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重温西藏(六)--拉萨,今夜无眠!走进墨脱(下) >>

走进墨脱(上)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走进墨脱(上)
    
    
    
    墨脱--位于西藏喜马拉雅山脉东段南坡,墨脱一词在藏语解释为"花"的意思。我带着好奇,走进这朵山凹里的莲花。
    
    我这次进西藏从没幻想过要进墨脱,只在<藏羚羊>手册中看到有墨脱有这地方,说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城,所有物资都靠当地门巴人背进去,就连银行的钱也是。
    
    在进墨脱的前一天,我告知我的朋友们,十天后再与我联系。但没跟妈妈说,怕她担心。胖驴来电说在樟木被卡着,尼泊尔国内政局动荡,进不了尼,需等二天才有可能进。我和它一块出来玩,有同一个目标,但却一直在不同的地方。
    
    下午找妥去派乡的车后,就和小伟忙着采购进墨脱所需的物资,这方面小伟比我懂的多,他报着购买清单,毕竟他准备了一年。了解到墨脱里面的物价奇贵,又备了六天食品。
    
    军胶鞋:一定要买。因为一路是水路,再好的防水鞋在走墨脱的路上都无济于事,军胶鞋虽然容易进水,可也容易出水,走墨脱是最理想实用的,我曾不以为然,第一天仍穿防水鞋,滑的了一跤,跌进水里。事实证明,防水鞋走墨脱防不了水。
    绑腿:一为保护脚,防止沙泥进鞋磨烂脚面,二来防止在墨脱臭名远扬的旱蚂蝗。
    这二样是必备的,因为近十天的行程都要靠你的双脚去完成的。
    
    这次我的行程线路由八一--到派乡--松林口--多雄拉山口--拉格--大艾洞--汗密--老虎嘴--阿尼桥(军方也称一号桥)--二号桥--三号桥--马尼翁--解放大桥--背崩乡--墨脱县--113k(此名以离墨脱县的公里数命名)--108k--80k--嘎隆拉山口--波密。
    
    9月25日 八一--派乡
    
    约好9点搭乘罗师傅的货车去派乡,由于装卸货物至下午2点才得以出发,坐在我旁边是一门巴帅小伙达娃,他手里提着一个旧的收录机,能简单说几名汉语,他也进墨脱,家在地东村,行程要走三天。
    
    三人座的卡车塞足了七人,在摇晃和拐弯处差点把我挤成肉饼。到了派乡天色已晚,我忙着找背夫,此时是开山的季节,墨脱的门巴人和珞巴人都在运输物资准备过冬,所以背夫很好找。背夫的名字我默念了十多遍才记住--才旺拉丁。门巴人,20岁,长得精瘦精瘦,可已有一岁的儿子了。
    门巴人好象生来就是天生能负重的,一人背着100斤还走的飞快。因我们的背包不重,才30多斤, 所以按份量算他不合算,就按天数算,80元一天,我也没还价,毕竟这需要他的肩膀翻山越岭,比起在上海以同样的付出的劳力,这个价钱我是认可的。
    
    9月26日  派乡--拉格
    
    从上海出来不知不觉整整一个月了,今天算是我进墨脱纪念日吧。
    派区到松林口可搭卡车去松林口,可以节省体力时间,8点,卡车过来,还不如说已有一卡车的人过来。我明白:这段苦行即将开始。卡车里早已装满了人,货物在脚下,人站在货物上,只要能搁脚的地方都上了人,驾驶座的车顶上坐着四人,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坐上去的,就不怕这颠覆的路被颠下悬崖?达娃认出了我,把驾驶室的位置让给她妈妈和我,再算上才旺拉丁的父亲,驾驶员旁的副座挤了三人,达娃的妈妈手里紧紧地捧送儿子的收录机,我也帮着她象宝贝一样捧着。小伟在才旺拉丁的帮助下终于有了一席之地,双手拉着卡车上面的铁条。
    
    卡车终于启动了,听得后车箱一阵骚动,又开始颠的路程了。因后车箱人太挤,才旺拉丁和另一小伙象耍杂技一般,敏捷地爬到车头的踏板处,拉着反光镜,一边站一人,这样,我们这一排算上司机共有6人。我除了佩服,就是傻看着他们。
    
    破旧卡车在松林从中摇着晃着,停停走走,只觉得司机工夫了得,胆量和车技一流。好不容易到了松林口,从这里开始,将开始我们的行程了。卡车上的老老小小忙着下货,达娃负重厉害,一根藤条编织的带子托着足有40公斤的货,顶在额头。我边上6岁左右的小孩子,也负重15公斤上路了。才旺拉丁自己有很多的货物多,所以需要自己马驮运,我们的包他背着,由他的父亲带着我们走,我们也准备上山了,今天需翻4220米的多雄拉山,到达今天驿站—拉格。
    
