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重温西藏(五)--暂别朋友重温西藏(六)--精彩山南 >>

藏行记忆(十)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藏行记忆(十)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
    
    当我朝着这长发男子走过去的时候,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月后,他会日夜兼程风尘仆仆地从拉萨开着车往我现在居住的城市赶来。三千多公里的路程,沿滇藏线一路飞奔。6月的318国道已经是危险重重,泥石开始滑塌,通麦大桥因为断裂刚刚才修复好,他用了最少的时间走完滇藏线,然后经昆明、罗平、兴义、田林、百色、南宁……,最后在六天后的晚上九点,开着他那部从318国道的起点:上海——318终点:拉萨——定日珠峰——阿里的白色赛F出现在我眼前。车子因为在阿里翻车大修过,已经面目全非,泥浆把车身溅得分不清是什么颜色,他也是一脸的疲惫。疯狂吧?也许人一辈子不做件疯狂的事情会觉得很遗憾。
    
    人有时一个忽然之间的举动就会遇到生命中被安排好要遇见的人。我朝他走过去的时候,开始了我下一段旅程中快乐的日子以及那些到现在还念念不忘的一群人:小P、可乐、新新、六太、叶子、还有悍驴、比目鱼、老戴。
    
    “请问你这部车去珠峰吗?”说实话,我并不抱任何希望,因为连日来处处碰壁,我已失去了信心。
    “去”。咦,真的?有点不相信,我又问了一遍,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
    “还坐得下吗?我就一个人。”我急忙问。
    “坐得下。”谢天谢地——我以为他会说“不好意思,坐不下了。”
    “那什么时候走?”我再接再厉,继续着我的希望。
    “马上,吃过中饭后。”噢,太好啦,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哈哈。
    
    我说我马上上去收拾包裹,你等一等我。说完我就冲去洗衣房,把那些洗了但湿漉漉的衣服捡出来,再见,洗衣大妈,再见,八廊学,我要去珠峰了,回来再来这儿住。我高兴地跑上楼,迅速地收拾我的大包。捡到一半,感觉这车来得太过容易,会不会是他顺口说着玩的?主要是前几天实在不顺,所以产生了不信任的想法。我“咚咚咚”地跑下楼,再次谢天谢地,他还在,我与他重复刚才所说的话,他看着我笑,说;“你去收拾东西吧,我等你。”这下我才放心,再次又“咚咚咚”地跑上楼继续捡我的大包。
    
    再次下楼时,他车周围已多了三个人。这三个我见过,刚到拉萨第二天早上在洗衣池见过的,我还向其中一个经常表示出惊讶表情的男子(现在知道他叫比目鱼,广东台山人)寻问是否去珠峰。一旁还有一个脸黑黑,下巴有一条明显伤疤,模样与藏民没什么区别名叫悍驴的高个男子,对我的行程略表示了一下客套的关心。另外一个穿红色格子衬衫,发鬓已略有些白色但绝对是青壮年的男子,叫老戴。他们与搭我的长发男子同是上海一个自驾车俱乐部西藏极地环游活动的成员,一行九人,六男三女,从上海出发走川藏线进藏,再计划从拉萨进阿里再从新藏线出,由于行程之中有六人计划从珠峰——樟木——尼泊尔,其余这三名男子留守拉萨,择日再与大部队汇合。
    
    好了,终于找到车了,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的,找了半天,在最关键的时候得来全不费工夫,呵呵。我把大包扔上这部贴着一个犀牛图案的白色赛F,放心跟他们吃饭去了。
    
    在八廊学对面的小饭馆,我发现不去珠峰的那三个人比较有意思,悍驴虽然脸黑又加条伤疤,一脸的苦大仇深,但神态言语颇有幽默感。比目鱼有一副招牌式的表情——总是张大眼伸长脖子疑惑地看着你,呵呵。老戴喜欢研究任何东西,特别是相机,人不算胖——那是因为来了一个比他更胖的人——小P。小P刚开始给我的感觉很坤士,戴一顶土黄色的藏式牛仔帽,黑色墨镜,浑圆的肚子,一脸的络腮胡,看起来好像巨有钱。而我旁边坐着这位长头发的男子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皮肤白晰,名字居然也叫白犀,只不过一个字不同而已。
    
