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ravel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国国旅. 拉萨旅游服务电话:  旅游服务咨询电话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拉萨旅游网客服信箱
<< 阿里归来经验总结之二西藏之行花费分析及总结 >>

九月,感受西藏(完整版)

所属类别:精彩西藏游记攻略推荐
    九月,感受西藏
    (一)出发前的插曲
    旅行是会上瘾的。从去年九月我从新疆回来,心里就暗自把西藏纳入今年九月出游的目的地了。记得是去年十一月,我在网上搜集了大量的关于西藏的攻略后,就详细的制定了去西藏的行程计划,然后,在网上开始征伴。呵呵,当时给征伴的帖子起的名称是《每月存八百,八月底去西藏》。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进入八月份了,我一边不动声色的努力做好工作,一边暗自紧锣密鼓的做着进藏的准备工作,甚至把准备工作都一项一项列在本上,包括买保险、办边防证,生怕有疏漏。
    在这期间,有好几个各地的驴友通过邮件和短信和我联系过,准备结伴同行。但大多数都最终未能如愿结伴同行,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何况象网上结伴这样的事情,没有丝毫的约束。我做好了思想准备,即使没有同伴,我也要一个人按期出发。在出发的前十天,一个以前和我邮件联系过的新疆驴友随风发来短信,说她肯定能按期到西宁和我会合,而且还拉了一个同事入伙。我回复她说,好啊,同行是缘分,欢迎。那时,我还搞不清她的同事是男是女,也没多问。
    我自从调到石家庄工作后,就患上了过敏性鼻炎,现在已发展为过敏性哮喘。也许是对秋天的一种花粉过敏吧,每年八、九月份,秋高气爽、气候怡人的时节,却是我最痛苦的时刻,常常夜不能眠。然而,坏事也能转变为好事。这给了我充分的理由出去旅行,说来也很有趣,只要我远离石家庄,过敏症状马上消失。呵呵,有的朋友们都有些羡慕我的过敏了。
    说来也奇怪,临出发前十多天,我的过敏性鼻炎加哮喘,症状表现得并不明显。我心里暗自着急,往年这个时候,早已经很严重了啊。如果这样下去,我都不好意思开口找我们头儿请假了。哈哈,可能象我这样盼着自己病情加重的人很少吧。还好,八月二十五、六号,我的过敏症状加重,鼻塞,头疼,轻微哮喘。连媳妇看着我都替我难受。我心里窃喜,这下就好办了。很快,领导也准假了,家里也OK了,我马上去买了一张去西宁的火车票,二十九号出发。
    临出发的那天上午,有两个关系很铁的朋友也正好在家,就一起吃了午饭,算是为我饯行了。也许是自己真的不算年轻了,真要出门远行了,却冒出很多顾虑来。我小声告诉朋友,我买的保险,保单在办公桌的第一个抽屉里,如果有不测,记着理赔。这个年龄,牵挂的事情太多了。朋友也再三嘱咐,一路上多加小心,常发短信保持联系。下午五点半,我踏上了西去的列车。
    (二)西宁
    八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半,我到了西宁。三年前的国庆长假,我曾和几个驴友到青海旅游,因此,对西宁并不陌生。那天,正赶上下雨,坐在1路公交车上,看着雨中熟悉的西宁街景,有一种亲切感。第一天,住在建银招待所,那是个有些年头的招待所了,尽管藏羚羊丛书中推荐过它,那里的服务员态度也不错,可是,那里的设施真的很陈旧了,甚至屋里连电源插座都没有。第二天,我还是搬到了离它只有二十米远的金星宾馆住下,那里条件很好。
    西宁是个很美丽的城市,尤其是新宁广场和中心广场,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里环境优美,为普通百姓提供了很好的休息、休闲娱乐场所。那天早上,我在中心广场看到很多人在晨练,和内地不同的是,他们在跳一种集体舞蹈,就是藏族的锅庄。而且,活动强度还真不小呢,我看见有的人衬衣都湿透了。百余人围成一个大圈在跳,非常有民族特色。喜欢美食的朋友,别忘了去水井巷市场和莫家街,有很多特色小吃,很值得转转的。
    晚上,新疆驴友随风和她的同事小潘也到西宁了,见面才知道,此行我重任在肩啊,和我结伴同行的两人都是女士。去年去新疆就是这样的,今年还没转过运来。唉,有两美女相伴,也不错。晚上十点多,我们一起到莫家街去吃了宵夜。西宁的治安还不错,走在街上,不时可以看见有联防队的人值勤,所以,很有安全感。
    九月一日,我们包车去了塔尔寺和青海湖,在金银滩,我哼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寻找着卓玛的身影。去了原子城,缅怀着共和国核工业的创业者们。想当年,这里是何等的机密与忙碌,如今人去楼空,只有一座很高的碑矗立在花园里。那些当年最年轻的的科研功臣们,如今也都该到了解甲归田的年龄了吧。他们曾为共和国的建设奉献了青春,我们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还去了一五一码头,在这里,可以乘船游览青海湖。经过了倒淌河、日月山,我们回到西宁。司机李师傅服务很好,大家相处一天,感到很开心。晚上,我们踏上了去格尔木的火车,离拉萨更近了。
    (三)格尔木
