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藏行记忆(十五)我的心曾在高原 之一 >>

我的心曾在高原 之三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谁人能识纳木错?
    在拉萨,似乎任何奇遇与巧合都是可能发生的,所以,在龙达觉萨家庭旅店,竟然能碰到去年秋天同车从成都至康定的广东女孩,也是理所当然的,它正合了我们对拉萨的希望:超验、传奇。这个略显瘦弱的女孩正处于高原反应中,她告诉我,这是第二次进藏了,主要目标就是纳木错。前年进藏时在纳木错,她发高烧至四十度,同伴们除了定时为她量体温,基本上已束手无策。在高原发高烧意味着什么?大家可想而知,哪知昏睡一夜后,她的体温竟然自己降下来了!“也许是佛祖保佑吧!”在我们的惊叹声中,这个娇小文弱的女孩子微笑着继续:“我觉得纳木错跟我有缘,所以今年又来看它!”缘是什么?想来爱就是缘吧?回忆着自己在纳木错经历的风雨阴晴,是不是也算得上与它结缘了呢?
    
    下午一点多到达扎西半岛,石门处高悬的无数条哈达与经幡在风中漫天飞舞,蔚为壮观。经过了青藏线的昼夜奔波,后脑勺因为高原反应还在隐隐作痛,乍一看到阳光下闪烁的湖面,一时不知如何面对这传说中的天湖。有藏人上前来叫卖哈达,说是裹上石块向石壁上扔,能贴上去的就能心想事成。暗忖一下自己的臂力,没敢做美梦,旁边一位MM倒是不甘示弱,只是哈达刚一出手人也应声倒地,哈,不知是什么愿望会这么沉重。
    
    寄存了行李,我和同伴木森林沿湖漫步。游人很少,转湖的老乡倒是成群结队,他们多是结伴而来,许多孩子伏在父母背上就走上了朝圣的路,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虽然不是佛教徒,也没有刻意选择羊年来纳木错,但随处可见的五色经幡、玛尼堆、转动的经筒和那一张张黧黑、虔诚的脸,让你的内心涌动着复杂的情绪。纳木错,我真的可以轻易走近你
    吗?
    
    阳光下成群的渔鸥飞在湖畔,我索性坐在一旁,对照着图鉴用望远镜细细观看,冷不妨一位藏族老妈也好奇地坐在我身边,我看鸥,她看我,“相看两不厌”了。我指着书上的图片,又指指前方的渔鸥,她笑了,不知是否明白我的意思。头顶一块棕红色的头帕,沧老的脸上仍存一丝童稚,这样标准的西藏脸孔一次次地让人触动。我拿出相机,给她做了个探询的手势,老人飞快地摇起转经筒,非常老练地配合我,随后就向我伸出了手。有点意外,却也明白此种“商业化”的由来。放了一块钱在她的手掌,我继续向前行。
    
    路上有许多遗迹,合掌石酷似一双正在祈祷的手,半岛的东端岩石下有个一人粗的洞,经过的时候,成群的藏族年轻男女正在一一尝试从洞下钻上来,每一个钻过的人都得到了众人的欢呼,是什么典故呢?很想问问,苦于语言不通,也想试试,又怕略为超重的身躯卡在洞口,岂不是很没面子?
    
    小路蜿蜒前伸,湖水缄默不语,沉浸在山色变幻、云影波动中。一路奔波而日异焦躁的心渐渐安静了下来,历经千万年风雨洗礼的山水,自有一种力量传导上天的默默慰藉。
    黄昏,天气陡转,风起云涌,湖水由莹兰变成墨黑。第一次野外宿营,纳木错将为我们的帐篷开光了。本想宿在湖畔,但这样大的风让我们退却了,看到白塔旁大经幡附近有一片老外的帐篷,我们就选在不远处安营扎寨了。木森林只在家里试验过一次,而我全无扎帐经验,两人手忙脚乱,雨又开始落了,因高原反应而疼的头更大了。“你们这样不行!”,听到一位男士的声音,他不由分说地加入到扎营的行列中来。又是一位英俊的藏族小伙子,高高的个子,一头卷发, “地上太多石块了,地钉很难插进去,你们选的地方不好!”,哪儿懂这个啊,雨有点大了,感觉身上冷。三个人一通忙活,总算是把帐篷立起来了。原来这小伙子就是那帮老外的司机,是旅行社的。他告诉我们晚上风会很大,当心帐篷被吹走。晕了,这么可怕?“晚上我把车开到你们帐篷上风处,挡一下会好些”,善良的人帮助别人总是那么自然而然。谢过好心的小伙子,我们一头钻进了帐篷,风雨暂时关在了外面。头依然疼,没胃口吃晚饭,啃了半个面饼后就躺进了睡袋。风雨一直没有停息,担心明天的行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远处不知哪家客栈竟然放着迪斯科舞曲,强烈的节奏引导着头痛的频率,这已经是第二个无法入睡的晚上了,高原反应还要延续多久啊?半梦半醒间听到汽车开近的声音,停在了帐篷边,那位热情的藏族司机问我们帐篷漏不漏雨?如果冷的话可以到车上来,能挤下的。几句话让人觉得温暖许多,谢过师傅,我们仍然留在自己的“小窝”里。纳木错的风雨之夜好漫长啊,伴着呼啸的狂风,群狗齐吠,近在耳旁。会是藏獒吗?有关它的凶猛传说早已令人胆寒。会撕破我们的帐篷吗?恐惧布满了小小的空间,仿佛躺在被世人抛弃的角落。精疲力尽后终于昏睡过去,一直到木森林起夜才惊醒了我,也跟着起来了。早晨六点,雨停了,暗淡的天色中,云飞影动,星光闪烁。我想去过高原的人都有这种共识吧?起夜是痛苦的,星空是美丽的。当人们细数那一个个群星闪耀的夜晚时,全然遗忘了起夜时的无奈挣扎。木森林还幸运地看到了四颗流星飞过,不知她是否来得及许个愿?
    
    天亮了,钻出帐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蔚兰的天空,藏蓝的湖水随风荡漾,念青唐古拉山一夜披上了白袍,缠腰云带,绵延湖畔,宛若裙边。纳木错,以神奇的方式开始了它新的一天。远方的帐篷升起了炊烟,五色经幡猎猎作响,渔鸥嗖然掠过头顶。小路上已经有了早起转湖的人,拍日出的人们聚集在半岛的小山上,迎来了第一线阳光。美丽而安祥的早晨,令昨夜的不安与恐惧显得多么可笑!
<< 藏行记忆(十五)我的心曾在高原 之一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