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川藏---新藏行(五)--- 邦达---八一川藏---新藏行(七)---八一----拉萨 >>

川藏---新藏行(六)---情在巴松错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一朵野花
    
    一朵野花在荒原里开了又落了,
    不想到这小生命,
    向着太阳发笑,
    上帝给他的聪明他自己知道,
    他的欢喜,
    他的诗,
    在风前轻摇。
    
    一朵野花在荒原里开了又落了,
    他看见青天,
    看不见自己的渺小,
    听惯风的温柔,
    听惯风的怒号,
    就连他自己的梦也忘掉。
    (摘自某期《青年文摘》)
    
    
    出租车上我们三个坐在后排,俊坐在中间。白天我一直很精神,而现在饿了困了,想休息了,靠着窗户打盹。到了巴河桥,一辆白色的吉普车等着我们。俊帮我拿包,大哥、妹夫、王叔叔三个男人来接我们,看到我他们有点诧异,二哥做了简单的介绍。在车上二哥一家的浓浓亲情感染着我,感觉非常亲切。自从在外上学开始,自己一家人经常天各一方,很少有机会可以聚齐,所以经常向往一家人可以团聚在一起的时光。但长大后每个孩子为了生存为了发展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空间,这种机会总是不多。妹夫开车很猛,据说他曾经从格尔木开到拉萨只用了24个小时。
    
    大哥他们家正在搬房子,没有办法洗澡。晚上先在大哥家等着,一会去表姐小琴姐姐家吃饭。与妹夫以及大哥的两个小女孩一起画画玩。两个小女孩都很乖,很爱学习。大哥的小女孩画画很有想象力,会给想象中的公主配上漂亮的裙子。等到去吃晚饭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饭后二哥、妹夫、俊要去大姨家(房子被大哥他们借用,没有见到大姨一家人)喝酒,于是一起去了,听他们喝酒吹牛。因为他们的生活对我来讲是很新鲜的,所以觉得很有意思。俊和妹夫其实以前打过交道。5、6年前的一个冬天,第二天该大年三十了,妹夫的车陷在冰辙里,过往的车辆没有帮忙的,俊恰好路过,帮着把车拉出来。而不巧过了没有多久,俊的车坏了,妹夫又帮着把车修好了。他们以前彼此并不认识,这次妹夫先想起来,而且发现俊和二哥是这样的好朋友,所以非常高兴。这是几个豪爽的男人,很有西部牛仔的味道。而我本来也比较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所以还可以和他们搀和在一起。二哥和妹夫喝了比较多的酒,俊喝的比较少,我跟着一起喝。俊对着我讲了他的感情经历,我觉得他是个性情中人,突然有种想对他很好的冲动。已经夜里2点多了,喝的晕晕的正好睡觉,浑身痒痒也不用太在意了。二哥和妹夫送我去小琴姐姐家休息。临走时我对二哥说,我喜欢有故事的男人。二哥开玩笑,俊晚上该睡不着了。我也笑着说,反正我自己睡得着就可以了。
    
    8月11日
    早上5点多就醒了,口渴,找不到水喝,怕吵醒小琴姐姐,上厕所方便后回来躺在床上浑身痒痒再也睡不着了。在床上呆到6点半实在受不了,起床带上相机出去走走,看看这里美丽的早晨。只有俊和二哥两个住在大姨家,厨房的门也许锁了推不开还是没有水喝。出了大哥单位的大门,沿着河水往上走,拍晨曦和还没有落下的月牙。初生的太阳照在对面的山顶上,镀上一层金色的光,非常漂亮。晨曦中河水依旧汹涌流淌,可以听见鸟鸣,小灌木植物上结着红色的小果子,摘下几颗尝一尝。开始有牦牛和西藏特有的放养的藏香猪在外面吃东西了。看看时间七点半,但整个厂区仍然很静谧,没有什么人。这里人们一般十点才起床。用IC卡给家里拨电话,可以听见母亲的声音,但她听不见我说话。回到床上希望睡个回笼觉,还是不行,一停下来就痒痒。再次起来,去看看可否有水喝,可否洗脸刷牙。决定实在不行就去河里洗漱,而且想明天就离开这个地方去拉萨,好歹可以找地方洗澡啊。
    
