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雪顿节展佛西藏涂鸦_2 >>

西藏涂鸦_1

所属类别:西藏自助旅游攻略
    我向往西藏很久了。一个哲人朋友跟我说:只要是人在西藏都会有故事,除非你是那一个十万分之一,如果在那里你都没有碰见,那么你真的和它无缘了。于是我开始想象我的西藏是一个美妙世界,我会在某一天踩着脚印走去……可惜,我没有看见我故事的开头,更没有猜到它的结尾……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是坐着飞机降临西藏,但是梦想和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对立。上午买的机票,下午飞向那里。我在2003年10月22日拉萨贡嘎机场下了飞机,奔向我的思念的深处。前后各背一个包的我,站在拉萨的街头嘴就没有合龙过,一路的傻笑,就差对着天空狂呼:西藏我来了。拉萨的熟人用力摇晃着我,醒醒,千万别傻了,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傻了吗?我愿意,I do。
    朋友住在吉日,她已经一个人在拉萨晃了3个月,然而我来了,她却要走了。嘿嘿……我也要开是一个人独晃的日子了。虽然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头脑上,但是我已经开始幻想自己一个人的无畏旅途,正打算自己感动一把自己……“喂,又傻了?”朋友不放心得看着我,生怕我有高原反应。
    哎,我没有病。给一个做梦的时间吧?不信?我开始絮絮叨叨跟朋友说我一路看见的拉萨河。原来是幸福傻了。现在一想起那段日子,傻笑就在嘴边。人们都说去西藏会中毒的,是的,我已经心甘情愿的中毒了,如果有机会,我想……嘿嘿……不说了,打死你们也不说我心里的想法。
    
    来吧,来吧,那里是我们的家。
    
    清晨,醒来听见窗下如歌的诵经,我在做梦吧?嘿嘿……是真实的。永远有多远,幸福就有多远,这个是我深信不疑的一句话。到了拉萨我发觉要修正一下,此话仅在西藏以外的地区适用。2003.10.23我开始了在西藏幸福的游荡。
    
    在拉萨的第一个清晨似乎是藏历的初一,大昭寺周边弥漫着喂桑的味道。跟着朋友顺着藏人诵经的方向我开始第一次转八角街。拉萨的八角街、丽江的四方街、大理的洋人街、阳朔的西街都是闻名一片,相比八角街更有味道,虔诚的信徒,做生意的买卖人,各地的游子形形色色,各种语言的混杂,但是交流并不困难,在那里我充分认识到人类肢体语言的博大精深,管你是什么皮肤什么眼睛的人都能其乐融融。由于我去的季节偏晚,藏区的牧民穿带着艳丽的服饰开始聚集这里,美丽的姑娘,绚丽的各种头饰身上装饰,让我顾不得擦口水,我一年的口水都赶不上在西藏流的多。在八角街转了一上午拍了一些片子,之后幸福的在大昭寺门口晒太阳喝酸奶,上午贴出去召集人出游的贴子,中午就有人开始给我电话,这样的季节还是有人跟我一样在那里晃游哦。为此我认识了几个特色人物,稍后交待。他们的计划被我一顿规劝,完全跟我走了,虽然我没有去过虽然我也不知道究竟如何,但是我做的功略的确很能虎人。一切尘埃落定,我还是跟着朋友漫无目的四处溜达,最爱这种随意最爱这种带有一点颓废的感觉。
    
    在路上
    
    拉萨的深秋还是比较冷的,早上的七点四周还是漆黑一片,我一个人独自坐在街边等待,等待那个熟悉而陌生的路途……十分钟以后一辆用四个轮子行使的车很有力的停在我身边,一个圆圆的头脑探了出来,不等他说话,我已经飞快的闪入,虽然那只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虽然我又忘了他们的名字,但是这样冷的黎明睡还在乎名字?于是一路上我一直执著叫着他们我给起的名字,任他们解释抗议愤怒无言认同。
    
    先介绍一下我找的同伴:
    孙大姐:带着一个硕大的摄影包穿着XX摄影网的背心的50岁的大姐,让我们立即开始崇拜起来,司机大哥总是忙前忙后的帮他拿脚架,拿器材,背大包……还有一个特色就是一个有着无比童心绝对天真,经常会拍着手一脸的惊异说:好漂亮哦……
    游游鱼:mm,经过跟她的谈话,发觉她应该是我认识一个朋友的gf,不过人家不说,偶也就不问。开始她总和孙大姐意见相左就如水和火一般,最后她俩成了最好的一对,这样的结果让我们剩下三个始终不太明白。
    拉萨李:gg,这是我起的名字,一个自称东北人,但是我们怎么看来都象上海gg 的人,竟然在某个晚上跳出来跟我抢面膜用,及其爱惜他的脸。一大特点,喜欢拉着我们三个逛香水。
    吉日吴:gg,不用看,也是我起的名字,一个设计师。背了三个相机,数码、光学傻瓜、光学单翻(不太会用),嗯,总体来说是个很好接触的人,不过也有一大特点就是到哪里都喜欢拉着我们三个去找韩国爱茉莉的专柜,自称他的gf跟那个广告模特长的一样,可惜到分手我们都没有找到。
    