    九月二日早上七点多,火车到德令哈的时候,我就被吵醒了。索性坐起来看着窗外的风景,远处有山,近处是熟悉的、荒凉的戈壁滩。早晨有些凉,我穿着衬衣外加冲锋衣,还是感觉有些冷。真后悔在临出发前把抓绒衣又从包里拿出来了,因为背包里实在装不下了,只带了羽绒服。呵呵,从衬衣一下到羽绒服,也的确有些衔接不上。快到格尔木的时候,邻座的一位很可爱的女士对我说,如果在格尔木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她帮忙,并互相留下了电话。虽然仅仅是萍水相逢,但她的一番话还是令我心存感激。滴水当以涌泉相报。当我踏上格尔木站台的时候,已是烈日当空、阳光灿烂了,晒的身上暖洋洋的。呼吸到高原的空气,格外舒服,鼻子也非常通畅。出站的时候,我对随风说,咱们这趟车不会只有咱们三个驴吧。话音未落,随风就指着前边说,前面三个也是驴友呢。抬眼望去,果然看见三个大背包,但看不清男女。我笑着对随风说,最好是男的,咱们现在已经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了。随风快步跟上去,回过头冲我乐,我这时也看清楚了,又是三个女的。看来这年头往外跑出来玩的,巾帼不让须眉啊。中午十一点,我们住在格尔木市政府招待所。稍事休息后,三人一起去了客运站,探听去拉萨的班车情况。到拉萨的长途车有两种,一种是带卧铺的大巴,一种是九座的得力卡面包车,路上需要近二十小时到拉萨。
    我们心里有底之后,又来到驴友们常说的武警招待所,看看有没有新车可搭。转了一圈,没有收获,要走的时候,一辆没有牌照的三菱越野车映入眼中。我走上前和司机搭话,果然是去拉萨的。哈哈,也许是随风她们在塔尔寺烧了高香,好运气来了,挡都档不住啊。司机热情的用新车把我们送回到招待所,互相留下了电话。那种越野车乘坐起来的确非常舒适,看来,明天就是它了。过了些时候,接到司机打来的电话,人都凑齐了,一共四个人,明天五点半出发,晚上九点能到拉萨。价钱也很优惠。明天一早车来接我们。
    车的事情搞定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征得她们同意,带着两位美女转转格尔木的大街。在西单商场附近有个音乐广场,建得很有特色。广场的音响正播放着青海民歌,是那种清唱的,没有音乐伴奏的。附近有三三、两两的回族居民在谈天说地。有一小伙子也随着大声唱着,唱的非常好听,不次于音响中播放的。不远处还有一个女的,也在唱着,那种曲调很像陕北的兰花花,随风说他们唱的也是一种叫花儿的民歌。
    也许是在傍晚七、八点钟时候听花儿最能打动人吧,随后,我开始在音像店里找那种没有音乐伴奏的CD,居然一无所获。真后悔把录音笔放在房间没随身带着了。
    (四)青藏公路
    九月三日五点半,司机准时来了。我们睡眼朦胧的上了车,周围漆黑一片,只看见车的大灯照着前边的公路,就这样,我们上了青藏公路。
    天慢慢的亮了,周围是一些并不陡峭的山,有的山头上还有雪。可以感觉到外边很冷。青藏公路是进藏的四条公路中最好走的路了,果然如此。平坦的柏油路,一直通向远方,和我回成都的时候走的川藏公路,简直是天壤之别。沿途我们看见了藏羚羊,也远远的看见了野驴。
    很快就过了昆仑山口,然后是五道梁、沱沱河、唐古拉山口,辽阔的藏北大草原出现在我们眼中。我忽然有这样一种想法,只有到西藏,看到这里的草原,才能真正体会到辽阔的含义,知道什么是辽阔了。也真正亲眼看见了西藏的兰天白云大草原。
    一路上,我们看见了好几拨骑行到拉萨的朋友,有骑摩托车的,有骑自行车的,有结伴同行的,也有独行的,真的很佩服他们的勇气和毅力。这使我想起我的朋友那西,暑假他也是从格尔木骑自行车到的拉萨。
    在沱沱河和当雄分别吃了午饭和晚饭后,傍晚9点多,我们终于看见了拉萨的灯光。也赶上了一场雷阵雨。在雨中,我们投宿到吉日旅馆,和司机师傅告别后,就早早休息了。吉日旅馆的棉被不能不提一下。厚厚的,蓬松的,非常干净,就象自己家里的大棉被,以至于我们从珠峰回来,住在八朗学后,随风还一直念念不忘那棉被呢。
    (五)那木错
    九月四日,窗外的喧闹声把我吵醒。我走到院子里,大口呼吸着拉萨的清晨清新的空气,看着兰兰的天,白白的云,心情无比舒畅。这时,太原驴友安妮发来短信,问我们今天是否去那木错。征询了随风的意见后,我们坐上车,前往那木错。
    那木错,藏语意为天湖,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羊卓雍错和玛旁雍错。从拉萨到那木错,车程为三个半小时,我们到湖边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站在湖边,眺望着远处连绵的雪山,大朵大朵的白云,在雪山上投下暗暗的影子,阳光时隐时现的照在雪山上,景色格外美丽。湖水泛着波澜,不时有几只水鸟在水中嬉戏。
    湖边有很多牵着马和牦牛的藏民在招揽着生意,来之前刚从网上看到帖子,说那木错湖边租马的小贩信用很差,言而无信。所以,就根本不理他们的搭讪。果然,不大一会儿,就听见有游客为骑马费用和小贩争吵。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帖子是这样说的,西藏的藏民很好,很淳朴,但在这里租马的藏民不好。想必他也是亲身的感受吧。
