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藏行凡书之西藏篇十一,阿里记8:古格,时光凝驻的台地(下)藏行凡书之西藏篇十三,阿里记10:世界之巅的情愫与哀愁 >>

川藏茶马古道徒步手记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古通村
    
    大清早就被院子里那群鸡唤醒,睁眼四顾,昨晚临睡时闯来的那几个康巴汉子就和衣躺卧在我们身边。整理卧具时一个康巴人拍拍我肩,端详之下,竟是在芒康街头卖我“托架”的那位老兄,不想会在此再见,令人顿生人生何处不相逢之感,倍觉亲切。
    原来他们就是措瓦乡仲日村人,与我们同日离县城回家。也许因为我们有驮畜,他们是负重步行(扛着编织袋),所以比我们晚到几小时。但其脚力可见一斑,负重与否可是绝然不同的。唯不知他们半途宿于何处。
    和所有远行的藏族一样,他们都随身携带一整套打酥油茶的原料和工具。我们席地而坐,喝茶拌糌粑。当然,边进早餐边尝试能否再做成一笔买卖。于是,乡政府大院顿时成了集贸市场,几个康巴汉子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搜了个遍也没掏出个让我和乌鸦满意的玩意儿,末了说他们村子里有,邀我们一块去他们村子挑。
    这个过程惊动了乡书记家属,我们的失望还没有持续多久,那位小媳妇就托着她腰带上的一枚“托架”亮给我们瞧了。我们一下又钻进了她的屋子,坐在屋子中间的大铁灶边喝起茶来,小媳妇和她婆婆则进进出出从里屋拿出一件件首饰供我们挑选。最后成交了两枚银戒指、两个“托架”,其中一个同我在县城里购得的极其相似,可以配成一对。
    九点多旺堆来叫我们把行李搬下楼,马来了。
    我们的向导是两个年轻康巴小伙子,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旺堆带着一丝喻挪的口气提醒我们:这次不要再乱给钱了。我们便要求他跟向导把价钱再重复一边,以防结账时发生纠纷。
    两位乡干部把我们一直送到路口才握手道别,我们又踏上了征途。这两位乡干部对我们的帮助太重要了,而这一别也许永无重逢之日,也只有时时记住他们的恩德,并在今后的路途上尽力帮助每个藏族,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感激。
    从半山坡的乡里很快下到一条足有百来米宽的基近干涸的河道,该河系澜沧江支流,春天雪融期水大,夏季若无大雨,便时常断流,只有小片低洼处有积水。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即在这条布满硕大卵石的干河道上行进。两名向导带领我们不时横切过河道,爬上一个山头,旋即又回到河道的这一头,来来回回无休止地“渡河”。
    在这种路面骑行对人对马都是桩苦差事,又硌又颤,大太阳下卵石反射着白花花的光芒,令人头晕目眩。行了一会儿我就下马步行,把马让给向导。小向导连连摇手,让我骑上去,我坚持不肯,他们只好牵马而行,但自己并不骑。
    今天的行程只有25公里,下午早早就能到古通村,要是每天都是这么轻松的行程该多好。资料上说从黎树50里至阿拉塘,但沿途地貌未曾记述,不知古通是否即旧时阿拉塘。
