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藏行记忆(六)梦回拉萨 >>

五一藏行日记(六)----朝圣之旅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5月3日
    
    夜里两头牦牛不好好睡觉,牛铃叮叮咚咚响个不停,直到清晨,熟睡中忽觉有人撞门,睁眼一看,昏暗中门口一个戴着毛线帽的人已将门撞开了一半,因为桌子阻挡他还在使劲推门,我在半迷糊的状态里大声叫喊: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希望把他吓走,可他不走,一点也不害怕,还继续咕哝着推门,我真的害怕了,继续大叫了七,八声,他也呜呜地发出含混不清的藏语,并且比比划划。我忽然清醒了,认出好象是厨房做活的阿尼,因为他们都穿袍子,戴帽子,而且脸都很黑,说话声音也粗,加上天色尚暗,以为是个男人。虚惊之下,我责怪她怎么不说话,她面无表情地拿了钥匙走了,留下我一人有惊无险,劫后余生状呆坐了半晌。后来中午吃饭时她提及此事,我早就忘了她的模样,她们看着都一样,于是大家乱笑了一回。
    
    念经的声音传来,昨天丹增说5点起床,6点念经,一直到9点多,又瞩我今天早课后去他家吃糌粑。我也没赖很久,天色没大亮也起了床,去昨晚她们打水的地方洗漱,水可真凉啊。
    
    又在庙外听了半晌经,昨晚托丹增拉今天早课给我和LD的母亲超度,并送上布施600元,丹增拉只收100元,说你还要继续赶路呢。在我坚持下,最后收了200元,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房前有很多野鸟,也有褐色的藏马鸡,还有好看的蓝马鸡,象家鸡一样走来走去觅食。太阳还没转过山来,空气有点冷。有身穿冲锋衣的人上来,上山去了。心里也有所不甘,于是只拿了小傻瓜机,穿了羽绒服,从丹增家西边的小白塔开始慢慢往东边横切,缓慢上行,这样我会比较舒服些。
    
    沿途有很多模糊的胜迹,由于没有任何说明,只能凭借猜测,有的可能是传说中108座天葬台之一,是石头垒的整齐石堆,上面有好多风马或者挂满小碎布,这样的石堆有不少,还看见了苦修者利用石檐搭建的小房,都不能直身进去,门小得象狗窝的门。
    
    逐渐还是走上了昨天走过的小路,坡度挺大,上升还是让人难受。眼看着阳光慢慢照亮整个山坳。经过两个来小时的奋战,经历了走错路,钻树丛,目睹了不少苦修小屋和苦修者以及若干脚印之类的胜迹之后,终于上到山腰的小白庙。这里原是莲花生大*师曾经修行的石洞。
    
    已经有不少朝拜的老老小小了,我和庙里的喇嘛要了水喝,又继续奔稍低一点的另一个更小的白庙和白塔而去。那边地势也很逼仄,小庙周围有不少苦修者。山上的苦修者年龄都比较大,全部都是能够独立修行的,没有统一组织,大家互相帮助而且喇嘛也不少。
    
    沿着一个写着“这边有莲花生大师的脚印很多”的牌子,去乱石阵中看了“脚印”,不知觉就走进了山下看见的风马旗阵里,感觉奇妙。回程的路是自己摸索的,其实就是沿着碧绿的山泉沟下行,然后横切,因为总能望见山下的觉母寺,逐渐下来了,心里非常得意而且满足。
    
    小阿尼们在做糌粑供,把糌粑做成一些象塔或者花的样子,我觉得自己能做得更好,不过累得懒动手了。厨房的阿尼收了我的房钱以后,比画着说“秋,秋”。我知道她说的是吃,于是就在厨房吃她们的饭,她竟然拿出一个小碗,用塑料袋罩了,盛了一碗川味的凉粉给我,我就着馒头吃的很香。
    