    那木错的门票为40元,也可以当明信片邮寄,但是和其他景点不同的是,那木错的门票背面没有印邮票,所以,如果邮寄的话,还需要自己买邮票贴上,很不方便。去那木错之前,我也在吉日的留言板上贴了一张征伴包车去珠峰的帖子。回到拉萨,广州驴友小叶就和我联系上了,并定好明天早晨八点出发,前往珠峰。我是这样考虑的,因为要走川藏北线到成都,怕找车和征伴费时间,所以,这两天的行程稍微安排得有些紧张了。
    (六)日喀则
    九月五日早上八点,我们准时出发了。昨天下午就听说我们此行的司机师傅达瓦的时间观念很强,果然如此,差五分八点的时候,车就停在了吉日旅馆的大门前。达瓦师傅很黑很瘦,初次见面时感觉他不是很爱说话,但彼此熟悉了以后,他也很健谈的,风趣幽默,人很好,开车的技术也很好。在随后几天的旅途中,我们和司机师傅象朋友一样,开着玩笑,一路说说笑笑,把单调枯燥的旅程变得充满欢声笑语。汽车驶出拉萨后,过了曲水大桥,翻过一座山,安静的羊湖突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碧绿的湖水,是那样的安静。水面上,几乎没有波澜,在群山的环绕中,突现出优美的曲线。我们都被这美景惊呆了,大家不约而同的亮出相机,一通狂拍。在浪卡子县,我们吃了午饭,就赶往江孜。此时的路况,就比较差了,但两边的风景依然美丽。在江孜,我们参观了白居寺和宗山古堡,下午五点半,顺利到达日喀则市。日喀则是西藏第二大城市,街道也很繁华,这里有著名的扎什伦布寺。寺庙的规模很大,如同塔尔寺,也是依山而建。晚上,我们漫步在日喀则的街道上,同时也物色着从珠峰回来要住的宾馆。最后,几乎有些迷路了,大家一致决定叫出租车,上车后,拐了一个弯,就到宾馆了,连两分钟也不到,哈哈,大家都后悔了。
    (七)珠峰
    六日早上离开日喀则后,中午经过拉孜县,我们在这里吃午饭。我们选了一家兰州拉面馆,结果那家饭馆事先没有作好准备工作,吃碗拉面,花去我们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们都有些着急了。呵呵,到车跟前的时候,看见司机师傅正不慌不忙悠闲的抽着烟等我们呢,丝毫没有着急的样子。出门能遇到一个好的司机师傅,几个合得来的同伴,真是一件幸事,那会使你的旅途充满乐趣。一路上都会开心的。
    从拉孜到新定日的路非常难走,沿途在修路。经过一路跋涉,下午五点,我们赶到新定日,买了珠峰的门票后,我们决定当天赶往珠峰。出新定日不久,就是边防检查站。过了边防检查站,就是珠峰检票处,然后就开始翻越一座大山了。汽车开到垭口的一刹那,远处的雪山清晰的展现在我们面前。其中,最高的那座就是珠峰了。我们都不禁欢呼起来,是啊,历尽艰辛,就是为了一睹珠峰的风采。此刻,珠峰就在眼前。在珠峰右边的,是卓奥友峰,左边的,依次是洛子峰和玛卡鲁峰,都在海拔八千米以上。蓝天上的白云掩饰不住四座八千米高山的雄伟身姿,在白云的映衬下,珠峰尤其显得磅礴伟岸。
    翻过垭口,是曲折蜿蜒的下坡路。等我们赶到巴松村,换乘环保车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我们还抱着一线希望,想着到绒布寺的时候,能看到夕阳的余晖照在珠峰上。随风还计划着今晚能住在大本营呢。可是,等我们到绒布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十分了。离大本营还有八公里的山路,而且,上山的马车也早就收车了。不过,特别令人高兴的是,在绒布寺,中国移动的手机信号非常好。我一边兴奋的给朋友们发着短信,一边喝着酥油茶,吃着蛋炒饭。呵呵,真没想到,在珠峰还能这样FB啊。
    我们住的是四人间,每床四十元。不方便的是,晚上去厕所,要绕到院子里。睡前,我和广州小叶走出院子,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夜空中的星星非常可爱,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感觉离我们很近。这种夜空很久都没看见过了,在内地繁华的都市,凭肉眼只能看见几颗星星。我们本来还想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坐着聊会天呢,可是,没一会儿就把我们冻得跑回去了。正好也都累了,就早早睡了。半夜,小潘去厕所,回来的时候,居然走到隔壁的房间,那是个三人间。小潘还纳闷呢,怎么少了一张床啊。这才反应过来是走错了,哈哈,早晨说起来这事,把我们都乐坏了。
    也许是这里海拔太高的原因(五千一百米),大家都没怎么休息好。早上,随风和小叶五点多就起来了,准备去大本营看日出。我赖着不起,告诉他们,天色还早呢,可是,他们三个都不理会,跑到院子里等马车,一会,又都被冻了回来。我也只好起来了,六点多的时候,马车来了,我们四人分乘两辆马车,走了四十多分钟,来到了大本营。大本营三面环山,十几顶帐篷散布其中。旁边是一条河,我猜是这是珠峰脚下的冰川融化汇成的河流吧。在这里,可以看见一缕晨光照在珠峰的上部,被白雪覆盖的珠峰呈现出淡淡的金色。由于周围是高山,到我们离开大本营的时候,太阳光还没有照到大本营。因为我们付的车费是往返的,所以,赶马车的小孩在一旁着急的催我们下山,我们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大本营,回到绒布寺。这时,还不到八点呢。
