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藏行记忆(十二)重温西藏(九)--波密,遭遇地震! >>

藏行记忆(十三)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这个世界的问题,
    就在于每个人都少喝了两杯酒,
    以致都太过于清醒。
    ——《卡萨布兰卡》
    
    当亨弗莱.鲍嘉与英格利.褒曼在酒吧里重逢时,他深邃的眼睛看着她,说出了这么一句经典的台词。人有时活得太过于清醒,不一定是件好事,那些被本来自然滋生的情感,却被理智硬生生地拉住,总有一天会把自己压抑得疯掉的。所以,酒这个东西,在适当的时候,适当地让你暂时忘掉所有的一切,渲泄吧。
    
    与六太汇合后,晚饭在一家安徽人开的小饭馆里进行,顺带讨论下一步的行程。尼泊尔的局势动荡,关口封闭——这几日得到的消息使他们是否要再继续尼泊尔的行程。我呢,时间不允许我再东游西荡,单位里的领导已明确态度,要我赶快回去上班,口气之严厉,态度之坚决,让我明白再不回家老老实实地干革命便有没饭吃的危险,所以收起我这颗游荡的心,打算明天与可乐同志一同回拉萨,因为他要回上海上班,机票已定,比我还更加没有时间。
    
    叶子坚持继续尼泊尔的行程,决不更改,白犀小P犹豫着商量,因为局势如此不妙,出行要考虑安全问题,再加之白犀的赛F车经过珠峰这一路,被颠得实在乱七八糟,他想回到拉萨修车,再与等在拉萨的悍驴一行出发阿里,让去尼泊尔的叶子在萨嘎等与大部队汇合,等等。当晚整条街道停电,饭馆里点着一支支蜡烛,桔红色的烛光闪烁跳跃,映衬着每个人的脸。
    
    第二天早上终于有了决定:新新、叶子、小P继续尼泊尔行程,午饭过后往樟木方向行驶;我与可乐、六太、白犀回拉萨,回家的回家,修车的修车。那么,中午那餐可就是分手大餐啦,至少对于我来说,因为我可能再也不会见到新新、叶子和小P。
    
    分手大餐总是隆重的,我们一反节约,加菜再加菜,把FB进行到极至。小P,我再也看不到你可爱的身影和圆圆的脑袋,还有那密密麻麻的络腮胡子;新新,我也不能再继续坐你开的车,看你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叶子,希望你能微笑再微笑多一点,你不知道你释放内心的感情时是多么的美。好了,拥抱吧,我脸宠感受到了小P那粗粗、刺刺的胡子,哦,原来络腮胡是这样滴,嘻嘻。新新则把我用力地抱了起来,真想不到她力气如此地大。叶子瘦瘦的,让人抱着好有一种想保护的感觉。分别的场面有点伤感,但其实我每次与朋友告别都是浪费表情,因为事态发展不因人的客观因素而改变——新新的车在离樟木没多远的地方翻了,要回到拉萨修车。所以,没过几天,除了叶子没见到,与新新、小P又在拉萨见面了,真叫人啼笑皆非。
    
    坐着白犀这部残残的破车,我们四人向拉萨方向返回,今天的目标是日喀则。想起刚来的那天,还因与这支队伍不熟悉想折返回拉萨跟悍驴们呆在一起,现在倒是惺惺相惜。人就是那么奇怪,投缘的不说几句话就可以明白对方的心意,不投缘的话说得再多也隔着万水千山。
    
    车厢里响起王菲的《乘客》:坐你开的车,听你听的歌,我们好快乐……,窗外是沌净而深邃的蓝天,白云变幻,苍海桑田。我静静地看着他,听他的歌,看他的发丝在风中飞舞,看他的手臂有力地握着方向盘,看他的表情坚毅地望着前方……时光流逝,我只不过是他的一个乘客罢了。
    
    还是来时的那个四人间,我们象回到了家般的熟悉。放下大包去澡堂洗澡,然后到美食街去吃烧烤。日额则已经不象来时烈日高照,晰晰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西藏的雨季已经提前到来了。
    