    大姨家厨房的门开了,俊起来了。终于有水喝了。俊倒是很勤快,在厨房里找家伙给大家准备早餐。因为这段时间大哥小琴姐姐他们都在搬房子,他们还要上班,显得比较忙乱。妹夫是来帮他们干活的。问俊上午能不能和我一起去巴松错,俊说要和二哥他们做别的事情,我有点失望,明天就走的想法更明确了。
    
    所有的人都起床了。吃过了早饭,等着厂里的车带我去巴松错,因为正好北京部里来人要去巴松错,厂长他们要去作陪,可以顺带上我,这样不用买门票了。但后来厂里车走的时候大哥没有听到,于是二哥建议俊骑摩托车送我到收费站,厂长他们在那里等着。俊说已经十几年没有骑摩托了,怕摔着我。切,不送拉倒。我的心更失望了一些。不过这样也很好啊,不发生什么故事也不会有什么牵挂,顶多有点遗憾,路上简简单单的也不错。后来妹夫送我去巴松错收费站。在那里一直等北京部里的人,厂长他们9点半左右到的,而北京那几个人一直到11点半才到。闲着无聊给朋友发短信玩。共产党真的好腐败哦!北京部里来3个人,结果从拉萨到地方一共用了5辆车13个人作陪,实在。。。。。。!和他们一起玩真的不觉得痛快!
    
    巴松错风光不错,被称为西藏瑞士,是理想中的世外桃源。我只给湖心岛上的一只狗拍了张照片,因为这里的风光觉得和喀纳斯类似,所以懒得拍。中午1点半左右车队往回返,路上最喜欢的是看藏香猪和羊一起低着头勤勤恳恳地吃东西。厂长把我放在到厂子的路口,我步行一会就到了大姨的家。大伙正要吃午饭了,跟二哥他们讲那帮家伙的腐败,他们笑我干吗不跟着那些人去巴河桥吃饭,而且肯定要吃藏香猪呢!人家根本不会带我啊,带我我也不去,一点也不会自在。还是回来吃家里的饭香。短短的时间,觉得在这里很有回家的感觉,很喜欢这一家人,很亲切。
    
    下午跟王叔叔、俊去钓鱼,走的是我早上走的路。汽车没有油了,二哥不嫌麻烦跑出去买汽油,二哥是个很喜欢说笑的人,跟他说话觉得很有意思。俊好象话要少很多,但要命的是他就是很吸引我。我们三个先走,水太急,不好钓,好歹开张了钓了条小鱼。我在旁边拿记事本随便划拉这两天的行程。二哥把车开来了,我们准备换个地方。这个时候王叔叔开车,老爷子快70岁了,身体很好,这个岁数进藏一点问题也没有,风度绝对象一个老西部牛仔,为人很宽厚,对于儿女的事情很关心但也很开明。看老爷子开车风度真是帅呆了。
    
    挪了地方后,俊接连钓了好几条小鱼。我很高兴地帮着捡胜利的果实,而且要求学收线。二哥不爱钓鱼,和我一样没有耐性等鱼上钩。我们坐在树荫下胡侃。后来看没有钓上大鱼的希望了,于是跟着二哥上山采青冈菌。毒蘑菇倒是看见不少,青冈菌没有怎么见到。后来好歹采了一大棵青冈菌,没有让我们空手而归。下山看见俊那个家伙还是很有耐心地等着鱼上钩,还不停挪地方,王叔叔也很爱钓鱼,走来走去找下竿的好地方。到该回去的时候了,收获不太大,但今天肯定有鱼吃,而且昨天王叔叔钓了一条大鱼早上被俊收拾好了放在冰箱里。
    
    晚饭还是二哥和俊做的,他们做饭是好手,而且烧的川菜口味是我爱喜欢的。中午买了猪,早上还有藏胞送来的新鲜青冈菌。二哥说好好给我补补。其实一路上我吃的还不错。感谢武警战士和益西兄弟们,让我没有到见了好吃的就两眼放光的程度。因为大哥他们忙,我们三个自觉地承担了做饭刷碗的工作。大哥忙的忘了跟招待中心说洗澡的事情,他性格温和做事稳妥,专业技术方面很出色,是技术副厂长。后来聊天的时候我们开玩笑,大哥这样的适合做老公,而二哥和俊这样的只适合做朋友。吃完饭后,我再也不能忍受不洗澡了。于是烧开水洗头洗澡。换上干净衣服的感觉真是舒服!
    
