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走进墨脱(上)导游西藏——走进阿里系列(一) >>

走进墨脱(下)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9月30日  背崩乡--墨脱县
    
    雨还不见停,墨脱什么都缺奇贵,就是不缺水,到处是水,除了睡觉的木板屋。雨不停,我的脚也不能停。
    
    今天有32公里的路要走,爬上小学的山头,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兵站出操的声音,时近时远。我忽生莫名酸楚,脸上的水更多了。
    
    我努力地一脚脚踏着淹至小腿的泥水,每一步都是坚定的。从生活舒适的泸沽湖游玩到另一个生活令人无法想象的环境,我感触。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都挖去我的一份感情。
    
    去墨脱县的路不难走,也没很大的坡要爬,除了十多处大小塌方外,就是平平的泥石路。在半山腰遇一群牛,被我和小伟赶了三公里,后来又被对面从县里来的百姓赶回,我们想把牛赶到墨脱卖掉的发财梦也就此破灭。
    
    从海拔四千二百米下降至六百米,闷热的气候逼的我有时宁可穿着短袖在雨中走。渴了,喝路边的溪水。雨水,汗水又随着身体又流回到了地面。一路都是亚热带的风光,满山满眼的野香蕉树。在西藏,只能在这里看得到香蕉树和吃得到新鲜的香蕉。在跟我一样高的草丛里,我拿着竹棍左右打着草,当地人说,这里称蛇山,但我只碰到一条,睡的好好的一条黑蛇,被我的竹棍戳了一下跳的老高,当然,也把我吓的不轻。还有N条长得像晰蜴一样的四脚蛇。别无它。
    
    走了9小时,5:30终于看到了久违了的漂亮的白色墙面,仅然还是马塞克装潢过的房子,料想这就是墨脱县了。这朵隐密在山旮旯的莲花,被重重的云雾缭缭围着。
    
    墨脱是一线边境地区,背崩三营的部队每次巡逻都需斩荆披林.至今与印度还有边境之争,约有九万平方公里被印度侵占。到了县里的派出所报到登记后,在总共有二个招待所县一条里找住宿,因考察队的到来,我们的住处显的很难处理了,但终究还是找到可以住宿的地方。
    
    终于可以换上干的衣服了,穿着营长送于我的一套兵服,套上干的鞋走出去细看墨脱县。所谓县,实际也就是二十几幢的房子,没有规划,这一堆那一堆,零星撒落在高高低低山坡上,走在仅有一条街的路上,没有一寸的水泥路。
    
    这里的物价应该是全国最高的,在县招待所,我问了菜价又退了出来,一炒菜35元。我和小伟只好在别处吃了10元一碗的面条。与饭店老板聊起,最近是否有别的旅游者进墨脱,回答昨天有一位上海男人进来过,从波密进来,因没有边境证,所以又从波密出去了。我
    们详问后,便肯定此人就是藏药,真的出乎我们意料,他竟然进来了。但没能等到与我们会合又出去了,他没能走完全程。
    
    睡前,用针挑了脚上的水泡并用盐水泡了一下,舒服多了。这让我感受到疼痛过后的另一种幸福。
    
    10月1日   墨脱县
    
    今天是国庆节,我想着上海的朋友怎么安排这个国庆,想着想着,想家了,想亲人了,还特别想家里的特宽的床。
    
    县里面装有卫星电话,也是我碰到最难打通的电话,为了给亲人朋友报平安,拨了近了四十分钟才通,可通了又断了,再打,几十分钟后,通了,没说上几句又断了,我只好放弃。
    
    在之前我提到在翻多雄拉山时碰到湖北人,计划打算漂流大峡谷的背夫来找我们,彩电他送到背崩后,他也走到县里了。他热情邀请我们去他的住处吃午饭,他叫宋斌武,在县里与另二个人也同样经历的人住在用塑料围着的简易棚里,很破旧。他们为我们煮了一锅的萝卜牛肉汤和一大盘子的凉皮,我们开心的吃着聊着。宋斌武在墨脱呆了四年了,这四年里他边考察大峡谷边做背夫,他为了此次的漂流曾去北京拉赞助,但没成功,没人相信他,都说他是个疯子。
    
    他说,如果这次漂流成功,如果还活着,就到上海来找我们,他想到上海申报基尼斯纪录。我狠狠地佩服了他一下,在这里,祝他漂流成功,还要和他在上海一起喝酒。
    
    小伟说,最能让他难忘的是县招待所里的厕所,四面通风,县政府建造在县里的制高点,县政府的厕所当然也借光了,放眼望去,美景都在脚下。我不忘在他后面添一句:远远胜过中甸虎跳的天下第一厕。
    