    言归正传,开始上路了。
    路线:拉萨——羊湖——拉孜——亚东——日喀则——珠峰——聂拉姆——樟木——定日——拉萨。一共8、9天。
    我承认我的方向感有点差(实际上是非常差),从来都不找北,反正也找不到。至今我也不明白离开拉萨的时候是朝那个方向奔驰,总之,拉萨象一个线头,任我离开回去,总牢牢在我心底有它的固定位置。离拉萨开始远了,而远处的山越来越近,山色也越发红润,天边开始泛蓝,而我有一下没一下的忽醒忽睡。等我精神唤醒时,我们的车子已经在一条笔直的柏油马路上撒欢奔跑,路两边的白桦树金色的叶子汇同湛蓝的天通向很远很远,拍照?开了一点窗,太冷了。由此可见我不是一个狂热的摄影分子,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伪分子。当我正在自责中,车子在一声没有听清得感叹声很有力的嘎然而止,一阵风过,落叶片片而下,深色的路面上绽开零星的金色。同车的孙大姐拍手一脸迷离的说:这里好漂亮哦。轰的一声,车门立即打开3个,车上的人除了一个急忙散开各自或者装或者真的开始拍照。另一个没有开门的车门里端坐着孙大姐……
    到羊湖基本上是中午时分,过分的眼光让人睁不开眼睛,我努力寻找着姜桑拉姆峰,可是周边都是白茫茫山,看不到头也看不到边。羊措雍措是非常狭长的,这个湖不是我喜欢的,虽然她也美虽然她也有很多传说。我的梦中湖泊犹如大海一般,湖边波光涌动,生生不息,冰冷的湖水是刺骨的……我独坐湖边的玛尼堆旁,努力望着遥远……咦?怎么又开始做梦了?在西藏的日子如今想起真的有一种梦和现实交织的感觉。因为不是旅游季节,羊湖的四周非常安静,我懒懒洋洋的四处乱晃。同伴们都在拍照。眯起眼睛,我看见天上没有一片云彩。
    一直以为宁金抗沙7000多米应该非常高非常有力量,可我站在山脚下,仰望山顶除了俊秀没有威耸的感觉,千古冰川尽在眼底。山脚下的玛尼堆彩旗飘扬,被进化的藏民露着贼亮的眼睛盯着同伴手里的相机和人民币,就犹如一只只恶狼面对几个小羊伺机而动,一看到如此眼光,我们是落荒而逃,呜的一声驶向了江孜,那个红河谷的家乡。
    江孜有一个白马寺和宗山抗英城堡,据说红河谷的故事就发生在那里。对于江孜这两个比较有名的地方,个人感觉一般。白马寺里的那个77洞的塔实在让我有点昏点。西藏寺庙供佛像的门都不高,结果77个洞万尊佛,看着我不停的撞啊磕啊,如果对着佛也就罢了,偏偏我都是对着门框礼拜。因此也就知道白天里看星星的样子了。宗山城堡我没有上去太高了,省省心还是四处溜达的照吃的是我的最爱。在菜市场买了自己喜欢吃的,让小店的老板帮着加工,那顿饭吃的我兴趣盎然,饱咯连连。清晨,远看那土土的城堡,倒塌的墙壁,我喜欢远看它的样子,似乎有着千言万语,却一言不发。太阳升起,暖暖的光线打开它的一角,脚下雅鲁藏布江的支流缓缓走过……我的身边尘土满天,口罩、围巾,我只露出双眼,透过镜头看世界。走了走了,远处还有我的梦想,挥挥手尘土身后飞起……
    