    我们急忙到餐厅要了壶酥油茶,喝着暖暖身子。呵呵,千里迢迢来到珠峰,在大本营呆了还不到两个小时,随风和小叶都有些不甘心啊。我开玩笑的对他们说,那你们再住一天吧,我先下去了。十点半,我们坐上下山的环保车,回到巴松村。见到正在洗车的达瓦师傅,我们都感到很亲切,一边和他开着玩笑,一边上了车。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四个人都禁不住一再回头,流连着珠峰那雄伟的身影,和那连绵起伏的雪山。晚上,我们住在一个很小的县城,拉孜。
    (八)重回日喀则
    八日早晨,我们离开拉孜县城。在一个村子里,我们来到一家藏民家里。拉孜的手工小刀,在西藏小有名气。一个小伙子正在炉前做刀呢,随风买了三把小刀准备回去送朋友,我忍不住,也买了一把,留个纪念吧。
    中午,我们又回到日喀则。我们来到一家尼泊尔风味的餐厅,这家餐厅的生意很红火,西餐做的也很不错。大家吃的很尽兴。
    吃完午饭,达瓦师傅把我送到汽车站。我在这里转车去亚东,他们几个人回拉萨。我买了票后,把背包卸下来,小叶上来和我拥抱再见,呵呵,虽然是很短暂的珠峰之行,大家一起相处的时间也只有四天,可是,彼此之间那份同甘苦共患难所结下的情谊,却深深印在心中。等我两天后回到拉萨的时候,他已经回广州了。他是个很好的旅伴,大家在一起相处四天,就象兄弟姐妹一样,一路上非常开心。后来,八月十五那天晚上,我们在类乌齐的宾馆的院子里,还收到小叶发来的短信。
    (九)亚东
    和小叶他们告别后,我独自上了去亚东的汽车。从日喀则到亚东的长途班车一天有两班,下午是三点发车。车型小,票价要稍微贵一些。我坐的是面包车,车票八十元,车程约六小时。出了日喀则,一路沿途的景色非常美。我再次证实了自己的观点,在西藏旅行,风景都是在路上的。雪山,离公路很近,从车上望去,雪山投在水里的倒影,非常美丽。我忍不住拿出相机,一通狂拍。虽然路况不算很好,都是颠簸的土路,但车内的气氛很好。其实越是偏远的地区,民风越淳朴。十几个人挤在狭小的车厢里,彼此都是很友好的聊天。我还以为他们互相认识呢,其实不然。我向他们请教有关亚东的概况,他们也热心相助。路过帕里镇的时候,路边有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等我拿出相机,汽车已经飞驰而过。这次西藏之行,有很多美景,都是这样错过了。即使是包车,车开的太快,等我们叫司机停车时,已经过去了几十米了。再说,我们也不好意思总叫师傅停车啊,尤其是车速很快的时候。
    晚上九点半,在夜色中,我到了亚东。这是一个很小的边陲小城镇,亚东河从城中穿过,在来的车上,就有人向我推荐红桥招待所。果然条件还算不错,招待所的老板非常好,对游客很友善。街对面有很多小饭馆,灯火通明,放下背包,独自出去吃了晚饭。吃饭回来的时候,看见了三个北京来的驴友,就聊了一会。因为县城很小,来这里的游客也不多,而且,旅馆更少。所以,很容易认出哪些是游客。
    清晨,我在街上溜达了一圈,发现县城虽小,但超市、网吧一应俱全。早饭后,包车前往半山腰的寺庙,沿途的景色如同江南,青山绿水,从半山腰往下看,景色更是好美。回到县城后,我又坐车来到温泉池,呵呵,来这里洗温泉的,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的人,而且条件很简陋,低矮的小房子中间,有个温泉池,边上都铺着各自带来的被褥。而且是穿着短裤,男女混浴。我此刻一点想洗的念头也没有了,看看就可以了。
    回到县城后,就找了一家网吧上网。网络真是好啊,简直是人类历史的一大进步,无论相隔万水千山,总能沟通无限。
    (十)回到拉萨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我告别了招待所的老板,坐上了去日喀则的班车。那天特别奇怪的是,从亚东出发的时候,偌大的一辆依维柯车,除了司机和售票员,乘客就我和一个从贵阳来亚东探亲的女教师。一直快到日喀则了,才又陆续拉上几个乘客。连司机都开玩笑说,这是我们两个的专车了。
    日喀则到拉萨的车非常多,桑塔那车、面包车和大巴一起在抢着生意。桑塔那和面包车是看人数,够人数就走。车型不同,票价自然不同。我转乘的那辆面包车,就是坐满八个人就走。司机开车很猛,我们的车刚出客运站,在市内一个十字路口上,差点与争道抢行的卡车相撞。卡车的车头都几乎要撞着我们的车身了。全车的人都吓坏了,纷纷埋怨司机开车不稳当。还好,有惊无险。
    下午五点多,我又回到了拉萨,和随风、小潘会合,住在八朗学旅馆。
    (十一)布达拉宫
    昨天回到拉萨后,我们三人就去布达拉宫买第二天的参观票。九月十一日,清早起来,去了大昭寺,捎带着在八角街购物。我感觉,大昭寺广场比布达拉宫广场热闹多了,一大早,就有很多藏民沿着八*角街转经,有很多老人手拿小转经筒,一边走,一边转着手中的小经筒,同时嘴上念念有词。在大昭寺的门口,已经有很多人排起长队,等待开门。门前的空地上,挤满了磕长头的善男信女。他们手心上带着一块护手板,面前摆放着很窄的一个垫子,不停的做着同样的动作,起来,趴下。有的甚至没有前面的垫子,直接就趴在地上了。估计初次见这种场景的人,都会有一种心灵上的震撼,被这浓浓的宗教气息所感染。
    中午,我们来到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参观。到拉萨来的人当中,估计百分之九十要到布达拉宫的。布达拉宫坐落在拉萨市中心的玛布日山上,始建于松赞干布时期,后来,五世主持重建,并经多次扩建,才有了今天的规模。