    今日这一路多村落,村落多建在半山坡上。那些白色的藏楼远远看去非常漂亮,村落周围又是整齐的青稞田,这种藏区田园风光比之雪山神湖的那种纯自然风光更令我着迷。心情一好便向远处青稞田里劳作的康巴妇女们挥手叫喊致意,这一举动立即遭到两个小向导的制止,而且两人看上去神态惊慌,似是我此举犯了某种大忌。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用这种通行的方式跟村民招呼,可惜向导不懂汉话,无法解答我们很多的困惑。
    两名向导慢慢看出我们不像是下乡干部,渐渐露出活泼的本性,他们看上去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还稚气未脱。两人同时骑上驮行李的马背,乐呵呵地用树枝抽打马儿飞跑。真奇怪这马难道不是他们自家的?这么不爱惜。藏族是宁可自己累着也决不让马累着,所以即使是乡里的马,有着爱马天性的藏族也不会这么折磨马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个小家伙不懂事了。
    这可害苦我了,乌鸦马术还行,紧紧跟着,我的马儿不听我使唤,任凭怎么踢打它,就是慢吞吞地走。如此,我被三人甩下老长一截,只得大叫乌鸦回头,帮我在前头牵着马缰走,这才快了点儿。
    这一跑把向导的一件棉外套给跑丢了,俩小孩急得跟什么似的。在这里,一件衣服也是件财产那,可谁让他们瞎跑呢?我们不得不在一个叫察娘的村子口等着,他们循来路去找,倒是很快找回来了,不过人也因此老实了。
    离开察娘村开始翻山,山中林木苍翠,山道盘旋曲折,看得出做过一点整修。山不高,爬不久就在山口一片广阔的草坝子上休息了。
    小向导掏出颈下悬挂的一个“托架”向我们炫耀,这倒是件好东西,不出五分钟就成了我的囊中之物,代价是三十元。乌鸦不甘落后,只花了五元就从另一名向导的颈下买下了一块刻有藏文符咒的小木牌,双双有斩获。
    翻过山口不久就远远望见远处山坳里一片反射着眩目白光的铁皮屋顶,从这个村子的规模看,不用向导说,也知道是古通村快到了。
    下山又走进该死的河道,河道两岸山坡上有三三两两的藏楼,几个妇女在河道里有小股混浊流水处洗衣物。下午四时许,我们走进古通村。
    村口是个热火朝天的工地,几十个康巴男女夯土的夯土,架梁的架梁,吆喝着劳动号子造房子。村长是个跛脚的矮个中年汉子,看过我们的介绍信,引我们进入凹字形的村政府大院。院子里拴着几匹马,遍地牛马粪。一口硕大的铁锅正煮着藏茶,那是工地上工人的饮料,没有茶藏族是干不动任何活儿的。上楼,村长嘱咐我们先在白玛老师的小屋休息,他自己跟村书记在屋外商量我们的事。
    白玛老师立即着手打了壶酥油茶飨客。工地上好多人放下活儿钻进小屋看我们,目光肆无忌惮,好在我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古通村的两位领导商量完了进屋坐下,边喝茶边问了我们很多问题。我们竭尽所能鼓吹开发茶马古道旅游线将会给古道沿途的乡村所带来的利益,而我们正是在为此做考察工作,说得两位干部频频点头。末了说既然乡上有介绍信,他们当然照办,明天派马派向导送我们去阿孜。也是三匹马两个向导,也是同样的理由——以防强盗,价格却是120元,贵于今日。他们解释说这是按介绍信上说的每匹马20元,每个向导30元一天做的。真奇怪,措瓦乡派给我们的马费和向导费怎么会跟介绍信上不同,一时糊涂了。但能派马和向导就行,何况价格又不算贵,所以我们连声道谢,不在细究此事。
    跟来时的向导结账时又有了点麻烦,两个小伙子怎么算都说我们给少了。多亏白玛老师在一边做翻译,总算给对付了过去。看来以后得先把钱说好付清,才能省却此类麻烦。