    选了一家辅子,点一大堆烧烤,再来几瓶啤酒,我们四人兴致正酣,没喝多少,我与可乐就满脸通红得象两个坐着的西红柿。高原喝酒与平原不同,平时的酒量到这儿来减半再减半,但人生难得几回醉,又是在这样的地方,有这样的朋友,还有难得的兴致,以及不同的心情……。六太,那晚发现她也是性情中人,她爽朗的笑和毫无芥蒂的话语,不觉得她比我们大了好几岁。看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梦想和最真实的一面,来到西藏这个地方,把它们通通都释放了出来,人性的魄力再次绽发光彩。
    
    回到房间倒头便睡,酒喝到这个程度上最好,过了就烂成一摊泥(这种情况我还没有),少了就还保持过分的清醒,脑袋会想得太多使其更加发晕,就这样好,什么都不想但还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半夜醒来,有点口渴,黑暗中不敢开灯怕吵醒了他们,但又不知道睡之前鞋放在哪儿了,光着脚围着床边到处找,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又半天都穿不上,真TMD,看来酒还不是个好东西,导致我大脑严重退化。
    
    日额则的夜都是透亮透亮的,淡淡的光从窗户洒进来,房间里是他们轻轻的酣声。我偷偷看他,他睡在最靠近窗户的那张床上,长长的头发侧在枕头旁,均匀地呼吸声,成熟的脸在夜色里是坦然的。他也许不知道我正近距离地看着他,突然间我做了件我也想不到的事情——低下头,快速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做贼般地跳回自己的床上,有种小孩子恶作剧般的快感——我的天,我自己都要吓一大跳。不知道他知道否,那个淡淡的夜晚,我如夜色中的精灵般窃取了他的灵魂。
    
    早晨醒来,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我们整装待发。原以为还是会灰尘扑天盖地,谁知小雨把这些尘土都安抚了,我们都没有换干净的衣服,作好了相应的准备,但对却碰不到对手。一路上,可乐不停地大发感慨:“哎呀,居然没有灰尘,真不习惯呀,太想不到了。”我们这一路来,对尘土习以为常,突然间朝夕相伴的伙伴没了,是有点不习惯,呵呵。不过也太好了,我们经过雅鲁藏布江一拐弯处时,停下车来,进入眼帘的是一幅巨美的景象:蓝天在浓密的云层里时隐时现,等到它出现一点点痕迹时,阳光就“忽”地洒了下来,江边有平缓的沙滩,干干净净,犹如细细滑滑的缎绸,沙滩边有紫色的小花,密密麻麻地生长在一起,花丛中居然还有蜜蜂在嗡嗡嗡!江对岸是层层起伏的高山,赭黄色的山体时而加深时而变淡——那是因为云层变幻的原故。蜿蜓平静的雅鲁藏布江像位慈祥的母亲,她孕育这片高原之土,让这块土地时刻充满力量与生机。
    
    我们走到沙滩上,平滑的缎子留下我们清晰的脚印,一个,两个……,江里有鱼不停地跃出水面,“扑通,扑通”作响,江水清澈干净。真好呀,我坐在沙地上,望着眼前这一切,一生之中有多少时刻能这样悠闲自在地活着,有多少时刻不用面对那一张张恶俗的面孔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有多少时刻能随心所欲地坐在这儿呢,没有多少,所以,珍惜一切值得珍惜的时刻,至少不要让自己觉得后悔。
    
    再回到拉萨,亲切的寺庙、喇嘛、街道,还有洗衣服的大妈,我们又回来了。车开进八廊学,悍驴已经在等我们,想想几日前才从这儿出发,时机正好的时候遇见该遇见的人。现在想起来,其实早在波密到林芝途中就已看到这部白色的赛F车,当时我坐在那部货车里面,看见这部贴着“色影无忌”的车一次又一次地超过我们,不知他会不会知道,当他专注地开着车,风吹动他长发时,有一个女孩在他超过N次的货车之中,透过车窗看到这部白色的赛F……


上载图片:

<< 藏行记忆(十二)重温西藏(九)--波密,遭遇地震!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