    把自己收拾完毕,照例坐在一边听一家人聊天。今天晚上大哥大嫂也很有喝酒的雅兴。我和俊开始在旁边看着大哥大嫂、二哥、妹夫喝酒说话,后来气氛实在太好了,我也加入了喝酒的行列,俊也端起了杯子。西藏人喝酒就是厉害啊。还好我父亲是个酒鬼,我多少有些遗传可以喝一些。父亲在他60岁生日过后不久就去世了,我一直认为他一辈子抽烟喝酒太多损害了他的健康。因为父亲的关系我曾经非常反对抽烟喝酒,后来在一些同学朋友聚会的场合看见酒使气氛热烈也就不那么讨厌酒了,而且以前在家晚饭时会喝些红葡萄酒。在新疆的夏天,经常和当地的朋友一起喝扎啤聊天。有次和宿舍的李老师出去散步口渴了,在朋友的露天茶座要啤酒喝,他们笑着给我饮料,说女孩子老在外面喝啤酒会把别人吓坏的。
    
    大哥大嫂第二天要上班,先撤了。我们四个人继续喝酒聊天。二哥问我昨天最后一句话是什么,还说昨天晚上他和俊讨论了我半天。我也许借着酒劲,说话很大胆,把昨天我喜欢有故事的男人的话重复了一遍。也忘了问他们讨论我什么,就大声说,如果是二哥和俊比起来,我当然喜欢帅哥俊。然后二哥就和妹夫在一边聊着什么,而俊把椅子挪到我跟前和我说话。我一边和俊说话,一边和二哥他们喝酒,俊晚上仍然喝的不多。我头很晕,但脑子非常清醒,说话也仍然清晰。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喝的最多的一次了。晚饭时本来说好我明天要走了,一口喝下半碗白酒答谢。后来我们几个把一箱啤酒喝光了,还从床底下把王叔叔的好白酒找出来喝了一瓶。二哥还觉得不够呢!这家伙太能喝了!而铁人妹夫每晚陪着他喝酒,第二天还接着帮忙干活。后来知道今天晚上妹夫喝完酒后还跑到小琴姐姐家把水泥都搬完了,第二天早上居然按时起床一点没有误事。他曾经因喝酒被大嫂和小琴姐姐臭骂过,所以这次长记性了。真是佩服和同情这个铁人妹夫哦!
    
    二哥也撤了,他每次都喝的太多了,俊很照顾他。我喝的很多了,对俊说我喜欢你,希望和你单独呆在一起,让妹夫走。第二天妹夫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后来干脆不管他那么多。有时我比较我行我素的,不太管别人的眼光。如果不喝这么多酒就不会跟俊说那么多话,也不会有什么牵挂地离开这里。但酒只是一个壮胆的东西,说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管那么多呢,该发生的事情总要发生的。自从我的感情出现问题以后这么长时间以来,俊是可以让我动心的男人,我们都有感情的经历,我们现在都是自由人,有互相追求的权利。那天晚上我们说了很多话我不太记得了,只是知道俊把他儿子的照片给我看,而我也让他看我钱包里的照片,只有自己的一张笑脸,骨子里是很自我的家伙。希望他可以和我一起去拉萨,但不可以,二哥在生病治疗期间,他答应二哥的母亲陪伴二哥。这是个重视哥们情谊的人,朋友如手足,女人不过如衣服吧。天快亮了,俊执意要回二哥房间,不希望被王叔叔看到我们在一起。俊要比我大几岁,我的思想随着网络已经开放了很多,但仍然喜欢戴着脚镣跳舞,俊也许更保守了,尤其在熟悉的人面前要收敛自己。放他走。他让我跟王叔叔讲喝醉了再多呆一天。
    
    
    8月12日
    俊仍然起的很早,我还在睡。他又到厨房来准备早餐了。王叔叔起床过来了,和他讲喝醉了要多呆一天。不能再睡了,起床。上午俊还和王叔叔去钓鱼,二哥喝多了不准备出门。我仍然希望和俊他们钓鱼去。洗完自己的脏衣服,我们出发,妹夫开车送我们。我坐在一边看他们钓鱼,脑袋晕晕的,胃不是很舒服。自己跑下去打水漂玩,俊也扔了块石头,不小心把手碰坏了,他问我他是不是很笨,我只问他痛不痛。
    
