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难忘的阿里之行(四)难忘的阿里之行(五) >>

“故地重游之西藏篇”综合修订版(全集)

所属类别:精彩西藏游记攻略推荐
    极地絮语
     —并非游记的游记
    
    这里的极地,不是北极或南极,却同样有着冰雪的奇观。她是世界的第三极,尘世的净土,天国的倒影。记下这些文字,本意并非要给未去西藏的人作任何旅行的推介,而是与许许多多象我一样热爱那里的人一起,抒发一些情愫,寄托一些希望。
    
    (一)离开
    
    象是去年祈愿的应验,有了这样一次机会,重回到雪山圣湖的怀抱。
    
    因为是我一个人旅行,他和我都有些怪怪的,几分不舍,又有点莫名的不快。刚回国的他时差无比的强烈,两天两夜竟了无倦意,昨夜连我也是彻夜未眠。
    
    飞机在万米高空展翅翱翔,舷窗外偶见峥嵘的山巅,齐刷刷的雪白。没有刻意在身体上做什么准备。这一次,雪山是个故旧,只会比初识时更加友善。
    
    突然孩子似的对酥油茶和青稞面渴望起来。了解一个人的脾胃,大体就可以了解他的性格。一个民族的性格,应该也能从他们的箪食瓢饮中显现出来吧。对于那样可爱善良的民族,我预备不带任何成见地去接受她的饮食,相信我做得到。
    
    困意挥之不去,噬咬着眼角眉间残存的气力。飞机很满,邻座在兴奋地拍摄只有此时可以俯视的高原。
    
    想起江孜的天门,心中隐约激动起来。和他的旅行总会有一些意外的收获,象是上天悄悄塞给我们两个的礼物。于是一切的景致便成为有情感的活物,真正为我们所拥有,并且永不遗失。
    
    “他是我最好的游伴呢。当然,不止是游伴,”在睡着之前这样想道。再睁开眼的时候,贡嘎机场已在眼前了。
    
    (二)粒沙世界
    
    无论比海拔还是历史,山南都应该是西藏之旅的起点。这里比拉萨、日喀则、江孜都要低,可以缓解上高原的心理和生理反应;还有西藏无数的第一—第一批先民,第一位赞普,第一座宫殿,第一座寺庙,第一个都城…
    
    去桑耶寺的一路有些沙丘,但也有不少新种的树木,间或有些水洼,映着蓝莹莹的天和白生生的云,甚是美丽。
    
    桑耶寺比去年干净一些。大殿里好几个僧人盘膝围坐,正在制作彩沙坛城。画底是事先做好的,材料是周围几十个小碗里盛着的各色细沙,工具则是僧人手中的各色物事—空心尖头管好比画笔,可以控制沙子的流量;木条则是用来码齐完成的沙线。坛城完工后,僧人们会齐声颂经数日,一俟仪式结束,便会把精心制作的五彩世界瞬间搅散,倒入水中,让它们重新回复成粒粒白沙。
    
    世界的形成与寂灭,游戏般复制于僧人们的手中,向世人揭示人生最简单的真理:
    
    繁华,不过是一捧细沙。
    
    (三)智慧与慈悲
    
    去江孜的路上经过羊卓雍错和玛拉水库,以我的私心,倒更偏爱后者,因为那里没有喧嚣红尘的气息。水很蓝,澄明温润的象玉,周遭只有寂寞的大山,还有幸运的我们。
    
    白居寺是我和他的最爱。庙宇的庄严与秀美,山势的奇伟与雄浑,在风云多变的江孜的天空下组成一幅难忘的画面。时隔一载,寺中依然有许多慵懒的狗,在长长两排金色的转经筒下晒着太阳。十万佛塔依然俏丽,用她鲜艳欲滴的颜色点缀着背后苍茫的山。
    