    亚东
    亚东是很多人不太知晓的地方,凭借着我听来的消息和地图上的叙述并加以自己的美好愿望出发,给大家勾勒出来一个传说,传说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而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关于它的一切我都无从知晓,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我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四处游荡的人,在哪里看见过的一句话:我们可以走进他们的空间,却走不进他们的生活。在西藏,在旅途中我们都仅仅是路过。海拔伴随着我们越来越高,路两边除了广阔的高原草甸就是远远的山影,路通到天边,山也相随到远点。显然用苍穹来表达是很合适那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却没有看见牛羊。因为不属于开放区,路上的外人几乎没有,偶尔能看见的就是三几个藏民赶着一群牦牛在高原的荒野里跋涉,扎西师傅告诉我们那是去边境贩卖盐的,基本都要走3个月。车路过他们,看见雪白牙齿的他们兴奋得跟我们笑着答招呼,一句扎西德勒,看见那张质朴单纯的笑脸,这是没有被污染过的地方。一路颠簸一路尘烟,车走多了就是路,顺着地面的印记,我们在前进。
    多庆措,一个很少有人烟的高山湖泊。看见它时,让人脆不急防。多庆措四周都是喜玛拉雅山脉,路被两边的山压迫着盘旋而前行,忽然山朝两边分开,多庆措就瞬息出现,它不浩瀚但很恬静,湖那边的雪山据说是藏区属母性名列第一个圣女峰。湖两边的山麓连绵不绝的向天边延伸。因为季节的原因,四处都是雪,湖水不多,湖边大片的是沼泽地,很多野鸭很鸟在那里觅食。圣女峰有一片祥云如同哈达一般围绕它的四周。传说传说,一路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正当孙大姐感慨连连时,我们剩下的四个双眼开始对着那群野鸭放电,祈求能我们的电力电熟一只。“我喜欢烤鸭”、“且,盐水鸭好吃”、“卤的好”……能抓住吗?可行性计划?哎,不要这么认真啊,说说而已解肚子饿,我们还是爱护小动物的,当然也爱护花花草草。到多庆措,已经是中午了,呱呱叫的我们站在寂静的荒野上,看着鸭子在我们身边起起落落。师傅看见我们是在饿得到处放光的寻觅,稍微谦逊的拿出自家独门密制的老婆饼。霎时间,疾风掠过枯草呜呜野鸭惊起无数,放饼的箱子还没有落地,已经是空物了,各路高手都已有一饼之位。我~最~爱~老~婆~饼。太阳这时,也在纷争之后露出了笑脸,哼,胆小鬼。哼着小曲这才看见在我们不远处有一户牧民。冲啊,有美女耶。在祭完五脏六腑之后,没有哪一句话如此有魅力过。对于我们过分的激动,牧民显得很局促,女孩的妈妈一直当在她面前,算了,照不了美女,照美女的妈妈也行。我正打算开始动手时,发觉我同意阵地的同胞们正在用傻傻的笑脸和糖果引诱一个更小的dd,充当他们的模特。经过我们的一轮傻笑,牧民终于和我们起乐融融的拍照,并且极力邀请我们去他们的帐篷里,如果不是因为还有路途要走,我们会去的,再次挥手,彩云已走。
    横穿喜玛拉雅山脉的路途都是5000,据说这条路一般到11月都会被雪封埋。过了多庆措不一会,路的两边就是0.5米高左右的冰雪,车子在路上挣扎的努力。要不要前进,会不会被困?在摇摇摆摆中还是选择了前行。雪地的田鼠在车边跑来跑去,偶尔还能看见山鸡。路途通天,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泥泞艰辛中,我们的这辆车坚若磐石的走着每一处。江湖上这样的高手不多,之后的路上,更是充分见证师傅的卓越。走过哑口,扔了跑马风,天气开始转暖。阳光又开始明晃晃的照射进来。车中呼啦啦声四起,进入了亚东。
    亚东的东嘎寺修建在山顶。50年代达赖喇嘛曾经在这里与张经武会谈。寺庙很小但是高手云集,最深刻的就是入山口的藏獒,庙里的喇嘛微笑的示意,它被绑住了。但是它如同狮子般的脑袋,赤红的双目盘踞在路口,让我们万万不敢前进半步。就这么僵持,它时刻准备的扑来。此刻,各种退路都在心里暗暗盘算,爬树?上房?哪一个更快?寺庙里的地方不大,很多喇嘛就说都在海外。江湖上对于隐士高人的出场都有很多版本,而我在那里碰见的也算一种,一个提着水桶的老僧缓缓的出现在我的视野,目光和善的端详我们一会,随后,一串悦耳的E文飘过,眼前一花,我看见一个老僧已经和我面对面。E文?我的脑海里出现了牛津大字典,可惜山高水长不能当时帮我与他拆招。“do you speak chinses ?”“no ,I know English”曾经几时朋友跟我说去西藏要练好E文,悔啊。硬着头皮我决定用我中式的英文和手语跟他交流。气定神闲的老僧和头冒白气地我,幸好其他的人没有袖手旁观。站在细雨中,我开始了解这个寺庙的历史,有些东西是我们不懂的渊源。


上载图片:

<< 雪顿节展佛西藏涂鸦_2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