    换到河对面,妹夫把车开回去了,中午来接我们。一只狗在田野里大声狂吠,我有些怕它。它想过我们刚才走过的桥,但桥上有扇门,狗过不去,狗很不甘心地来回在桥上走动,试图寻找机会。后来也不知道它跑哪里去了,是否过了这座桥。对俊说,人就是比狗聪明啊。俊说人有的时候还不如狗呢。
    
    又换了个地方,坐的离俊远一些。他招呼我过去。王叔叔和我们一起坐着聊天。我摘了根草玩。俊送了一朵野花给我,上面被他插了根草,被我看见的,他还问我这棵花上面好怪哦。我们坐在河边,遍地漂亮的野花,而对面是绿色覆盖的森林,这里真的很象世外桃源。我说不太喜欢钓鱼,因为有时半天也钓不上一条着急,俊说即使钓不上也没有关系啊,环境很好的,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很舒服。
    
    上午的收获不大,二哥和妹夫开车来接我们了。回去了就去睡觉,不打算吃东西,早上也没有吃,怕吐。大哥他们把昨天的剩饭吃了,二哥也懒得做饭,要下面条吃。中间俊来看了我一下,二哥后来还是端了一碗面条给我吃。下午我一直在睡觉。醒了后,把几个碗刷了。俊他们可能又出去钓鱼了,这个时候也回来了。晚上准备包饺子。我和王叔叔随便在厨房聊天。俊睡觉去了。在屋子里很闷,约二哥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其实有些话和他讲。二哥要叫俊,被我阻止了,让他睡觉好了。二哥还要准备晚饭,算了我自己从小路往水渠走。
    
    路上那头牦牛突然朝我冲过来,好在它是被绳子拴着的。小心地避开它,走到渠边坐下。看见俊从大路走过来,对他讲看见他来我很高兴。我们终于可以有自由说话的时候。俊坐在我旁边,跟俊讲自己的一些态度和对未来的打算。我打算再去念书,希望自己可以去更远的地方。俊说话仍然很少,只是摘旁边灌木丛上的红果给我吃。他说自己在反思自己以前的生活。可以看出来,他总是在收缩自己的情感。有时很气他这点。而我对感情的态度一向是顺其自然。工作学习的事情我会努力会坚持,感情的事情我不会一厢情愿的坚持,那样毫无意义。我很欣赏美国现代舞创始人邓肯对婚姻的态度,也许以后我不会结婚了,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
    
    话说完了,我们起身继续走。俊提议爬对面的山。我是喜欢爬山的,每次回老家走到山里小姨家都会爬她家对面的山。一起往上走了会,坐下,山下是所小学。俊说自己现在很迷惑要做什么。跟他讲要尽他自己做父亲的责任,有钱了还可以做点公益的事业。他的生意曾经做的很好。感情失败的时候他胡乱喝酒花了很多钱。跟他开玩笑,那些钱如果用来买电脑捐给希望小学就好了,可以买很多台电脑的。我想我们之间是有很大差距的,他的生活很复杂,我的生活比较简单,但好在他会反思自己。
    
    俊怕刚上高原不适应,我们下山,接着朝下面的溪流走去。以前和男性同事或者朋友出去,遇到上坡下坡的地方,他们有时会很自然地伸出援助之手,而我总是不给人家机会自己跳上跳下的。这次和俊走路很奇怪,愿意把自己的手给他牵着。自己一向显得很男孩子气,可是在他面前自己就是女孩子。在溪边坐下,俊拉着我的手,我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膝上,很自然地我们接吻了。和他一起的感觉就是很淡很宁静。周围的环境也很安静。
    
    天快黑下来了,我们往回走。溪边有野花,俊要摘给我。我只希望花自然地长在风中。俊说这些野花长在这里没有人知道有什么价值啊,我说它们这样自然地生长很好啊,城市是个名利场。和俊牵着手往大路走,俊笑很久没有和女孩子这样牵手走有些不习惯,我说你是怕王叔叔他们看见吧我不是很在乎别人怎样看的。从小路回去,快到路的尽头时,转身抱住俊的腰一会,心里有告别的感伤。俊说我们该快点回去了。
    
    回到二哥他们中间。已经在包饺子了,洗手一起包。大嫂煮的饺子。吃完饺子,二哥仍然要早睡。我很快洗漱完毕,去小琴姐姐家睡觉。这两天其实比较缺觉。下午睡了仍然很瞌睡。一夜好睡到天亮。
<< 川藏---新藏行(五)--- 邦达---八一川藏---新藏行(七)---八一----拉萨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