    站在布达拉宫的围墙边,俯看着拉萨的市区,高楼林立,俨然一座繁华的大都市。远处,可以清楚的看到青藏铁路大桥。布达拉宫内的壁画和梁柱上的雕刻图案,色彩绚丽,形态逼真,可谓精美绝伦。还有数不清的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其中,五世的灵塔,光耗费黄金就达3721公斤,并且灵塔上面镶有上万颗珠玉玛瑙,整个灵塔辉煌眩目,华丽壮美。
     从布达拉宫出来后,我们漫步在布达拉宫广场上,惊奇的发现,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布达拉宫,那种地势与建筑浑然一体宛若天成的雄壮气势,都强烈冲击着我们的视觉。那种无形的精神感染力,也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扉。
    (十二)山南
    九月十二日,我们前往山南。山南是藏族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那里有桑耶寺,青朴修行地,昌珠寺,雍布拉康。我们是从大昭寺前的广场上乘车的,到了雅鲁藏布江的渡口,坐渡船过江。
    雅鲁藏布江沿岸的风景也很漂亮,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宽阔的江面显得非常柔顺。一开始,我还以为就我们几个人要过江呢,谁知,不大一会,来了一个老外的旅游团队,稍后又来了一些藏民。全坐在一条船上,我直担心超载,也许是船经常载这么多乘客,那个船工看起来很有把握的样子。渡江过去大概要四十多分钟。那些老外们心态都特别好,这么多人挤在一起,他们觉得很有趣。他们连说带比画着,努力尝试和藏民们进行交流。还有一个领队模样的老外,长的很壮实,透着一股很有男人魅力的气质。他拿出很多气球,吹起来后,送给藏族小孩,逗他们开心,那种快乐的情绪也感染了全船的人。
    下船后,又换乘桑耶寺的班车,到了桑耶寺。吃过中午饭后,我们坐拖拉机前往青朴。道路极差,我们坐在车斗里,被颠簸的左摇右晃,还被灰尘荡的灰头土脸。青朴修行地在一座山的半腰,有很多出家人在此修行。他们住在很小的棚子里,日子过的很艰苦,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尼姑,她们渴望和家里联系。有两个尼姑借我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可惜,都无人接听。我们爬到半山腰,实在没有力气再往上上了,就掉头下山。想着坐拖拉机的滋味,心里就发憷。再次被灰尘笼罩一番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看来,今天是赶不到拉萨了,只好在桑耶镇的旅游宾馆住下。这里比寺里的招待所便宜,伙食和住宿条件也好一些。第二天,我们坐寺里的班车回拉萨。
    (十三)川藏北线,从拉萨到鲁朗
    随后的几天,我们开始联系走川藏线回成都的车和同伴。在八朗学,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在留言板上发贴子征伴了。很快,我们就联系到一个北京的驴友小梁一起包车同行。车也基本定下来了。我们尽情的享受着拉萨的阳光,没事的时候,我们就在八朗学的走廊上喝茶晒太阳,漫不经心的看着院子里人来人往。那种懒散的感觉,简直太舒服了。
    九月十六日清晨七点,拉萨的天还没完全放亮,我们离开了八朗学,离开了拉萨,开始了川藏线的旅程。
    一出拉萨,因为夜里刚下过雨,所以,空气非常湿润,路边的田地里仿佛刚被水洗过一样,绿的清新,绿的沁人心脾。远处的片片白云,在山腰上缠绕着,很低。路边的河水奔流不息,拉萨到林芝的路很好走。我们很快走过了飘摇着五彩经幡的米拉山口,中午,我们在工布江达县的一家叫四川饭店的饭馆吃午饭,菜做的非常好,量给的也足。由于早上都没吃饭,所以,中午大家都放开猛吃了一顿,五个人吃,也没能够把四菜一汤打扫干净。
    司机姓苏,个子不高,开一辆切诺基,浓浓的四川口音。性格很开朗,也很随和。在随后的近十天里,我们一起朝夕相处,同甘共苦,历经艰难,走通麦天险,走黑昌公路,还在一起度过了中秋节,此行和我们大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建议以后包车的朋友,尽可能的和司机一起吃住,以朋友相待,同甘共苦,能沟通感情,那样,旅行也很开心,司机也会把路上最好的观景点和注意事项介绍给大家。
    午饭后,我们去了巴松错。巴松错又叫错高湖,距巴河镇有半小时的路程。巴松错四面环山,山上植被茂密,宛如一个绿色的世界。站在路边看,一个小岛被淡绿色的湖水环绕着,有一条浮桥从小岛伸向湖边。湖水的颜色和新疆的喀纳斯湖的颜色一样,是那种说蓝不蓝、说绿不绿的颜色,并且湖水还稍微显得有些浑浊,可能是含有一些石灰质的缘故吧。湖心扎西岛上还有一座寺庙,叫错宗寺,建于唐代末年。寺庙的院子里种了很多花正在盛开着,有人说那是格桑花。
    离开了巴松错,我们前往八一镇。这里被誉为是西藏的江南。一年四季气候温和湿润,群山环抱,景色优美。八一镇的市容规划的很整齐,一栋栋崭新的住宅楼,从远处看是一道风景线。新修的宽阔干净的街道,给人一种舒畅的感觉。可以感觉到,这里有很广阔的发展前景。在不远的将来,这里将成为西藏一个新兴的现代化城市。
