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西藏涂鸦_1西藏涂鸦——3 爱在拉萨 >>

西藏涂鸦_2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日喀则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
    阿妈拉说牛羊满山坡,因为那是菩萨保佑的
    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美丽河水泛清波,
    雄鹰在天上展翅飞过……
    
    日喀则日喀则,经过了一天近300公里的跋涉,我们来到了那里。耀眼的光芒在眼前,心中闪动,我看见了扎什伦布寺。西藏的很多寺庙都是向着太阳依山而建,扎什伦布寺也不例外。在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之前,我们就迫不及待的想进去。经过了逃票未遂、磨牙无效的失败后,我和拉萨李、吉日吴抱着晚上吃泡面的大无畏精神,每人掏了55大元,进入了那里。扎什伦布寺有三座大庙,分别代表着前世、今生、来世,位中的是十世班禅的塔位,红墙金顶,在阳光下很是煌眼。顺着寺庙顺时针方向,我们开始浏览。扎寺的小喇嘛很喜欢照相,看见镜头也没有其他人的畏惧和扭捏,自自然然的笑着,做着自己的事情。
    因为是藏历的9月,寺庙的墙、台阶和围栏到处是粉刷一新的样子,经常还能看见信徒也在寺庙里帮忙。在拉萨我是不会给人施舍,再来之前就被多人告诫过。可是在扎寺碰见了一对父子虔诚的在磕头,没有话语,没有交流,通过他们的家当,可以感觉到他们应该是走了很久才到这里的。和同伴一起放了几块钱在他们的家当旁。转完一个殿,我们出来正在找路,发现他们在一个窄窄的弄堂里望着我们,忽然被什么牵引我们跟了过去,那对父子没有回头,静静的走了。那条路很黑也很长,大约走了几分钟,前面豁然开朗,是正殿供奉着十世班禅的塔位。父子回头一笑,蹒跚走入他们的世界里了。原来是给我们领路的,心中忍不住感慨。寺庙里一般不允许拍照的,一排排的酥油灯在摇曳,来进奉的信徒喃喃有词的加着酥油,灯下那一张张饱经风霜虔诚的脸显得特别能打动我们这些外人的心。在那里我们学习藏人献上哈达,立拜3下。忽然衣服一紧,发现拉萨李和吉日吴已露出口水,顺着他们的目光我上下打量着供奉的塔位,宝石、金子……,长这么大我就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大的宝石啊,还能用手摸。哎,乡下人第一次进藏让大家笑话了。
    
    珠峰
    
    珠峰。无疑是我们这趟旅途的另一个焦点。凭着吉日吴笑眯眯的脸庞和极好脾气的性格,劝说孙大姐和洛丹师傅跟我们一起住在大本营的重任交给了他。10分钟后,一个笑眯眯口嚼胡萝卜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一切顺利。呵呵……5200的海拔的确有点为难孙大姐了。
    进珠峰的路途颠簸尘烟,我们4个如同不到翁一般在后面晃的死去活来。翻过哑口我们看见了4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珠峰、马卡鲁、洛子峰、卓奥友这些我原先仅仅是见过的名字。这里哑口的风异常的大,挂经幡的我们几乎是东倒西歪的挪动,一切仅仅为了珠峰。200多公里的路途中看见几批老外斗志昂扬的奋力踩着单车跟我们一个目标,佩服啊佩服啊,你们说人和人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拉萨李同学禁不住喊出要从绒布寺徒步到大本营,看着这个带着氧气瓶上来的兄弟,我和吉日吴开始跟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规劝未遂,终于在绒布寺我俩被他拉下车,一同去走这条据书上说很经典的徒步路线。哎,书上说的不一定都是真的啊。
    插曲:离绒布寺还有5-6公里的地方,碰见一个孤军奋战的老外吱吱呀呀踩着单车,于是大家愉快的打着招呼,显然目的是一致的。老外看起来很累,可以想象从拉萨一路起来这么多的山山路途,不累?那是神仙。他艰难的问我们到绒布寺还有多远。6公里。我用发音不正的E文回答,这些无耻的家伙竟然说我E文比他们好,吐血!到营地呢?我应该是有高山反应的,否则怎么会灵光一线的回答成20公里,明明是12啊。老外狐疑的又问了一遍,见我回答还是这么坚决,就如皮球泄气一般,让我们把行李给他带到绒布寺,他原想骑到大本营的,可是20公里的山路,让他放弃了。呵呵……上了车我才反应过来。绝倒!
    到绒布寺已经是下午4点30,拉萨李磨拳擦胀豪情万丈的开始收拾行装,无奈我和吉日吴只好作陪,说实话我也是被说的心动,想看看这个书上被封为经典的路线究竟是什么样子?7公里也就是2个多小时而已。只是我忘记了这里是野生保护区,我们出发的时间已经是太阳快下山了,会碰见狼的。
    游游鱼最后也跳下了车,只是她一路一个人走在最前面很快。估计了一下体力,我没有带相机,我的东西都是吉日吴帮背。自己口袋了放了巧克力和头灯、火石。因为不习惯走快路,已开始我就在后面,吉日吴放慢脚步陪着我走,边走边用他的相机拍摄。这段路程的确很美,珠峰在夕阳下清晰,我看见山上的阵风吹起的雪,据说那些风都有10级以上。天色越来越暗,不过还有月光,那晚的月亮很亮,风也大了起来。因为不想走土路,我们爬了一个一个的雪坡,每一步都深入膝盖,走得很是艰难。从小胆子就不是很大,在这个风高星少的山里,总觉得有东西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翻过坡才发觉是一个藏民据说他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很久很久,看看表才走了3公里远。走啊走啊走啊走,永远有多远?忍不住又要问。不对劲,借着头灯四处一看,怎么这么多的眼睛发绿光?狼?藏獒?似乎这两个都不怎么样。一只手握紧登山杖一只手拿着火石,大步流星。嘿嘿……从来没有看见过车灯这么亲切,洛丹师傅亮着车灯在帐篷外面灯我们。
    第二天我们又往上走了2个小时中午回到大本营,洛丹师傅和孙大姐告诉我们早晨出去拍片看见3只岩羊昨晚被狼吃掉的残骸,大家一惊,幸好幸好!
    
