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藏行记忆(一)五一藏行日记(二)---翻过了布达拉山,遇见了杜鹃花 >>

藏行记忆(二)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
    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清香
    谁说出塞歌的调子太悲凉
    如果你不爱听那是是因为
    歌中没有你的渴望
    
    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
    向着草原草原千里闪着金光
    向着风沙呼啸过大漠
    向着黄河岸啊阴山旁
    
     ———《出塞曲》
    
    高中时上语文课,我总是对那些阅读文章感兴趣,课本一发下来,差不多翻遍所有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天山景物记》给我印象最深,描写的是天山南北的风景,我立刻被紧紧地吸引住,翻来复去地看个不停,心中恨不得立刻飞到那些被描写的地方。比如去摘那些“不用下马就可摘到的草原上的野花”,还有果子沟“因没人采摘全烂掉了的苹果”,以及那些草原上“肥大而鲜美,不要任何佐料煮都可发出浓郁香味的磨茹”等等,课文配有的插图是几个哈萨克的姑娘骑着马从天山树林飞驰而下,那种飒爽英姿、意气风发的感觉是何等深刻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相似的还有《雨中登泰山》、《黄山》等篇章。以至到后来我都不能看那些美丽的风景照,生怕看了会忍不住要立刻飞奔而去,只要我心中确立一个目标,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去到它身边感受它,触摸它的。
    
    5号那天下午我在青年旅馆里好好地洗了个澡,因为此行之后到拉萨之前不知何时能如此舒服地自在地洗澡了。然后把我的大包捆绑好,迈出了这个位于翠湖旁我所住过最差的青年旅馆。在此之前一个海南的小伙子还对我说,要严肃对待生命,一个人上路很危险的,318国道那边的藏民抢包历害得很,一旁的一个女孩子也连连插话,反正似乎我只要去了就只是死路一条。还有我的感冒没有完全好,但我以前上过高原5000米以上没有什么反应,还是对自己比较有信心的,加之这些年出外行走,碰到的坏人几乎没有,相反还遇到很多帮助我的人,外面的路,不去体验过程怎么知道将会遇到什么?
    
    时间还早,去中甸是傍晚6点30分的车。此时昆明的太阳在下午两点时发出耀眼灿烂的光,刺得我睁不开眼。我伫立在街头,有点茫然,有点无助,过往的行人和车辆都看着我这个全身装备仿佛准备上前线打仗的奇怪女孩。接下来的几秒种内我决定到必胜客里消磨余下的时间,再这样呆下去这种无聊的、颓废的、消极的思想会再次包围我,必须离开,找个人多的地方,感受一下热闹的节日气氛,顺便玩玩我的拿手好戏——码水果。
    
    百盛商场下的必胜客很大,我选了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然后去到水果自助台。我发现我犯了一个自助水果的致命错误——应该选择最靠近自助台的位置,这样码好的水果不会因走得太长的路导致颠颇而全盘覆灭,如果散了一地的水果会很丢脸,但我相信我的水平,我还没在这堆水果蔬菜面前失败过。我超有时间慢慢地极有耐心地在叠——期间有N个人走过我身边驻足观看,包括国际友人——两个泰国的女孩子,她们兴奋地大叫搞得我差点功亏一篑,定了定神后教她们怎么叠,呵呵,看来我们国人演绎的必胜客文化叫人叹为观止啊~~,等到考虑我一人也吃不完的前提下,我稳稳当当地拿着这盘超大超高的水果沙拉向最角落的位置走去,期间不停听到有人在低声兴奋地说“我们也来一份”的蠢蠢欲动之声——我在必胜客这个下午一扫前两天的阴郁之气,自信心和兴奋之情荡于言表,泛滥的成就感使我的虚荣心高度膨胀。
    
    再接下来坐着开向中甸的车时,我已不是思想消极意志不坚定的我了,所有的担心和乱七八糟的思维一扫而光,只有在路上,我的心永远是朝着前方的继续前进的。
    
    天渐渐暗下来,车子也上了楚大高高速公路,朦胧中车子停在曾经熟悉的地方加油,再着又到了大理,夜色中看见那些典型的白色院落,再后来知道过了丽江,然后,天亮时,中甸到了。
    
    进入中甸的风景前奏很不错,先是有树林和流水,然后开阔的牧场和远处的高山进入眼帘,到一堆乱七八糟的房屋出现时——我已进入云南最西南的一个州——迪庆藏族自治州,州府香格里拉。
    
    在车站下了车便急忙去售票窗口买当天到德钦的班车,售票员良好的服务态度告诉我“对不起,今日到德钦的票已售完”。呀,怎么这么不巧,难道要在中甸停留一个晚上?这个季节中甸没什么好看的,纳柏海的草还没长出来,属都湖的叶子还没黄,只剩一个松赞林寺,但可以一个钟头搞定,况且我就要去拉萨看布达拉宫了,再看这个有劲吗?正犹豫间,一个藏族司机叫住了我“去不去德钦?”当时我没有回答他,只想着我一个人包车的话会出很多米的,但我差点错过了这个好人,他叫阿茸此里——我此行碰到的最好的一个藏族司机,直到现在我还念念不忘他。
    
    我四处在寻找与我同行的路人,阿茸走了上来,他有点微胖,脸上带着真诚善良的笑,年纪不大,估计与我差不多。“去德钦吗?我的车要回去,可以顺带上你,车站买多少钱一张票我收你多少钱好了。”我有点不相信我的耳朵,中甸去德钦的票价要37元一张,难道有这样的好事,莫非不会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况且我一单身女子。但凭直觉我觉得他不是坏人,再加上我也无任何办法,这个车站空荡荡地没几个人,问了几个都是去丽江方向的,这时假期都快结束,返程的人也多,没有哪个象我还要继续前进。
    