    刚上山的一段路险很陡,好在我和小伟在雨崩热身过,爬的并不慢。可刚爬了几分钟就下起了雨,这也将是个开始,因为我们这一路都将在雨中度过,墨脱属亚热带地区,多雨,潮湿闷热。我一步步的爬着,喘着,在4000米处,望着下面的谷底,当地人在不恰当的季节为了翻这座山,不知吞噬了多少生命。我不敢再多看,继续埋头往上爬。雨越下越大,再好的冲锋衣裤也挡不住长时间淋雨,我和小伟全身湿透,高海拔的冷把我们俩冻的手发红僵硬。终于上了4220米的多雄拉山口,我使了好大劲才用僵了的手拍了纪念照。
    
    下山的路也并不好走,湿滑的石头,每一脚踏下去都要小心再加小心,上下石头落差又大,万一失脚,下面可是万丈深渊。每一次落脚都提醒自己。
    
    半途遇湖北来的背夫,他背着一个大彩电。他本是来墨脱玩的,没钱了就成了当地的背夫,边打工挣钱边计划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他将在今年冬天漂流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到拉格下午2点多,我们用了4小时。拉格的驿站用木板搭建,屋顶用见惯的彩条塑料布盖就是客栈了。听驿站老板说,你们走的不慢,挺快。围着火堆烤火真舒服,这也是以后几天每到一个驿站要干的事。今天我没听小伟的劝,穿着防水鞋上路,下山时过一瀑布,湿了鞋,烤了二个多小时才算凑合。才旺拉丁18:30才到,下雨,马跑的慢。坐在地上围着火堆和才旺拉丁一家吃了晚饭,一锅的小瓜、干肉汤合着米饭,我吃的很香。
    
    9月27日   拉格--汉密
    
    今天有33公里的路要走,所以早早的起来准备。昨天从时间上算,能赶到大艾洞,只因背包被我们抛在后面的背夫身上,就没再向前赶路,所以今天一定要补回这段路,赶汉密会有点辛苦。
    
    出发前,整理包时,才发现小伟的一千多元的BP包被昨晚的蜡烛烧了一个大洞,把小伟心痛的。第一天就坏了包,以后路怎么赶啊?我用包上的备用带子捆了,再拉紧了防雨罩凑合着。
    
    背夫才旺拉丁也在整理自己的行李中知道损失了新买的灯泡,举着已碎了玻璃罩的灯炮问我还能用不?看着我摇头后他才失望的扔了。他父亲昨晚喝酒太猛,导致胃疼,我没带胃药,就让他服了镇痛药,边上坐着的一老乡看着药片,也向我要着吃,我打着手势这不能乱吃,他仍坚持,只好给他,他没一点犹豫就一下吞进肚,在他们看来,只要是药片吃了肯定好的,就这么简单。
    
    13:00赶到了大艾洞休息吃饭,碰到派区下来的军人。我们在派区兵站登记时,他们告诉我们,明天有兵站的人进墨脱去背崩三营。他们走的很快,预计一天就能赶到汉密兵站。
    
    又是雨天,大艾洞至汉密这一路都是下山路,这带的景色以前我只在电视里的discovry频道里看到过,全是原始密林,粗大的树干裹着一层层厚厚的青苔,横七竖八倒在马道上,许多都是老死倒下的,裂口处露着白白的树干。到处阴森森的一片。
    
    用了7小时到了汉密,脚疼的不能走路。今天我接受昨天的教训,穿上军胶鞋,绑了腿,可这一路都是高低不平的石头水路,军胶鞋底薄,保护不了脚腕,不小心我就扭伤了脚,每下一脚,都是抽心的痛。在火堆处拆绑带时,仅然在绑带上发现蚂蝗,热心门巴人东立告诉我,只要进入汉密就进了蚂蝗区了,明天如果还是雨天,会有更多的蚂蝗出现。还好我从小受过蚂蝗的苦,见识过,看了也不十分害怕。但想到要吸我的血还是汗毛凌凌的,马上把它丢进了火里,也只有火能灭了它。
    
    烤着湿鞋,二个汉密兵站的军人过来查证件,我们把边防证和身份证送上去,查的很仔细,说我们证件不全,需要八一开的边境证才有用,看我们是旅游者且态度端正不象是间谍,说这次放你们过去。后来才知,查我们证件的是背崩三营的营长。他在墨脱7年了,进出墨脱对他来说家常便饭。这次出墨脱是来接领导进去的。
    
    才旺拉丁很晚才到汉密,解释马不行了,明天他们到不了背崩,可我们坚持要赶到背崩,他说明天尽量把包送到背崩。早早的休息,为明天对付可恶的蚂蝗做好准备。
    
    9月28日   汉密--背崩
    
    从背夫口里得知,今天的行程是最苦的,38公里的上坡下坡山路,昨晚又下了一晚的雨,并还在下,也就意味着今天的蚂蝗不会少。早饭啃了一块压缩饼干和一个有点变味的鸡蛋。穿上没干的军胶鞋,绑紧了绑腿,披了在丽江爬玉龙雪山花15块钱买来的一次性塑料雨衣。一切就绪。
    
    临走时,驿站的四川老板好心的提醒我们,下了一晚的雨,路上小心滑坡。
    
    没走五分钟,我的雨衣上已爬了5、6条黑黑的蚂蝗,它们粘附在路两边的灌木草叶上,对热感应特敏感,一有动物和人经过,它便吸附在上面,此地的蚂蝗两端都长有吸盘,怎么甩都甩不掉,我把它们一个个拔了下来搓了又搓,再把它弹掉。可恶的东西!
    