    10月2日   墨脱县--108k
    
    没有例外,还是下雨。再次换上军胶鞋,一圈圈绑紧了没走几步就生疼的脚腕,继续赶路,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108k。
    
    走了近一小时,我指着对面漂亮的房子,询问难得走在一起的背夫东立:这是哪?东立笑了:是你刚离开的地方,墨脱县。我不仅伤心直呼:天哪!在山上转了老半天还没离开县。墨脱有一句话:山顶在云间,山脚在江边,说话听得见,走路要一天。讲的一点都没错。
    
    小伟一个人默默无声,勤勤恳恳的低头走着。他说,没想到会是我陪他走墨脱。一阵大雨,我担心着他的身体,他没有雨披,穿着短袖,如果一停怕他会受凉。与小伟相处近十天了,在德钦相遇,一起走雨崩,了解他是个老实的、话不多的小伙,一路都不啃声的走着,他耳塞MP3,想象MP3与周围的环境,我显得有点可笑与和谐。小伟自得其乐边走边听,有时想跟他交流一下看到美景后的感受,可是没听众,郁闷无比。
    
    路上我们一直没碰到其它游客来走墨脱的,当地人说今年走的人比往年都少,也许是前段时间的非典的原因。不过,我也没想到要来走墨脱的。
    
    13:30到了一小村庄,在一村民家门口坐下休息,和小伟啃着在县招待所买的四个白馒头加红牛饮料,小伟舍不得喝让给我喝。村民家的小姑娘(门巴人叫乌姬)看到后,把我们请进木屋,眼望一堆火,让我感觉到了一丝干燥的温暖。小姑娘端来热气腾腾的酥油茶,把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太好喝了!
    
    快抵113k处,东立提醒我们前方有一大塌方处,要特别小心,今年已有二个当地人被坠落的飞石砸死。我与东立同行,到大滑坡处,近200米长的大塌方,这一路走来,走过好多个塌方,还真没看到这么危险的。正好有四个当地村民牵着马要过滑坡,二男人先冲了过去,他们身后立刻有一脚盆大的石头滚了下来,吓的我们和另二个乌姬尖叫。他们迅速往前跑着,躲在一巨石后面,老实说,我当时怕了。他们二人抬着头看着高高的滑坡,确信没有石头落下,赶紧打着手势招呼另二人的过去,她们二人一路小跑安全过了。二男孩打着手势意思轮到我们过了。东立再次叮嘱,迅速跑,千万不要停!我心慌,脱下身上的雨衣,这样能跑的快些,小伟跑在我前头,我跟其后面。冲!我的脚发软,踏方的路只容搁一脚的宽度,提醒自己每一脚都要小心,在跑到滑坡的中央,有一段是泥石流,我的脚陷了进去,此时,我脑子乱了,本能停下抬头看是否有石头坠落,后面帮看着情况的东立急了,大声对我叫:不要停,快跑,你不要命了!我才猛醒悟,拔出泥流中的脚,慌忙地跑到塌方的另一头。
    
    大家都安全过去了。我刚想舒口气,刚过来的东立在我身后猛的一声吼,吓得我以为又有石头落下,又是一阵狂奔,原来他是故意吓我的,唉!没被石头砸死也要被他吓死!
    
    过后,小伟怪我自己不顾危险低头猛赶路。不是!而是我一直坚信----我的命,所以在那时,我没必要为落实心惊胆颤了。就算有落石,那就请来的猛烈些吧!
    
    4点到了113k,但我们不想就此休息,打算今天走到108k的驿站,趁我的脚已走的麻木,疼痛还没醒就应该多走些。
    
    天没黑我们就顺利达到108k了。我吃了一大碗自己下的卷子面,在饿了的时候吃烂糊面,味道美极了。
    
    10月3日  108k--80k
    
    一看公里数,就推算出今天要走28公里的路。也是最后一天走路了,我们到达80k后,就可以搭着货车出去,一想到我将不用脚走路了,猛的又长力气了。柱着竹棍一拐一拐到了96k,已是12点了,按这速度,天黑前是赶不到80k了。我不断为自己加油,提醒自己有那股坚强。脚终于又麻木了,不疼了,可以走快了。走过一次次的塌方,淌过一条条溪水,走过一根根独木。我变得越发从容了。
    
    用三十分钟上了又陡又窄的上山便道,就到达一座漂亮木桥,之所以漂亮,因为在木桥上我看到了80k的驿站。终于看到桔红色卡车停在80k,我惊喜的向东立和小伟大叫:终于看到四个轮子的车子了,可以不用脚走了。
    