    因为不是攀登珠峰的最佳时候,珠峰大本营只有一个大帐篷,是西藏登山学校协助一个日本登山队的。为了第二天有人带能带我们上山,我本着两层脸的超级功夫,打着朋友的旗帜,和去过一次登山学校的经历,开始了一系列的拉拢掏瓷,帐篷里坐镇的西藏登协的老师从零四个登山学校的嘴里得知我所说的基本都是真的,脸色柔和下来,放了我们一马,只要他们肯带就行。松口就好说,对着小次仁多吉,本人不惜搬出他的老师压迫,其实很多人我也就是见过一次而已。哈哈!答应了。呼呼。大本营真得好冷啊,1500克绒的税带我还要加一个侯被子才觉得刚好,夜里只要被子滑落,我就冻醒了。就这么反反复复中,天亮了,起床了,出发了。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写完,路上的很多东西都是留在了记忆里。虽然我去西藏的季节不是最佳气候,但是那样的天气天高云淡得看珠峰确实不错,除了冷了一点就是冷了一些。那天早上虽然很早就醒了,可是就是不想从睡袋里将自己挪出来,放在凳子上的水壶被冻的就如一个冰佗。起不起来是个问题,我的同伴已经冲出去拍日出了,激动的跑进跑出,哦……相机被动傻了,跑回来温暖的。起床,坚决不洗脸,正在嘲笑他们相机脆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爱机也抗议罢工了,任我苦苦赔礼,这相机也拽的如同全国粮票一般不搭见我,就这么我看着太阳越来越高,而无所事事。如果上天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抱着它睡觉,可是一切都晚了。怎地我的伤心而挽回不了。
    小次仁多吉履行了他的承诺,带着我们向上走去。从大本营往上就是一片的小山堆,多吉指了指前面告诉我们就往那里爬好了。我菜,我知道,可是如此之菜让我有点打击。没有任何负重的我们,每爬一个坡都呼哧哧,上一步滑两步。而次仁早就活蹦乱跳上去了,歪着脑袋用相机记录我们的蹒跚。转过山,我清晰的看见了那些熟悉的标记,冰川、北坳、次仁的手指指向珠峰山脊,那里就是第二台阶。很想去摸一下冰川,伸出手似乎离得很近,努力向前,还是有距离。伸手去摸,不能如愿。多远才能到6400?多吉嘿嘿一笑,2个小时。我们四个俩俩相看,没有时间了,下次吧,下次再来。
    回到营地,车子终于也暖过来了。帐篷里多了两个老外,据说想上山,跟这里磨了很久,桑珠老师还是不同意,得意的拉萨李恨不得扑上去告诉他们,我们上去溜达了一会,可惜英文太烂,遗憾的不得了。
    休息了一会,开始剩下的旅途。下午2点,从大本营开始往老县城前进。如果说以前我走过很多烂路,但是就是这一次为最颠也是很险。西藏的路很多路基不好,又是修在河边山上,车就是倾斜着开着。很多时候我们都愿意下车走,人在车里颠,心在人里颠。
    离珠峰最近的一所小学,洛丹师傅带我们去送本子和笔。那个村子得海拔在5100,据说登山队里有4个人就是那里出去的。两间泥房,70个学生,一个老师,没有电,没有桌凳,墙上整整齐齐的是他们的板报。孙大姐忙着拍照,而我们剩下四个流下了眼泪,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这种情况。很想帮他们一点点力,想给他们买桌椅,洛丹师傅说好的、实用的要从拉萨拉过来,但是我们回去拉萨,珠峰也就到了快该封路的时间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改变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2004年我们努力完成自己的承诺,给他们送去桌椅。
    