    我把大包扔在他车上,一部长安之星。我说想去松赞林寺看看,他很爽快,二话没说就开往松赞林寺。到寺前我没进去,只在远处拍了些全景。接着,我们就往德钦方向开去。
    
    阿茸早上搭了几个客人来到中甸,返程时在汽车站看运气,是否能找到去德钦的客人,这样一是可以分摊点油费,二是可以在回程路上不寂寞,至少有个可以说话的人。我想不到这位藏族小伙子非常幽默健谈,而且还很有思想:他认为藏族政府不应该老是向国家伸手要钱,要靠自身的优势吸引外来投资改变目前贫困落后的状况,老拿着劣势当作理由向国家要钱跟一个讨饭的差不多。还有他在前两年国家实施三江并流工程时认识到树木不能随便乱砍伐,农民也就不能用柴火取暖做饭,于是他便率先购入太阳能设备卖给村民,等到政府垄断太阳能经营时,他已赚到钱了。再说到活佛转世的话题时,他说如果找不到转世灵童时他也可以充数嘛,我大笑,他也笑。他的沌朴中透还着精明,他拉过一个卖毒品的温州人,要到西藏的昌都去,他白天就看到这个人在街上转,直到晚上他才找车说要到昌都,他感觉这人不对劲,就说三千块才去,但那人非常地爽快,立刻掏出钱,连夜就要走,他多了个心眼,偷偷打电话给西藏盐井派出所的一个朋友,叫他们多少点大约在什么地方等着,于是,当晚就拦住了这个贩卖毒品的人,他不但拿到三千块的路费,还做了一个支持公安工作的好公民,得到政府奖励50元,他拿着这50元买烟请派出所的兄弟们抽,人情做到钱也拿到,两全齐美。他还说他有个妹妹,最小的,但前两年因脑瘤动手术,一直不好,今天去到中甸专门到藏医院买药,本来早两年他赚了点钱的,但手术都花得差不多。说到这些,他也很沉重。看来生活都会有这样那样不顺心的事,总是阻绕在我们向往美好的路上。
    
    车到奔子栏,我们停车吃饭。这一路上有很多核桃树,叶子宽大,颜色绿得要滴出油来一般,给这一路苍凉的大山增添不少生机。午饭我俩平摊,价钱不多,味道很好。
    
    中甸至德钦的路上两边山路都开满了杜娟花,这些高山杜娟根枝宠大,比起平原的花另有一种强劲的美。只见满目的紫色、红色、粉色的花儿枝姹紫嫣红,绽放在这横断山脉的峡谷之中。间或有些小村庄,藏式的房屋周围种着绿色的青稞,屋顶缓缓升起的炊烟,一派与世无争的宁静。
    
    翻过白马雪山便到了德钦的县城,光线还很好,可以赶到飞来寺看梅里雪山的日落,便在县城里看强拉了两个游人,因为他们好想不是很想去,但被我们一通游说之后便一同包车坐阿茸的车继续前往飞来寺。
    
    住在梅里客栈,阿茸要继续到雨崩村去接几个游客。时至下午5点钟,天空忽晴忽暗,浓密的云层集聚在卡瓦博格峰的上方,一帮摄影的团队在白塔前一字排开,拉开架势,等待着这神秘而又美丽的十三太子峰。
    
    白塔前卖香火的姑娘们欢快的唱着歌,嬉笑打骂追逐着游戏,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的烦恼,偶尔停下来问你要不要卖香:“姑娘,买香吧,很灵的,敬香以后神山就会出来了,来吧,我来教你。”我买了一扎,包括五谷、松枝、香柱、还有经蟠,上面印着经文,我把全家人的姓名写在上面,拉在梅里雪山脚下的白塔前,风吹动一次经蟠,就祝福我的全家一帆风顺。
    
    烧了香,卡瓦博格还是没有露面,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看来是没戏了,那帮摄影大队也撤离现场。我决定明早看完日出后就前进西藏的芒康,联系阿茸叫他帮在德钦县城买到芒康的班车票。呀,西行的路线就要正式开始了,明天便可以进入西藏地界,今晚要庆贺一下,拉了那两位包车的游人还有一对北京新婚妇一同到到隔壁的季候鸟酒吧坐下。
    
    夜里下起了雨,雨点密密麻麻地打在屋顶上,急促的声音好像下的不是雨而是冰雹,我心里暗想,明早的日出也泡汤了。整夜也没睡好,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大饼。直至窗口渐白,外面有人声和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我坐起来,掀开窗帘向外望去,果然一片雾茫茫,什么都看不见,刚回身躺下没多久,便听到众人的欢呼声,莫非……,此时同屋的老外走进来对我说了句简单的中文:一点点,一点点。我马上从床上一跃而起,披头散发地连鞋带也没系就冲了出去——果然,一层金黄色的光环罩在卡瓦博格的顶峰,庄严而圣洁的神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还是披散着头发,鞋带拖地也不管,冲回屋内拿着我的相机和角架跑到白塔前一阵猛拍。此时的梅里雪山完全展露了她的真容,在晨晖的照耀下面对万千景仰她的人们。我深呼吸,屏声静气地按下快门。自看到卡丽博格峰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我此后的行程将会顺利无比。
    [upload=jpg]UploadFile/20045271881611857.jpg[/upload]


上载图片:

<< 藏行记忆(一)五一藏行日记(二)---翻过了布达拉山,遇见了杜鹃花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