    我尽量往中间走,这样可离植物远些,也就能少惹蚂蝗了。一路上我时不时查看着脚上、身上的蚂蝗,高频率的摸着都是雨水的脸。
    
    不久,身后传来人声,在这条路上,就算是运输的黄金季节,也很少碰到人,只要一有人声,听的特别清楚,不一会,他们便赶了上来,我和小伟走的很快,应该算是小跑,后面的一群人呼叫着:老乡,跑慢些,我们都跟不上。不久,他们其中一人赶到我们的前头,我抬头一看,就是昨天检查我们证件的军人,一口浓重的四川口音:"老乡,跑的挺快!哟,还是个女的跑前头嘛"。后面的十几个军人都跑上来打量着我们,其一个头矮小、皮肤黑黑的军人又把我们的证件审查一次,原来他就是要接的领导。
    
    手上感到一丝痛,一看,一条已叮了我很久的黑蚂蝗,血顺着手背淌下来,它会汾秘出一种特有的抗凝素,血不易凝固,较长时间不会止住。小伟拿出打火机帮我清理出十多条的蚂蝗,再清理他自己时间发现比我还多。
    
    营长走在前面,我跟在他后面,一路他跟我讲着近段在墨脱发生的事,碰到好景致会停下来指给我们看。到了老虎嘴,顾名思义,这肯定是个危险地带,从他那里知道这里曾有7个军人掉下悬崖。这里山体峻峭垂直,小道只是的悬崖边凿出来的,露着白花花的石头,营长说,下雨还好走些,至少脚下的水是动的。如果出太阳,白的石头眼睛看久了,花了眼一晃就会掉下去,前二年就有一个12岁的门巴少女背着货物掉了下去。我面朝深处的奔腾的江水望了一眼,倒抽了一口冷气。
    
    一路上运物资的门巴人跟营长都挺熟,他们时不时递上来的白酒和黄酒让我们喝,在营长的带喝下,我也放下心喝了几口,因为门巴人和珞巴人信古老的巫术,至今还在酒里下毒的习惯,他们认为,把你毒死,被毒死的人身上的福份就会转给他的家人,这样就会能家人带来好运。所以路途中不认识不了解的人递上来的黄酒还是不要喝的好。
    
    过了老虎嘴,我们再次清理了一下蚂蝗,后面跟着的一些从拉萨来的官兵忙着点烟烫蚂蝗。有一兵难为情地背过身去从肚皮上找出三条吸的饱饱的蚂蝗,把我乐坏了。
    
    后来的路一直是上坡,下坡,刚想喘口气又上坡了,累啊!脚疼啊!我在心里叫着。不过,跟着部队走速度明显加快,再说,部队一路照顾着我们。到了阿尼桥,大家都忙着在火堆前清理蚂蝗,有些官兵的腿上都流着血,他们把吸饱血的蚂蝗狠狠丢进火坑,好象这样灭它才解恨。我和小伟也各清理了十多条,和军人朋友们一块吃过面条,继续走。
    
    一出阿尼桥蚂蝗就少了,奇怪。到了解放大桥,再一次的检查证件。我一人故意拉在最后,慢慢地走在宽大晃悠平整的木板吊桥,感受当时修此桥时的无比艰辛。面对下面翻滚的雅鲁藏布江,我情不自禁地大喊:江山,你如此多娇!
    
    上了一个陡坡就到了背崩乡,十几个小时的路程跟着军队走,才用了9小时,虽然跟的很累,但心情舒畅。感觉背崩很亲切,因为有三营的兵站,有这些可爱的军人。谢谢你们一路上的照顾。
    
    9月29日    背崩
    
    昨晚才旺拉丁没有把我们的背包送到,我们只好在背崩干等着,而我的脚此时也疼的没法再走,休息一天也可,但小伟显得很着急,一个人闷闷的生气,他可是算准时间的,在然乌时,已耽搁一天了,算上今天耽搁二天了,他早订好了机票,9号需赶回上海。
    
    我去兵站晃了一天。下午,背夫才旺拉丁才到达背崩乡。他的家就在离背崩不远的地东村,家里来人捎信,他老婆要生孩子了,让他快回去。我们就让能讲流利汉语的门巴人东立做我们的背夫,一路我们早已熟悉了。
    
    到了背崩,不能不去背崩的希望小学,这所学校由上海印钞厂陈正老先生捐助集资办起来的。用60万建起来的。他的事迹在书和报刊上也不难看到。我敬佩他,近80岁了还走进墨脱。听说是今年本打算也进来,但当地政府担心陈老先生的身体,才不让陈正老先生进墨脱。
    
     静静
<< 重温西藏(六)--拉萨,今夜无眠!走进墨脱(下)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