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藏行凡书之西藏篇十,阿里记7:古格,时光凝驻的台地(上)川藏茶马古道徒步手记 >>

藏行凡书之西藏篇十一,阿里记8:古格,时光凝驻的台地(下)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二 朝思暮想
    
    眼前日月同辉的天空下, 古格王朝故都扎不让经历了近七个世纪的兴衰,于1630年被拉达克无情灭亡。佛教惨败于十字架下,也使这片西部高原成为世界上被遗忘的一个角落。站在故城外,没有其他游客,一辆比我们先到的军吉车门大开,兵哥哥也许把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让<<灰姑娘>>的哼唱响彻了空谷,也撩拨着MM们高原多日疾行后初显细腻的心。我们眉眼中的轻柔好象没有逃过兵哥哥的敏锐,那几句唱词索性被刻意反复播放,遂了大家的心。
    
    风温柔地掀起发梢, 古格上午十点钟的阳光里,隔夜的半个月亮瞥见了我实现梦想时唇上的浅笑,而内心里颤动的微响,只有自己听得到。掐指一算,从初闻古格至此刻,近两千个时日过去了,土林上又添了几道风的行痕。
    
    佛国盛时的壁画,带了千年不褪的恒久,和着发自残缺佛像不易被察觉的轻叹,展示混合了西域故风与天竺纱丽的繁彩。我甚至听到了供养天女清丽眉目后的喘息…… 也许对壁画过于贪婪了, 依墙细细看过, 在佛像前大拜过仍不舍离开, 宏大的<<礼佛图>>, 隆重的庆典场面, 异国使节朝拜图, 和繁复的歌舞升平场面让我流连忘返。 可就是不明白从拉萨来的年轻守城人为什么如此吝啬开启仅存的几座寺庙的时间? 我们近万公里的路都走过来了,又买了昂贵的门票,凭什么不能把壁画看个充分?!
    
    两个画家,一藏一汉,正在临摩位于故城顶端坛城殿的壁画, 我们因此得以一睹密宗妖娆的画风。 殿不大,五米见方,地上一座立体坛城,色彩略逊于壁画的鲜艳。 据说古格壁画的颜料都是添加了矿物质的,所以一袭袭纱丽不似敦煌的古旧,仍艳丽如昔。两位画家身材削瘦,藏画家是狮泉河人,一头卷曲的长发随意地束成马尾,铿镪的眉目英气十足。北京来的汉画家带着艺术家特有的魅力,刚刚”诱惑”了一个云游至此的上海MM,于是每日在世界的尽头红袖添香,别有一番情趣。下午两点,在白花花的太阳底下爬到”画室”也喘,休息室外的阴凉地坐了一排,我们被画家侃晕了。我严格意义上的另一半上海血统使我操着记忆深处的乡音和上海MM拉几句家常;我们异曲同工的NEPAL山中计划却得了汉画家颇风凉的一句“小心被掳了当压寨夫人!”猜若在那么美的喜马拉雅腹地作压寨夫人也不乏乐趣吧,呵呵!
    
    那个下午的大多数时间都在空荡荡的故城里游走, 随心所欲地拍些照片。登高四望,想象旧时守城兵将心中的荣耀。黄昏以前,我固执地占据了临风的一面,对着没有彩虹远离流水的空旷,捧一本史书缅怀故国亡朝的悲悯。 空谷回风,仿佛有一道彩虹横跨,仿佛有盛世寺庙暮鼓晨钟,声声入耳。
    
    又是1:4的形势, 汽车喇叭在山脚响着,无缘故城夕照。下山时又遇到画家,一同在崎岖的台阶上迂回。 他们的临摩画作计划于次年在北京开展,若彼时有缘再见,不知能否笑谈今日天边的事。一直少言又拒绝拍照的藏画家锁上故城大门回身的当,我顺势拍一张他望向远处的神情;这次,他给我一张笑脸。
    
    马达声响彻河谷,画家,上海MM和几个守城人在空地上一字排开对我们招手。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想象夕时站在顶层神殿的门外,面对空旷的谷地泡一壶汉地春茶,临风品茗,笑谈古今,看夕照染天地奇辉――说不定繁星满天时话题正酣,把酒对月千杯少,不醉不休!
    
    傍晚又去了小学校边的佛塔,能两次欣赏象泉河边辉煌的日落景观很值得日后怀想。晚餐是小餐馆里甘肃夫妇做的可口汤面,邻桌碰巧坐了县文物局长,我摆在桌上的一本关于古格的书引出了几个话题。另一桌是县中学的学生,汉话说得不错,他们中走得最远的是一个马年转神山的少年,他诉说时脸上的笑含了两分羞涩和八分满足。
    
    那晚,武警大院里参天的杨树衬着满天繁星,3700米的海拔舒服得象回到了学生时代的校园。 我席地而坐独自小酌,听SARAHBRIGHTMAN缥缈的声音浮在半空。情境至处很想念指间的烟草,于是借着拉萨啤酒的劲儿跑去军人的宿舍讨烟。 外间一个表情稚嫩的藏族新兵大概思念亲人,坐在门口低声呜咽; 里间的年轻军官正挑灯夜读,一盏暖色灯光竟引出了我心底的一点感伤。夹着烟回到院里观星,那军官也踱了出来, 于是听他十年西藏军旅生活的种种,声音在风过树梢的微响里异样轻柔。
    
    ……其实不想走, 其实我想留。 想用双手拢住秒针分针, 想就这样让时光真的停驻,想作岸上临风的玉立之树,想作古塔上招展的经幡,想变成寺院里飞翔的白鸽,想化作壁上美艳梵彩的纱丽一袭……
    
    BUT, EVERYTHING IS DUST IN THE WIND。
    
    
    
    #古格涂鸦#
    天 涯
    
    象雄凝驻在时光隧道西面
    几百年前那场刀光剑影
    干涸了古河,雕刻着时空与大地
    
    一个念头,一件行囊
    跟随心底里的一个声音
    
    一块旧砖,半片残瓦
    在空自繁华的日光月影里不愿醒来
    
    一串跨越的大步
    一个瞬间里的不可承受之轻
    竟已天涯


上载图片:

<< 藏行凡书之西藏篇十,阿里记7:古格,时光凝驻的台地(上)川藏茶马古道徒步手记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