    村长一声令下,停工偷懒的人群全回工地上工,小屋里只剩下我们和白玛老师,我渴望着和这位汉语较好的藏族知识分子作一次深入交流,这样的机会是很难得的。
    白玛老师是古通村完全小学教师,他的全名是白玛次仁。白玛在藏语里是莲花的意思,次仁是长寿的意思,这两个词在藏族的名字里使用率很高。他是拉萨地区浪卡子县人,二十多岁,有着很典型的前藏人的脸型和身材。他原是浪卡子一所民办小学的教师,去年自治区政府将所有民办教师转正,然后重新分配,他便被分至昌都地区芒康县措瓦乡古通村完全小学,他的好些同学、同事都被分在了昌都地区的乡、村。在学校里他教授藏语和数学。
    我提议打甜茶喝,得到白玛老师的热烈响应,卫藏一带的人是不会拒绝甜茶的。我找出红茶、白糖和奶粉。白玛老师边煮水边抱怨说这里的人都不喝甜茶,他老一个人喝也没劲,渐渐就很少喝了,今天总算碰上了知音。
    问起他为什么放暑假也不回老家看看,他说路太远了,回趟家麻烦又费钱,他一般过春节和藏历年时才回趟家。
    听他介绍门外工地上正造新校舍,工人全是学生的家长。这里的学生学费、书杂费由国家全包,家离学校三公里以上的还包住宿费和三餐费,三公里之内的则只包午餐费。所以,这次造新校舍就采取学生食宿费的免除以其家长必须来出劳力为条件,劳动力的问题便解决了。
    我们喝茶聊天时边上还有一两个学生家长“旁听”,尽管他们什么都听不明白,但对我们强烈的好奇还是使他们长久地钉子般地陪我们坐着。一个妇女带着个女孩子闯进屋子,女孩子羞涩地躲在母亲身后,一头细碎的小辫乱蓬蓬的,脏乎乎的小脸却难掩其天生的秀丽,那种浑身散发着的年幼无邪的美加上令人心酸的赤贫,让我霎时感到一种无言的震撼。白玛老师对她们说了几句,她们便匆匆出门走向工地。估计是学生和家长,一块儿来劳动的。
    据白玛老师说,这儿的人非常贫困和愚昧,所以尽管许多人家里连酥油都没有,只喝得上清茶,却会拿两斤青稞去换一包方便面,让奸商赚尽昧心钱。这里的土地贫瘠,种不出什么作物,很多人家还用本就不多的青稞来酿酒,这使贫困成为一种惯性,很难改变。
    这里的水质也极差,人喝了容易发育不全,所以这里很多人看上去个子矮,完全看不出高大英武的康巴人本色。
    村政府边一排二层楼的旧校舍颇成规模,如今又在造新校舍,国家对西藏教育的重视程度和投入可见一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广袤藏区角角落落的贫困和愚昧状态一定会得以改善,直至彻底改变。
    白玛老师说话细声细气,温文尔雅,这一点也像前藏人。他眉宇间总带着一丝忧郁,我完全理解一个离开富饶发达的家乡,在远隔千山万水的穷乡僻壤长居的游子的情怀。虽然这里的人们给了他极大的尊重和关心,国家发给他1700元一个月的薪水在这个地区来讲也算是高的了,但内心深处的思乡之情和孤寂是无法排遣的。白玛老师正值青春年少,哪个年轻人没有梦想不图发展?他还未成家,家里常来信劝他辞职回家创业。对山沟沟里贫困孩子的责任心和对自己远大前途的憧憬抱负在白玛老师心里交织激荡,令他左右为难,取舍不下。
    对此我又能说什么呢?只能送他一幅西藏地图,让他在想家的时候能在地图上找到浪卡子三个字和一个小红点,聊慰乡思,也许对他的教学也有一点用处。
    乘着尚有天光,和乌鸦去村里闲逛,但看起来行政所在地总是千篇一律,毫无特色。村里矗立着高高的丑陋的信号接收塔,许多房子都是用白铁皮做的顶,有些房顶上安装了简易的太阳能发电装置。这里的人把小卖部仍叫作合作社,合作社里除了有品种极少的一些日用杂货零售外,还收购青稞等农作物。这里只有一元五角一盒的成都产红塔牌香烟,极其难抽。
