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五一藏行日记(八)海外游客入藏须知 >>

藏行记忆(八)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不论我在哪里
    都只离你一个转身的距离
    我一直都在
    在你的身前
    在你影里
    在楼台上,静静等你
    ——《一个转身的距离》
    
    这几天情绪颇为烦燥,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因素,气温一直高达32度以上,加上工作繁忙,干的都是鸟不拉屎但又不得不干的事,让我一边工作一边有想骂娘的冲动,西藏的游记也没心情写,进入不了那个状态。我不得不对我目前的生活感到一丝疑惑和悲哀:难道我就这么地一天天捱下去?虽说年青人要为国家多作贡献,但人最根本活着还是为了自己,开心与否,事关自己的生活质量。我想每天都开开心心地活着,干我想干的事,但世上有多少人能做到这点?这只不过是一个美好的幻想,是每次在看见流星、进庙烧香或开生日蛋糕时许下的愿望罢了。而且人都是不知足的动物,有了这样便想那样,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永远都会不满足。所以,发了一通牢骚,还是面对现实,好好工作,为下次出行铆足劲, 攒够钱,那才是人间正道。
    
    早上起来我一人独自步行去前往布达拉宫,那两公婆见朋友去了。布达拉宫位于北京路的尽头,海拨3700多米。北京路很繁华,各大品牌专买店在这儿都设有分店,沿途还有超市和百货商场以及各大商业银行。太阳光猛烈刺眼,我背着一个沉重的角架和相机包,独行在这繁华而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来往的车辆快而猛,三轮车夫“嚯嚯”提醒你让道,虔诚的藏民拿着转经轮一拨又一拨经过我身边,不远处就是布宫前的白塔矗立在马路中央。这是布达拉宫,是拉萨,可是,为什么只是我一个人,你却不在我身边……
    
    我广场上拍了几张到此一游的PP,碰到一群从山西来的车队,询问是否可蹭他们的车到珠峰,他们非常爽快,一口答应。于是,去珠峰的事情有了着落,心情为之轻松。妈的,我要不是时间定死赶回去干革命工作,就用不着这样四处问人去不去珠峰,最是好随心所至,想走就走,没人就等着呗,偏偏要定出计划行程之类的,最煞风景和兴致。“想到就去做”却一直做不到,“背上包就走的感觉”只体会到了一丝半点。
    
    进入布达拉宫内参观,100大毛,丝毫没有逃票的可能,因为买票时要连身份证一并递上,想混藏民,没那么容易!除非你能说得一口流利的藏语并长得已经与藏民没有两样,再借个身份证,也许还有那个可能性。进里面参观是不能拍照的,据说被喇嘛撞见,有被砸烂相机的可能。布宫整个建筑用方石垒砌,以木为脊梁,里面有众多殿堂,有些没有对外开放。每一个殿堂内陈设各类佛像,全宫多达几十万个,这些佛像做工精美,神态逼真,材料有金、银、铜、玉和上等的檀香木等。记得以前看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有一段描写在布达拉宫激战的情节,印象最为深刻,说布宫里地形复杂,还有众多的小房间。我就是带着这个印象参观完布宫的——果然转得我个晕头转向,想出去连出口都不知在哪儿。可怜我早上才喝了一杯牛奶,一直顶着我在里面转到下午三点半,好不容易出得来,马上去找吃的。说句实话——如果是对藏传佛都有兴趣研究的话,整个布达拉宫三天都看不完,但我才疏学浅,天姿愚笨——看不懂。
    
    回到住处,朵朵她们两公婆在八角街买了一大堆工艺品回来,看得我直眼红,马上显露了所有女人的特性,两眼发光,尖叫并狂叫:“我也要买!”,其实买了这些东西全是垃圾,只满足当时的购买欲望和新鲜感,我知道,这些东西拿回去新鲜了没几天,又不知丢到哪个角落,然后蒙上灰尘,若干时间后不经意地翻出来时,还提醒自己曾经去过那个地方并有过那样快乐的时光。
    
    房间里住进了一个深圳男孩。在我还没回去之前,在大门口见到阿勇夫妇,他告诉我:“房间里住进一个帅哥。” 我立刻两眼发光,忙回问他:“有多帅,他去不去珠峰?”他们对我的好色早有耳闻,口沫横飞地形容,恐怕潘安再世也不过如此,不过我对此深表怀疑。好在我有心里准备,在这位深圳帅哥进入房间时,我恶恨恨地看了一眼阿勇——果然不帅。然后我们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
    
    这位深圳会计(据他自我介绍)果然具备了一个数字工作者有条不紊的职业特点:早上早早起床,叠好被子,整整齐齐地把床单辅平,再把自己的包包和东西一样一样归类放好……,我们三个在看他做这一切时都不由自主地看了下自己的床辅:我的床简直就象一个狗窝,衣服和书以及头灯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丢在床上,被子保持着我睡姿的形状,床单绉巴巴地象咸菜。我们自我检讨的同时相信想到一个同样的词:好变态:)。
    