    樟木、尼泊尔小镇
    樟木樟木,嘴里念叨着它的名字我一路来到它的身边。虽然我很想去尼泊尔,虽然我很向往那里,虽然我怀揣护照可以去落地签,虽然路上我也碰见了很多只身前往的ggddjjmm们,可是我答应过,一个人决不踏上那里。所以,望穿秋水我站立在山上极目远眺去寻找它的踪迹,可惜可惜,迷雾淡淡,在山谷那边的那边我什么也看不见。
    樟木只有一条路从下而上的蜿蜒在山上,车声鼎沸,我们碰见大塞车了。跳下车,一路而下,我要寻找进尼的大门,虽然不得入,我还是想去看看。
    不知是不是感动了上苍,洛丹师傅忽然想起可以通过镇政府让我们去尼泊尔的边境上走走,这下可是乐坏我们几个了。在樟木我们开始一天漫无目的的幸福和快乐。
    樟木因为是个边境镇,所以各色各样的人流很多。有尼泊尔人也有印度人。我们逛街采购也就开始了汉语英语和手语的大杂烩。
    不知道那里是不是笑话里讲的钱多人傻,反正我和吉日吴、拉萨里碰见的那个印度人让我们哭笑不得。他指着我的相机让我给他拍照,每张要100大元。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尼币,结果他说是chinese money,我的脑子里立即就蹦出“大家快来啊,这里钱多人傻。”印度人发觉我们不理会他了,做出无奈的表情,似乎很下决心开出了50,看着他死缠不放的样子,拉萨李,拿出一元钱晃了晃,竟然印度人非常生气的走了,嘴里还嘟嘟哝哝。绝倒,这也让我学乖了不少,在街边的酒吧里,开始偷拍这样的人,嘿嘿……还一分钱不花。
    吃完晚饭,我们三个继续溜达,游游鱼到处找网吧,嘿嘿……我已经过了那样的时候。晚上坐在进出关边上的一家酒吧外面的天棚里,看着远处的星星闪动,喝着甜甜的酥油茶,手指飞快给全国各地的朋友发出短信,告诉他们我的快乐。
    “我昨天上了珠峰5800。”
    “你做梦吧?这么早就睡了。”
    “靠,我现在西藏呢”
    “噢,让人抗着氧气上去的吧”
    “我自己爬上去了,现在樟木,明天去尼泊尔玩一下。”
    “那是我在做梦了。”
    吐血,恨不得通过电波把他痛打一顿,枉我跟他10年的同学了。
    
    咚咚咚咚,谁呀,把门敲的这么响,看看表才8点不到,吉日吴和拉萨李开始可着劲的让我起床跟他们去吃尼泊尔早餐。哎,等我半个小时折腾完,冲过去时,竟然他俩还坐在餐厅里悠悠在在的等我叫吃的,窗外的流浪汉看见我们的食物恨不得冲进来,于是我没有了优雅的样子紧抱盘子开始狼吞虎咽……
    尼泊尔尼泊尔,我来接近你了。站在友谊桥上看见巍峨的国门,我们开心的朝着对面走去。哇,我的承认看见帅哥口水就留不住。尼的兵gg,有着长长的眼睫毛,挺挺的鼻子,白皙的面庞,纯纯的笑容。不只是我连拉萨李和吉日吴都想去跟他合影了。
    我们要去的尼泊尔小镇也在山谷里,一路盘旋。我看见最多的就是封锁线,实枪核弹的官兵、铁丝网、沙土墙、路障,下车检查了多少次的通行证,才可以通过,据说毛派那里和政府军斗争得很厉害。路边的度假村里面最多的就是欧美人,据说从那里可以漂流到加德满都,这点让吴李很心动,竟然开始鼓动我下次跟他俩来一起漂。我才不干呢,结果竟然被贯上了不服从大家意思。和和……下次旅途中的同伴是哪些,谁又说得准呢?河水上面有一个高约60米的蹦极台,我看见gg惨叫着下去,抱成一团,任身边的人如何鼓动,我都不肯一试。这叫有自知之明。度假村的海拔只有800米,热疯了的我们一人买了一件T恤,喝着冰凉的可乐,爽啊。
    是太得意还是宿命,与以往出游一样,忘了换衣服的我,晚上回到樟木的时候开始了低烧。被他们喂了药之后,我们连夜赶往老定日,一路的上升一路拉萨李不停的给我喂水喂药,在海拔5000米的哑口,车胎又爆了。终于到了老定日,我的烧也退了。
    
    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我们又回来了。


上载图片:

<< 西藏涂鸦_1西藏涂鸦——3 爱在拉萨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