    过了林芝县城后,我们开始翻越色季拉山。山上的植被非常茂密,一片片挺拔的松树,汇成林海。在这片原始森林里,一定有不少野生动物藏匿其中。翻过垭口的时候,我们幸运的看见了云海之上的南迦巴瓦雪山。南迦巴瓦峰,藏语意为直刺蓝天的战矛。主峰高7782米,有冰山之父的美誉。险峻陡峭的山峰,攀登难度非常大。只见在厚厚的云海之上,挺拔秀丽的、冰雕玉砌般的南迦巴瓦顶峰直插云霄,真的很象一把直刺蓝天的战矛。其他的雪山,在它的面前,显得暗淡失色。
    下山不远处,是鲁朗林海的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山上的茂密的松林,随着山势的起伏,真的如同绿色的海洋一般,景色非常壮观。真不愧称之为林海。眺望远处的村庄,一派田园风光。在夕阳余辉的照耀下,给整个村庄披上了金黄色的盛装。和远处的雪山相辉映。
    晚上,我们住在鲁朗镇。有趣的是,这里的住宿,成了饭店的副业了,大大的招牌上,写着某某饭店,然后,底下一行小字,写着内设住宿。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这次出来,还真长了见识了。
    (十四)川藏北线,从鲁朗到邦达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听说出了鲁朗不远在修路,很容易堵车。所以,司机师傅建议早点出发,赶在上工之前通过。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准时上路了。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我们一辆车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忽然,一只狗从路边的草丛中窜出来,从车前闪过。小潘脱口喊到,狐狸。司机小苏师傅笑着纠正说,那是一只狗。我们大家都乐了,都笑小潘没睡醒,错把野狗当狐狸了。这件事,成了笑谈。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们只要看见路边的狗,就不约而同喊作狐狸。
    走到通麦天险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只见车的右侧是滚滚奔流的江水,车的左侧是山,路很窄,感觉车是左边贴着山、右边挨着江边走的,司机指着前边说,在雨季里,这里经常有泥石流发生,有的时候,山体滑坡,把卡车都会推到江里去。车在不断的上下左右颠簸中慢慢前行着,如果对面来车,两车相距很远就要选个稍微宽些的地方停住车,等对方的车过去后,才可以再走。就是在这样的路上,我们看见一家三口,行走在朝圣的路上,一个大人在磕着等身长头,另一个推着车,边上还有一个孩子。那个小孩,也不过七、八岁。这种精神,真的太令人敬佩了。在后来的路上,又看见过好几次这样的情景,自己从心里非常敬重他们。
    过了通麦大桥,就来到通麦镇。我们在这里吃了早饭后,前往波密。感觉往波密的路稍微好走一些了,路上也是一直遇到民工在修路。波密县城的街道很干净,给我们的印象很好。下午快三点的时候,我们来到美丽的然乌湖边。由于是阴天,感觉然乌湖没有照片中那么漂亮,如果有蓝天白云的映衬,那会是另一种画面了。我猜想,只有在湖边小住几天,也许才能真正领略到然乌湖的美丽吧。
    出了然乌镇不远,有个三岔路口,向右拐,是去察隅,向左拐,是去八宿。曾经在网上看见有帖子这样说,沿然察公路进去几十里,风景绝美。我真想叫司机师傅拐过去看看,可是,包车的时候,也没有谈到这个细节,再说,他们几个人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想法啊。只好默不作声了,等自己下次再有机会从滇藏线进藏的时候,了却这个心愿了。
    到八宿的时候,还不到五点。我们决定在邦达住了。从八宿到邦达,需要过澜沧江大桥,翻越业拉山。业拉山真正让我们过了一把盘山路的瘾。司机小苏师傅说,这座山有一百零四个拐弯,看见这些拐弯就头疼。呵呵,怪不得,我们在过了澜沧江大桥不远的地方,遇见两个骑自行车的老外,他们比划着,好象是想把自行车放在我们车顶上,搭我们的车走。可是,看见我们的车也没有空位置后,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和我们说再见了。由于语言不通,沟通起来很困难,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个方向骑过来的,要到哪里去,是什么原因不想再继续骑行了。
    到邦达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们在旅馆吃饭的时候,正好遇见四个从成都出发,走南线进藏的驴友,也住在这里。于是,双方很自然的彼此交换着路上的信息,在一起聊着天,小梁把他的然乌湖的照片拿给他们看,大家相处的很开心。司机小苏师傅也向对方的司机介绍着我们走过的路况和行车经验。第二天,我们看见就在我们旅馆旁边,就是帮达派出所。门前的一行字,把我们逗的直乐,上面写着,帮达派出所,往左边一米。哈哈,牌子就在门口竖着,看见牌子上的那行小字,也就走到门口了,还写个距离一米。真逗。出来旅行就是能够开眼界,能看到很多新鲜的事情。
    (十五)川藏北线,从邦达到类乌齐