    白居寺有五百八十年的历史,但每一处殿堂,每一根檩柱,都整齐而美丽着。相形之下,桑耶寺就如同被漫不经心的主人丢弃的古玩,虽曾光华万丈,如今却蒙尘失色。
    
    西藏寺庙的房檐常由黑、白、红三色组成,在佛教徒的心中分别代表法力、慈悲和智慧。佛教称人皆可成佛,修行的关键在于慈悲和智慧。唯有二者并重,才能到达菩提明镜的彼岸。徒有聪明脑子,却没有包容和仁慈的心,自然不会成佛。但佛说,仅有慈悲也是不够的。
    
    或许,可以用通俗的话解释:慈悲是爱,智慧是会爱。心中有爱,还必须有正确的方法,才能让爱的力量温暖你爱的人。佛,不过是觉悟的人。等我们都能真正觉悟到爱的真谛,离佛也就不远了。
    
    (四)爱要说出口
    
    去纳木错的路已然大修过了。从当雄折向西行,原本预期的颠簸始终未曾出现。在山口与同行的藏民一起请了龙达,工工整整写满亲人的名字,亲手系在看得见天湖的山巅。
    
    五千米的山风吹得龙达猎猎作响,在我的耳中却如同佛号齐诵,庇佑着我惦念的人。
    
    有信仰的人,自然有他的方式来表达,即便目不识丁。每一个佛教的信徒,不一定都要去亲自诵读佛祖的经书。他可以借助自然的风,借助手中的力,与心中的神明沟通,表达他的向往与热情—譬如屋檐下写满佛经的风马旗,再譬如被无数人转动的经筒。
    
    我的担心,是我们这些久居城市的人在面对生活时正变得日渐漠然,正在失去热情,失去表达的能力。
    
    去年,曾和他一起搭乘当地的公共汽车去一座寺庙,车中除了我们便是一群年轻的僧侣和几个朝佛的藏民。汽车开动之后,窗外有个骑自行车的人快速超过了我们。车中的人都探出头去,大声喊着“加油”。在明媚的阳光下,骑车人回头对我们笑了,全车的人也笑了。那是我见过最纯真最动人的笑容。
    
    我们无从得知这个骑自行车的人究竟为什么要飞快地赶路,但是,知不知道原因又有什么关系呢?关心你身边的人,为他们加油,哪怕只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一切相信爱的人,勇敢地表达你们的爱吧!
    
    (五)身后事
    
    天葬是藏人最普遍的葬仪,可能也是最神秘的一种。当往生者被送上尸陀林(天葬台),连家人都必须立即离去,不得回头目睹亲人最终的结果。据说除了指甲和头发,所有其他的部分都会被天葬师切成小块,混上糌粑喂给秃鹫。
    
    鹰鹫很少死在地面。藏人的说法是,这些勇猛的猎手会在生命临近终了时冲向太阳,以飞翔的姿势让炙热的火焰把它们融化在高空。用故去的人饲鹫,就能让逝者的灵魂最接近天国的大门,也能最快地把逝者的肉体还给上天,开始新的生命轮回。
    
    从某种意义上,藏人比汉人拥有更加朴素的生命观。自古以来,汉人都把苦痛难捱的绞刑(当时的绞刑须耗费几个,甚至十几个时辰才能让人死去)看作施恩,而把生死立判的砍头视为竣法,更休提千刀万剐或是五马分尸。个中原因,归根究底只是“全尸”二字。
    
    对汉人,身首异处似乎是最不体面、最令祖先蒙羞的下场;而藏民,从先古时代,就已把身后事看作平常,不以为忤,不以为悲。
    
    来世与现世,灵魂与肉身,在汉藏两地有着不同的解释,也有着不同的关注。
    
    因此,汉地的陵墓比比皆是,王侯将相,富商大贾,甚或比生者的住宅还要华丽;而在西藏,除了活佛高僧拥有壮丽的灵塔,包括王族在内的其余众人鲜有墓穴,连藏王墓也不过是几抔黄土,静静地守护着青稞地而已。
    