    早上八点半之前的大昭寺是可以混门票的。为了节约那70元钱,我们起了个大早,洗刷刷后直奔大昭寺。寺庙正门在修建,要从侧门进入。按箭头方向我们转到侧门,时值八点十五分,门外已有众多等候开门的藏民,还有几位象我们这样一看就是游客的混票者。其中有三位女子,当中一人略有些异域风情,主要是她鼻梁高挺,嘴巴非常有立体感,肤色略黑,短发。总之给我印象非常之深,一眼望过去就记住了,而且当时我也有些预感,好象会与她有某种联系什么的,事后证明,我的预感非常准确——这是后话。
    
    大昭寺被八角街环绕,转经的人群不停地按顺时针方向围绕着大昭寺走着,一圈又一圈,那些磕等身长头的人们,面向大昭寺用自己最虔诚的肢体语言祈求祝福与平安。进入寺内,一种久远的、混合着浓郁酥油味道扑面而来,大堂佛像后的帷幔缓缓垂动,时光仿佛停留了上千年,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种神秘而绚丽的宗教色彩:五彩斑斓的宗教壁画,淡黄色跳动的油灯,形态各式的菩萨,被时间打磨了棱角的古柱。面对这一切,我平日那浮躁的心不由地平静下来,人世间所有的一切喜怒哀求乐,最终不过是过往云烟,只有时间才能改变所有的一切,无论沧海桑田。
    
    寺内每个小殿入口都很小,给人以压抑的感觉,主要是门槛高,门檐低,门帘用铁链做成垂挂于门上,门框上的檀香木雕及铁环被每日前来朝拜的人们摸得光滑油亮,入室后由于通风不畅和空间狭小,加上酥油灯的热气和人流不断涌入,使我一时间呼吸紧迫。喇嘛们各自做自己的事,对我们这些游客视而不见,负责值日的喇嘛在大厅正堂叠被子,那被子可能是日常喇嘛身上披的褂子,叠的形状也很奇怪,堆成一个尖包包。
    
    但我还是带着虔诚的心态,看着这些慈眉善目的塑像,带着心中愿望,在这整个藏区地位最崇高的大昭寺内,真心祝福我的家人以及我所有的朋友平安快乐。
    
    出来后去参观博物馆和罗布林卡,阿勇凭着关系带我们免费进入。他两年前曾援助过博物馆自然生态部分的工作,在藏北无人区呆了好几个月,采集各种珍稀动物的生存活动情况和高寒山区植物生态分布情况——所以我对他还蛮敬重的哦,尽管他有些油嘴滑舌,脸又黑,但很有敬业精神。
    
    下午,《中国摄影报》队里的成都记者联系到我们,那帮摄影的去珠峰了,他因工作上的事情明天一早要搭飞机回成都,也住在八廊学。
    晚餐我们去吃藏餐,在布达拉风情吧,同去的还有个山西的小伙子,就是在布宫广场上的那帮车队中的一个。他人很高,但瘦,并且白,刚开始他戴着墨镜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脱掉后估计可能二十出头,思想也跟他的年龄一样。刚刚大学毕业,强烈要展现他的男士风度,对我这个大姐姐极度照顾——这让我有点啼笑喈非的感觉。从来没出过门,第一次就来了西藏,但他们那个队伍跟团队也差不多。没有AA制的习惯,非得要抢先买单,我们四个都是比他工作时间长的,就算要请也没有叫他请的道理,实在劝说不下,他还要强调明天给个机会请我们,简直是单纯得可爱又可笑。
    
    晚餐后我们去到八廊学旅馆里的天湖餐厅,服务员们会说流利英语和简单的汉语,对老外态度非常好,换而言之就是——对我们汉人还没有对老外好。不过她们对待工作的心态都不错:没事的时候就在厨房里唱歌跳舞,快乐的歌声传来,天上的星星也跳皮地眨眼睛。
    
    在经过成都记者一个颇为搞笑的段子之后,餐厅要打佯了,这样的夜色,我们多想再呆着聊一聊啊,可是服务员的一再催促,我们也只有回去觉觉,但快乐一理延续到睡觉之前——阿勇不停地与深圳会计说笑话,一度让我发出在深夜里吓人的狂笑,接下来隔壁的老外跑来门口说了一大堆叽哩咕噜的话,吓得我赶快收声,这样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的事我经常干,但还是要讲点礼貌,这些房间又不隔音,别人的美梦活生生被我吓醒就不好了。:)


上载图片:

<< 五一藏行日记(八)海外游客入藏须知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