保卫生命一样保卫着他的葡萄糖,这是他的希望,他确信只有葡萄糖能保证他翻过高山,挺进那么错。
    
    事实上,他在5200的垭口上的时候,除了两只鸟飞过,什么也没发生。
    
    这次我们住扎西半岛,旅馆叫放牛郎,有黑色的牦牛帐篷,里面的床褥非常干净,据目测可以评星级。
    
    小明哥一看自己居然安然无恙,一下兴奋起来,面对着雄伟美丽的那么错,抒发他的牧场梦:
    “回头要是真有钱,咱们就在这里盖牧场,弄个透明温室花园,木纳错,那就是咱们游泳池,咱们吃的都是冬虫夏草,喝的茶得是缸扔簸箕的高山雪水,地下窖藏三年泡雪莲花喝。交通工具就是飞机,客人一下飞机,一声口哨,一群白马就飞奔过来。”
    我补充说:“我看还是一群帅哥飞奔过来比较好。”
    “我看最后是一群獒哥扑上来。”沙僧奸笑道。
    “最好咱们还能弄个卫星,跟沪深股市连上线,那就彻底塌实了,海拔最好的大户室啊,天天对着牦牛,能不牛市吗? 不行咱们在珠峰上也搞一个,股市冲它到8848点,全国人民就都发了。”
    
    怀着这样的梦,我们小睡一会,出去看落日,小明哥为了考验自己,特地还背上背包进行负重训练。看落日需要爬上半岛上的一个小山头,高也不高,爬起来还是有些喘,最后我们成功登顶,那天天空过于晴朗,天边云彩很少,但落日依然美丽,下面的湖滩被映照的颜色变幻莫测,雪山附近的天空则是艳粉色,很诡丽。
    
    下山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靠着小明哥的强力小手电,我们找到岛上的岩画,路上,两匹马在湖边静静的吃草,巨大的岩石在深蓝的天空中映出漆黑的剪影,一时间,感觉象走在另外一个星球上,那么错,那么的孤独和寂寞。
    
    路过我们的餐厅,看里面静静的点着蜡烛,没有人,但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难道是田螺姑娘?进去一看,还有烧茄子,油光瓦亮的样子,我们立刻取消了回去吃方便面的原计划,找服务员定了一份跟人家一样的菜,坐下来烛光晚餐。
    
    小明哥此时正沉浸在战胜高山恐惧症和成功登顶的快乐中,士气大振,重新找回自信心,此刻百无禁忌,杀戒大开,已经把葡萄糖完全忘在脑后了。他开始煽动我和他一起去珠峰,冲击前进营地,而主要被他的高山帐和太合金登山杖所吸引(我还没用过那么高级的东西呢),不禁也心潮澎湃,充满英雄主义气概。
    
    出了餐厅,立刻惊呆了,传说中的星光满天,星星甚至落到天际下,落进湖里,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凡高画里的星空是一团团的了,因为星空确实是那样的,银河,星云,密密麻麻,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寒冷,美丽。
    
    我们徒劳的想把星空拍下来,小明哥在湖边支起三脚架,试图进行10分钟左右的暴光。我们则冻的在周围跑圈。
    
    “小明哥要不你看相机架着,我们先进帐篷喝口茶,十分钟以后再出来?”
    “你们去,我等着。”
    然后我们只好继续跑圈。
    
    完成以后,回旅馆的后勤帐篷里,那里生着火炉,非常暖和。
    相机掏出来看,屏幕上黑黑的,什么也没有,再仔细看,好象屏幕上有些东西,擦擦,不是污点,似乎是星星,数了数,三颗。
    小明哥继续捣鼓。老板拿一个数码相机钻进来,拿给沙僧看,
    “你给看看,这个值多少钱?”
    沙僧仔细研究,“Canon 新款啊,挺贵的,4000多吧。可惜液晶屏摔坏了。“
    “那你再看看这个,”老板又变出一架。
    “这个比较老,几百块吧。”
    一从帐篷里出来,沙僧立刻神情紧张,嘴唇哆嗦。
    “看见没看见没?一定看好你们的机子,明天走的时候彻底普查,一定不能忘了东西,要不老板下次该拿着咱们的机子问下一拨人:这个值多少钱?”
    
    回到房间,小明哥不肯睡觉,他前科研人员的本性终于被激发出来,他认为等旅馆的发电机停了,所有灯都灭了,他就可以拍到美丽的星空了,于是在我们都入眠以后,他还在瞪大眼睛等黑夜到来。
    
    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眼的时候,看沙僧,八戒和小明哥已经看完日出回来了。(我早已经放弃看日出的幻想,就是起不来。)我睡的实在太好,一夜无梦,连传说中的一夜獒哥打架也没听见。然后我听说了小明哥一夜的故事:
    
    他晚上出去拍星空两次,共计拍得星星8颗,进步还是巨大的。
    他早晨出去看日出两次,第一次5点就出去了,爬到山顶发现离日出还早,又很冷,遂回房又睡,第二次和沙师弟二人一起出去,爬到山顶,太阳已出来多时了。
    可怜的小明哥,真能者多劳啊,一晚上工夫他做了这么多事。
    
    回程的路上,我们迫切的希望回去能看到黑胖子,向他打听珠峰和前进营地的事情,因为我们在进入那么错之前收到的最后一条短信是他发出来的。“下午返拉萨,6300遇冰雹返回。”
    
    (本故事大部分属实,如有雷同,请自动对号入座)
<< 敢问路在何方(一): 西游人物志西域四头驴 我们的作品选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