    一个山民在卖几张动物皮,只看得出是小型肉食动物,具体是什么动物辨识不出。这些猎物都是用夹子捕获的,每张皮才售八元。白玛老师说做一件皮袍得二、三十张这样的整皮。我向村长反映,希望村长制止这种捕猎行为。村长说乡政府是禁猎的,猎枪也早已收缴,但当地人居住分散,大伙儿又穷,很难真正管住。说着回头朝那卖皮子的训斥了几句,那人马上把皮子收了起来并走开。我们知道这其实没什么用,但我们不能对此视若无睹,不做任何表态,说总比不说好。
    有人向我们出售虫草,品质虽好,但每根要价六、七元。在别处我们还遇到过每根才三、四元的,所以没买。
    无可事事的我们坐在工地旁一根粗大的原木上望野景,发现远处干河道上有两股马队满载驮包走过,虽然每拨才两、三匹马,至少说明这条古驿道至今仍承担着小规模的短途贸易运输功能。
    整个工地的人都在百忙中关注我们,工作节奏一下子慢了下来,我们识趣地赶紧撤回白玛老师的屋子。
    白玛老师正为我们准备晚餐,他切萝卜,他的一个学生洗腊肉。我们顿时似乎闻到了菜香味儿,眼放绿光,口水加紧分泌。想想不能白吃,着乌鸦去合作社买回几包方便面,我们动手煮了一大锅面条,四个人就着萝卜炖腊肉吃上了晚餐。
    自离县城,已经好几天没沾荤腥,没吃蔬菜了,每天糌粑酥油的,屎都解不出来。所以吃饭时只闻快速有力的咀嚼声,大家不发一言埋头猛吃。乌鸦从小忌食猪肉,这回也破例开禁了,不见一丝瘦肉的腊猪肉嚼得比我还欢。
    村长让我们今夜就宿在白玛老师屋里,可这儿又小又挤,会互相影响,不利于我们恢复体力。艰苦旅程中我对吃是不太注重的,但对睡眠极其注重,因为这直接影响到第二天的体力和工作成效。我提出能否再安排一间空房给我们用,白玛老师说隔壁正好还有一间其他老师的宿舍,他们都回家休假去了,现在空着,可以给我们用。闻之大喜,整理了空屋,把行李搬了过去。
    旧校舍边用一截橡皮管引来不竭的山水,还建有男女厕所。我们脱得只剩裤衩擦洗去多日的汗垢,浑身舒畅。远处歇工的藏族打起暧昧的唿哨,笑问我们姑娘要不要。这里的人虽贫困,却生性快乐,总是变着法子找乐。且藏族男女间不像汉族那样讲究大防,互相经常性地开点荤玩笑不能认作是下流。我们隔壁就是他们的临时宿舍,是夜,薄薄的木墙板透过来的嬉笑打闹声一直持续到很晚。
    傍晚时下起的雨到深夜时越下越大。藏楼顶都是木板上铺以泥土再压实,因为高原风大,容易把土刮跑,所以需要每年定期添土。这幢楼看来年久失修,很快屋顶就开始渗水,屋子里滴滴答答下起了小雨,而且都是泥浆雨,我们的身上头上落满了泥点子。床上那方屋顶雨水渗漏得最厉害。手忙脚乱挪行李,乌鸦当机立断在屋子一头搭起一顶帐篷,然后钻进去打着头灯写他的日记。我可不想再跟这个打鼾王挤一块儿睡了,自己一人把床挪到不渗水的一头,费了好大劲才把床摆弄完,还是一头高一头低的,算了,凑合着睡吧。钻进睡袋,再盖上一层帐篷地垫挡雨。
    半夜,雨停了,身子上方的屋顶开始滴水了。雨滴有节奏地落在身上的塑料地垫上,老鼠在屋顶床底吱吱乱窜,乌鸦的鼾声均匀深沉,这一切合成了一支小夜曲,我的内心却无比宁静,在小夜曲中徐徐滑入梦乡。(待续)
<< 藏行凡书之西藏篇十一,阿里记8:古格,时光凝驻的台地(下)藏行凡书之西藏篇十三,阿里记10:世界之巅的情愫与哀愁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