    跑去和丹增,德钦告别,他们都在,丹增坐在里间的铺上,我就坐在他门口的地上,这样聊了一阵,他床头有一个小转经筒,可以牵引绳子令其转动不止,丹增为我演示,也自得其乐。
    丹增告诉我早上替我做了法事,并把供养也和大家说了,我知道,她们中间是有个管帐的,一切都很透明。
    
    要告别了我心里竟有些不舍,请他们在院子里站了,又照了两张相,还抱了小白兔一起,德钦抱着白兔,和我顶了头顶,送我出门外。
    
    背上大包,拿上小包,走起来也还轻松,毕竟是下山,很想就此走下山去。但刚好赶上下山的大东风,和朝圣的人还有一干冲锋衣一起,吊在车厢里的横杆上,被车甩来甩去,好不辛苦,后来腰和双臂都酸痛不止。
    
    终于回到了桑耶寺。措勤大殿写着收费40元,却没有人来找我要票,可能是我太混同与一般老百姓了,这也是我的得意之处。听到念经的声音就进殿去了,大殿很黑,到底是和一般的庙不同,大殿有三层,二层有个角落里有个小洞,大家都钻进去,然后爬上梯子,上面的夹层里有几座佛像,都隔着玻璃无法接近,就这样,有的阿尼要祈祷很久才下来。很奇特的地方,大家都不惜钻洞。连指给我这个地方的女孩都说不清楚这是什么,为什么这样。反正大家都这样。
    
    既然没有买票,就照规矩布施油灯吧,并在一个小偏殿里排队请了金刚杵,请的时候,老喇嘛把一个木头箱子似的物件压在我后背上念经。金刚杵最后一个了,被我得到。
    
    勉强拖着疲惫的脚步转了寺庙一周,看了黑红白绿四塔,塔上都有佛眼,和尼泊尔的塔有相同之处。太阳很热,脚有点疼,坐在台阶上喝了一罐冰镇拉萨啤酒当作午餐,舒服至极。跳上车,回泽当去了,路上又看到了江边的沙尘暴。
    
    晚上去月光大市场去定做的藏式尼子背心,又去川菜馆吃晚餐,回到起沙暴的泽当又让我怀念起安静,清醇的加查来。
    
    简单功略:
    桑耶寺大殿收费40元,如不穿冲锋衣,相机不明显,看门喇嘛看你顺眼,就可以以教徒身份免费参观,中间不会有人没事找事地来验票的,说真的,花40元还真挺肉疼呢,颐和园才35快钱啊。
    
    桑耶寺有个看上去很不错的宾馆,也有饭馆,藏式的,企图在那里吃东西却半天没人理,原先说的雪域友谊餐厅也和狗一样不见了,寺外也有餐厅,而且颇时髦,我看将来弄不好桑耶寺镇会成为下一个阳朔之类的地方。
    
    青朴的苦修者大致分为三类:
    一是觉母寺的小阿尼,因为藏传佛教没有比丘尼戒,而小阿尼们出家后如没有上师指点很难入门,所以自发组织起来,由丹增和德钦管理,这样能够顺利入门。
    二是能够独立修行的喇嘛,阿尼。这些人年龄相对比较大,有的甚至很老了,已经能够独立修行,进入较高的修行阶段了,其中不乏青藏,川藏地区行脚来的喇嘛,阿尼,他们把在青朴苦修当作修行中的一项内容,曾经看到不少修完下山游历或回乡的。
    第三类人是见不到的,也有仁波切级的大师在青朴闭关修行,这也是他们整个修行内容的一部分,在胜地沾染灵气,远离寺庙和尘嚣,更容易得道。
    宁玛派推崇的是个人修为,多年来一直有修成虹化的成佛事例发生,比起格鲁派先学很就才修来说,更接近普通人,尤其是让普通妇女和出家的阿尼都有机会参与修道,她们多数的愿望就是来世修成男身。这也是为什么,我曾经在不少红教修行地比如四川的亚青寺,都看到大量阿尼和老阿妈的缘故。
    
    图片说明:山腰莲花生大师修炼过的山洞外盖的小庙


上载图片:

<< 藏行记忆(六)梦回拉萨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