    早上从邦达出发,走了没多远,在路的右侧,是邦达机场,很平坦的跑道,但是,却没有看见飞机。呵呵,估计都是一个店里做的路牌吧,路边上有个路牌,上面写着,距离帮达机场零点六公里,哈哈,这里的距离观念太强了。
    出了邦达,就是辽阔的邦达草原了,虽然这时候的草稍微有些黄,但是,整个草原景色还是显得非常美丽。沿途的风光和藏北草原的很相似,给人一种辽阔的感觉。中午,我们到了昌都。第一眼看见昌都的时候,我们都非常惊讶。整个城市布局非常整齐,街道干净,也很繁华,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在西藏了。和内地的城市没有什么差别。
    因为昌都到德格的路段在修路,尤其是江达一段,路况非常差,所以,我们在拉萨就和司机谈好了,绕行类乌齐,玉树,石渠,再拐到玛尼干戈镇,继续走北线。出了昌都,司机小苏师傅只后悔,昌都到类乌齐的路更难走,路况之差,丝毫不亚于通麦天险。全程土路,而且车一通过,简直是尘土飞扬。有的时候,简直都看不清前面的路。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即使这样的路上,我们还看到有藏民在磕等身长头,前往拉萨朝圣。
    其实,我心里窃喜,这是很有名的黑昌公路,虽然路很险,路况极差,但沿途的风景真的太美了,国内走这条线的驴友,还真的不多。我们一路只遇见两辆越野车,而且,车上坐的全是老外。在翻越山口不远处给车加水时,有一个骑摩托的驴友经过,还停下和我们打招呼。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四十多岁,长的很壮。他好象是从那曲那边过来的,说前边都是土路,灰尘很大。我也没看清他的车牌是那里的,也没多聊,互相祝福一路顺风就再见了。
    下午六点,我们住在类乌齐的工商宾馆。这一天的土路,把我们一个个都荡得满身灰尘。实在受不了了。呵呵,我们几个就跑到街上一个很小的公共浴室,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洗完澡,我又发现不远处还有一个网吧,又去上了会儿网,简直太爽了。
    那天是中秋节,我们来到一家饭馆,点了几个菜,还要了几瓶啤酒,细心的随风和小潘不知什么时候还买了月饼,我们五个人边吃边聊,非常尽兴。虽然我们身在异乡,但朋友相聚,也并不觉得孤独。我忽然想起去年的八月十五,我和香港的两个驴友(都是很漂亮的MM),从卡拉库里湖回来,中午在喀什的小肥羊庆祝中秋节,也是这样其乐融融的气氛。
    晚饭后,我们坐在院子里,看着圆圆的月亮从山顶上升起。我们一边收着短信,一边各自忙着发短信。然后,大家聊着天,吃着瓜子,听着从旁边歌厅传出的沙哑的歌声,想着各自不同的心事,思念着远方的人儿。
    (十六)川藏北线,从类乌齐到玉树
    九月十九日早上六点,我们又上路了。刚出了类乌齐,那艰难的路,就让司机小苏师傅直叫苦。甚至想再回到昌都去。由于主路在修,所以,我们绕行旁边的小路。那条路很不明显,简直和田边的乡间小路一样。我在一旁不断鼓励着他,一边说前边的路就好走了,一边也睁大眼睛,使劲看着车灯照着的前方窄窄的路。由于路标不明显,等天稍微亮一些了,我就不断下车打听路,以免走错。还好,这里的藏民都很淳朴,都是很热心的指路。
    快到一个小村子的时候,有一辆东风卡车陷在泥里,已经困了一晚上了。堵了好几辆施工的大货车。遇见这样的事情,着急也没用。我们只好下车,拍拍路边的风景。过了将近两个小时,修路的武警调来一辆挖掘机,才疏通了道路。我们又接着赶路了。依旧是翻山越岭,这一路都是这样走的,我都不知道该什么描述了。山依旧险峻,路依旧难行。风景依旧美丽,只是都有些审美疲劳了。
    下午快三点的时候,我们到了囊谦。这里已经属于青海省管辖了。我们在一家小吃店吃过午饭,就继续向玉树前进。
    囊谦到玉树的路,比上午走过的路好了很多。最关键的是,不用再翻越那令人畏惧的大山了,我都怀疑,我们的司机小苏师傅,这一趟走下来,再见到那种无休止的盘山路,是否会产生一些心理障碍了。哈哈。
    青海的草原也非常美丽,从囊谦到玉树,一路上也是和辽阔的草原相伴而行。路好了,大家的情绪自然放松了许多,话也随之多了起来。北京的小梁也不停的拍着车外的美景。
    快七点的时候,我们到了玉树。玉树县城很大,也有一些大的宾馆,住宿吃饭都很方便。我们经过一番比较,住在了结古宾馆。这家宾馆在一条小街上,虽然位置稍微有点偏,但住宿条件绝对很好,干净,舒适。特别是卫生间的浴霸,感觉太温暖了。这一晚,是我们走川藏以来住得最舒服的一晚。而且,领班经理很有经商的意识,对游客很热情。我们住的是标准间,最后侃价下来,每人住宿费五十元。随风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价格了,非常佩服我们的侃价功夫。为了庆祝顺利走过了最难走的路段,庆祝我们进入青海,我们在一家叫草原兴发的饭店FB了一下,回到宾馆,大家的兴致都挺高,又打了几把扑克才休息。
    (十七)川藏北线,从玉树到玛尼干戈
    玉树有世界最大的玛尼石堆。我们走出玉树没多远,就看见了。虽然天正下着小雨,还是有很多藏民在围着玛尼石堆在转经,我们一边照相,一边也围着转起来。一圈下来,也就用了五分钟。那些玛尼石大小不一,但上面都刻着经文,而且很多是彩色的经文,非常精致好看。我看见在旁边寺庙的门上方,悬挂着上海大世界颁发的吉尼斯记录证书。