    (六)罗刹女的孩子
    
    “我们是罗刹女的孩子,”藏民们说。
    
    上古时代,曾有只神猴在西藏修行。一天,来了一位罗刹女,想嫁与猴子为妻。若猴子不允,她就要嫁给魔王,生下无数魔子魔孙为害一方。猴子担心自己的修炼难成正果,又不知如何拒绝罗刹女,便去问观音菩萨。观音告诉猴子,与罗刹女结合乃是善举,是上天的意旨。猴子遵命,与罗刹女结为夫妇,并生下六只雏猴,这便是藏民的祖先。今天的山南依然找得到“猴子洞”的遗迹。
    
    第二个罗刹女和文成公主有关。公元七世纪,吐蕃年轻有为的三十三代赞普松赞干布先后迎娶了尼泊尔的尺尊公主和大唐的文成公主。两位公主入藏时分别带来了佛祖释迦牟尼八岁和十二岁等身像,是为藏传佛教两大至宝,后分别供奉在大、小昭寺。当松赞干布打算为尺尊公主修建寺庙时,请文成公主测算风水。文成公主上推天象,下观地形,认为吐蕃象一个仰卧的罗刹女,其心脏正是拉萨的一片湖水。为了镇住魔女,永葆吐蕃平安,文成公主建议填湖建寺,这就是今天的大昭寺。随后,拉萨才在大昭寺周围发展起来。直到今天,仍有许多藏民坚持认为只有大昭寺附近才算真正的“拉萨”。藏民们常说“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指的便是这段故事。
    
    罗刹是梵文的音译,源自印度神话《罗摩衍那》。有人说罗刹有男女之分,男罗刹凶狠丑陋,女罗刹美艳绝伦。但不论样貌美丑,罗刹绝非善类,而是为害人类、与众神为敌的恶魔,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在藏民们的心目中,两位罗刹女却并非乖戾残暴的异类,而是哺育和疼爱他们的母亲。第一位罗刹女是度母化身,特意来到人间繁育人类,是藏族先民的生身母亲;第二位罗刹女是土地山川,用身体支持和养育一代又一代的人民,是滋养藏民的大地母亲。没有第一个母亲,藏民们无从获得生命;没有第二个母亲,藏民们又何以使生命延续!
    
    人有佛心,立地成佛。佛为觉悟之人,人乃未来之佛。即便是十恶不赦的罗刹女,因了佛缘,有了佛心,也一样可以成为仁慈的母亲,让千千万万的藏民以她为骄傲,珍惜她,敬爱她。
    
    这就是藏民们千百年来力量的源泉。世上总有善恶,善恶本身并不可惧。当慈悲遇上智慧,最污浊的土地也能开出奇葩,最破旧的弦子也能唱起欢曲。承认生命的不完美,既不回避,也不沮丧,而是努力弃恶扬善,追求人生圆满的结果,这便是罗刹女的孩子的哲学。
    
    佛教改变了吐蕃,改变了历史,也改造了藏民的内心。未有佛教之先,吐蕃曾是黩武的民族,好勇斗狠,四处征战。后来,佛教在西藏生了根,开了花,结了果。罗刹女的孩子和他们的母亲一样,在佛性的感召下走上了和平之路。
    
    也许,佛性和人性,区别只有一点点。一切为众生谋福的人,在笃信佛教的藏民眼中都是佛。不然,怎么当年毛主席会被藏人称作“文殊菩萨”呢?
    
    (七)完结篇
    
    哈达依然在项间缠绕,耳畔却已是凡尘的喧嚣。
    
    从高原上下来,再回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总会有种异样的感觉。好象从镜子外面跌到镜中,虽然繁花似锦,却并不真实。因为不真实,所以不亲切。固守的仍旧是荡涤心灵的蓝天,触手可及的云朵,还有每双眼睛里纯洁而善良的目光。
    
    不拘何处何时,或是车水马龙的街道,或是夜深人静的灯旁,放一支藏地的曲子,和他共同怀想我们的旅行,我们的梦想。
    
    明日,明年,也许我们又将启程,去那个神秘而古老的地方,汲取爱的营养和人性的力量。
    
    愿意加入我们的人,快快收拾你的行囊罢。
<< 难忘的阿里之行(四)难忘的阿里之行(五)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