    把已磨破的军胶鞋、绑腿洗了放在小店门口,看着看着生感情了,明天就不需要它们了。
    
    
    
    10月4日  80k--波密
    
    在大货车后箱里的一个踉跄开始,警告着今天又得受另一种的痛苦。
    
    以为找车很方便,一打听今天翻山出去的车不多,一辆早早的走了,还剩下一辆车,与司机磨了好一阵子嘴皮才让我们搭上车,结果驾驶座都坐满了,我们只好扛大箱了,大大的后箱刚 下了货,空空的,就我和小伟。
    
    "颠"一词终于在这一刻深深领悟到了,我们被颠的弹起半米多高,又硬生生落在车箱的木板上,还让不让我活!左晃右晃,不对,是左搅右搅,这也叫路?我们象是一件破行李,被丢在后车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凉凉的雨水从靠在背后的铁板渗下来,把我衣服渗湿了,冰冷冰冷。不多时,我禁不住车子这样的狂颠,十八块钱的早饭给吐了。
    
    到了52k,车忽的停了,听的藏族司机下车,朝后箱的我们喊了一声:吃饭!我晕头转向的下了车,看到吃饭处停着另一辆卡车,以为有位坐去波密了,没想到这车在翻嘎隆拉山时,到半山腰遇雪折回的,这司机说,山上在下雪,已很厚了,车过不去。你们今天肯定也过不了。小伟听了又急了,跑去问我们车的司机山上下雪走不走?该藏族司机倒是很痛快的回复:走!为什么不走,再不走明后二天更走不出去了。在这里说封山就封山的。
    
    吃了饭心惊胆颤地又跳上后箱,我想从今以后,我看到后箱肯定得后怕症。虽吃了午饭,我担心没一会儿又会吐了,果然。
    
    车子在翻4700米嘎隆拉山口了,想想墨脱这地方,进来要翻雪山,出去也要翻雪山,进出都这么难啊!
    
    车子在爬坡了,小伟看着海拔表,3300米、3500米、4000米、4200米了,进入雪线了,爬雪坡我倒不害怕,可下雪坡我们都紧紧拉着车上的铁杠,想着,万一刹不住车,冲下悬崖我们就完玩了。小伟紧闭着嘴闷声不响,二分钟看一下海拔表。我在一旁冷的直发抖,外面下着雪,我只穿一件长袖加冲锋衣,又把胃吐空了,手拉着硬冷的车,我什么都想到了。问小伟:你出来买了保险吗?我是买了,如果今天我命没了,就可以赔四十万了。小伟用吓的发白脸对我勉强笑了一下。
    
    车子下坡的速度飞快,我猜想车子是不是刹不住。小伟依旧看着海拔表告诉我,下降至3800米了,下了雪线了,到3500米处,拨开挡雨的彩条塑料膜,刚巧下了雪线,我们二人重重的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小伟的BP包被我坐的扁平扁平,都不象样了。
    
    以为到了80k可以坐车享福了,万万没想到最苦最累最受精神刺激的竟是最后一天并坐在车子上的,打死我以后都不会再坐这样的车。
    
    6:00司机终于刹车,到波密了。到了?真的到了?我简直象白痴一样的问小伟,在车上一天我什么都不想,就尽想快点赶到波密,但真的这一刻到来,却又不能相信。今天我太苦了。看到波密感觉到了天堂。80公里的路跑了整整一天。
    
    一出来就接到亲人的电话,急着问我是否安全,让我尽快回上海。我顿感鼻子酸酸的。
    
    接着收到各朋友的来电询问我怎么样?我一切平安。平安归来。
    
    难忘的墨脱之行。
    
    
    
    静静
    
    
    
    
    
    后序:
    我桌上摆着一个缺了口的黑色石锅,是从墨脱带出来的,是当地的特产。让我想起从80K出来坐货车时死死护着那石锅的动作。可到了邮局说易碎品不让寄,最后还是以后果自负才把它寄走了。 二十天以后,小伟无比心痛的诉说石锅的形状,小伟的那个碎的惨不忍睹,我这个缺个角粘合粘可以作摆设品。
    
    前二天,突想起漂流雅鲁藏布大峡谷的那个朋友,便向墨脱三营打听情况,可回答没得到这方面的消息。不知他怎么样了,还在做背夫吗?
    
    照片说明:背崩乡,有三营兵站做邻居,这里的门巴人生活条件明显好的多。


上载图片:

<< 走进墨脱(上)导游西藏——走进阿里系列(一)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