    接下来再认识了可乐——一个正直、态度端正但偶尔出奇不意说出一句话会使你暴笑半天的人。六太——为什么叫六太呢?我一直有疑问,难道是六姨太?所以叫……,呵呵,后来晚上到日喀则吃饭才知道原来他老公名字中有个六字,所以大家这么叫她。新新,这个女孩子就是我在大昭寺见到的那个高鼻梁短发的女孩子,当时就觉得与她会有什么联系,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的预感如此的准确。还有叶子,这个高高瘦瘦,好象总是有什么心事的沉默女孩,英语出奇地好,单身一人过境尼泊尔,走阿里,我对她很是佩服。
    
    去珠峰七个人,两部车,白犀、可乐、小P、新新、六太、叶子还有我,女多男少,分配不均。与新朋友在一起多少有点还不适应,但想到可以去到珠峰,其余都不考虑那么多,朋友嘛,慢慢总会熟悉的,特别象我这种能充分调动大家积极性的人来说,新认识的每一个朋友都是我人生中那些动听乐章里美妙的音符。
    
    车开出拉萨市区,我坐在白犀的车上,看着那些行人、街道以及布达拉宫快速地在车外闪过——他开得好快!风从车窗里吹进来,他的长发迎风拂在我脸上,痒痒的。我坐在后排,看着他专注地开着车,手臂上青筋突现,长长的头发很柔顺。奇怪一个男人为什么要留那么长的头发,看着那些发丝在风中飞舞,真想有抚摸一下的冲动。新新坐在副驾位上,也是专注地看着前方,我们三人一时都没有说话,车厢里沉默的气氛在悄悄蔓延。
    
    也许留下来与悍驴他们在一起会更好一点——我有点后悔,随之而来的沉闷气氛让我有点无所适从。可乐、小P、六太和叶子在另外一部车上,只能听到他们从车载电台里传来的声音抑或是超车时擦肩而过的刹那表情。窗外已到了羊八井,路开始变得坑坑洼洼,行过处,扬起漫天灰尘。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愈发显得苍茫,那那种藏北高原上大气的、苍凉的、却带有一种孤寂的美让你感觉到自身的渺小和无助。孤鹰在天空盘旋,时而冲向更远的天空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长路漫漫在前方延升,我们就这样朝着一个目标前行,再前行。
    
    车内响起了淡淡的音乐声——电影《廊桥遗梦》的原声配乐。在这种地方听到这样的曲子,那种悲凉和伤感的思绪一如决堤的洪水顷刻间把内心深处最脆弱的地方击得毫无还手之力。音乐有时就很奇怪,它会把你的回忆一点点拉出来,让你再重温一遍不论开心还是痛苦的情节。
    
    我开始犯困,一个人在后座横躺下来,迷糊中,新新换白犀开车,然后再感觉车子不停不停地转弯,心里想着新新一个女孩子好辛苦,自己真没用之类,并奇怪自己在颠跛中也能睡得着。
    
    几声响亮的狗叫,把我从昏沉沉的白日梦里吵醒,起身发现车子停在路边,一旁还有一小屋,门前拴着条看似凶猛的大狗,刚才的声音就是它发出的,吓得我不敢下车去方便。新新告诉我这条狗是用铁链拴着的,才略略放心,不过伸头一看,它那副蠢蠢欲扑的架势仿佛随时都能把那条铁链挣断,哎哟妈也,我可是最怕狗的,当即爬到另外一个车门,小心翼翼地落地。
    
    “卟”,我脚一踏地,地面上的灰尘有半尺高,把我的鞋子都淹没半个,再一看身上的灰,好家伙,我穿了件黑色的衣服,灰尘均匀地辅在上面,犹如加了件纱衣。一有车辆开过,黄沙扑天盖地笼罩着周围的一切,鼻孔里也全是灰,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要戴着口罩走这条路了。
    
    颠跛着前进居然在天黑前到了日喀则,意想不到地繁华,大概仅次于林芝吧。进城后先是找住宿,来来回回,最后决定在市里的工会旅馆住下,然后吃饭。在上海广场吃了顿巨咸而且绝不便宜的饭菜,我们集体去洗澡——当然是男女分开的。


上载图片:

<< 重温西藏(五)--暂别朋友重温西藏(六)--精彩山南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