    上午十一点,我们到达了安巴拉山口。这里是青海和四川的交界处。这里,离石渠有七十公里的路程。下了山,依旧是辽阔的草原,依旧是蓝天白云,和那成群的牛羊。我听着小梁在感慨着,又好象是在下着决心,说准备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再骑自行车重走一次玉树到石渠,把这美丽的景色全部拍下来。是的,坐在车上,看着路边那摄人心魄的美景,从眼前一闪而过,着实有些可惜。
    忽然,我们看见不远处的山坡上,坐落着一座规模很大的寺庙,我们停下车,才知道这就是著名的色须寺。新修的转经墙上的转经筒,色彩鲜艳,非常精美。那一片金顶,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真是金碧辉煌。由于藏民养狗很普遍,所以,在转经墙前面,有十几只狗在游荡,所幸狗不乱咬行人。但我们还是放不开胆子接近它们。
    寺庙前有一条河,过了桥,是一个小镇。这里的藏民的帽子很有特点,象一个盘子,扣在头上,而且,帽子还是用毛皮做的,挺漂亮的帽子。镇上的人们很好奇的看着车内的我们,我们也很好奇的看着街上的他们,很有意思。我们向他们微笑,他们也微笑着向我们招招手。
    中午,我们到了石渠。午饭后,依旧是翻山越岭穿草原。下午六点,我们到达玛尼干戈镇,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但是,镇上的帕尼酒店,可是很有名啊。果然是名不虚传,干净的住宿条件,老板娘的豪爽热情,和丰盛而不贵的早餐,使我们感到很温暖。司机小苏师傅,也和这里的人很熟,在这里,我们又重新走上了川藏北线。
    (十八)川藏北线,从玛尼干戈到道孚
    九月二十一日,星期三。早饭后,我们告别了热情的老板娘,前往新路海。新路海,藏语的名字叫玉隆拉错,距离玛尼干戈镇七公里。早上,我们是第一拨游客,景区很安静。翻过两个小山包,就看到绿绿的湖水安静的被群山环抱着。湖边,是参天的松树,还有一群低头吃草的牦牛。小山坡几个很大的石头上,刻着玛尼经文。远处的冰川,可望而不可及。
    我们沿着湖边向冰川的方向走了一段,路很难走,都是泥和石头,我们只好踩在石头上走。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了,转眼间下起小雨来,我们赶紧往回返。等回到车上,才发现,外边的衣服被雨淋湿了,里面的衣服被汗溻湿了。幸好穿着冲锋衣,雨水没有湿透。
    中午,我们在甘孜吃饭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在厦门工作的驴友。小姑娘一个人在低头吃饭,一身驴装打扮,驴友见面,自然很亲切了,尤其是在路上。她一个人从成都,一段一段坐长途车过来的,而且,准备这样一直坐到拉萨去。我很佩服她独自旅行的勇气和胆量。我们简单聊了聊路上的情况,她是准备下午坐车到玛尼干戈去的。
    下午,经过了炉霍,五点多,我们到了道孚。也许一路走来,记忆有些衰退,此刻,我一点也不记得炉霍的模样了,那是一个空白。我们住在道孚的康巴人家旅馆。这也是厦门的驴友所推荐的。住宿条件很好,服务态度也不错,我们在旅馆吃了晚饭,还要了名片。
    道孚,是一个很干净、很整齐的小县城。街边的小店很有特色。为了感受这个小城,我和小梁小潘一起逛了逛县城,然后,和小潘又去网吧上了会儿网。我们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小城的安静与悠闲。
    (十九)川藏北线,从道孚到丹巴
    吃完早饭,在旅馆老板的推荐下,我们到对面的藏族民居参观了一下。其实,在吃早饭之前,我还对这家旅馆很满意的。吃早餐的时候,老板过来说,早餐的价格是每人六元,而且是成本价,不赚钱的。天啊,比玛尼干戈的早餐贵一倍。而且,对面的藏居也是准备做客房的,前后参观不到五分钟。居然也收每人三元的门票。还说是优惠价了。由此,彻底改变了我对这家旅馆的看法。出门的时候,又收了五元的停车费。
    出了道孚,走过一个叫黑松林的地方,听司机师傅说,以前,就是在这里,常有强盗出没,抢劫过往车辆。现在,情况虽然好多了。但天快黑时,大多数司机还是不愿意赶路走这里。听司机这样一说,说得我们心里都有些紧张。恰好这时有一辆警车超过我们,我们这才放下心来,开玩笑说,看,警车给咱们开道呢。
    随后的路,都是在高山峡谷中了。过了八美,两边的山势变得陡峭起来。中午,我们来到了千碉之乡,丹巴。这里有梭坡碉楼,有甲居藏寨,还有美人谷。很多碉楼倚山而建,有上百年的历史。而且,遍布在绿色的山野中。堪称一道壮观的风景线。
    甲居藏寨,则是另外一种风格。很多漂亮的藏族民居,散布在半山坡上。山的下边是奔腾的江水。司机带我们来到三姐妹家庭旅馆。姐妹三个都很漂亮能干,她们的妈妈在招呼着给客人做饭。二姐叫桂花,小拉拇(小妹)叫石榴花,人长的漂亮,能歌善舞。主人的热情,使我们临时改变了行程安排,决定住在这里。此时,已经有很多游客在院子里坐着聊天了。不多一会,又来了二十多个南京艺术学院的学生。我们只好被主人安排住在另一家藏族的家里。离的也不远。
    晚上,大家都坐在院子里,观看热情的主人为我们表演的藏族歌舞,尤其是石榴花的表演,舞姿优美,真的很有专业水准。随后,她开始邀请我们表演节目,南宁的游客推出了他们的代表,南京的学生也选出了表演者。轮到我们几个了,呵呵,石榴花不依不饶,非要我们表演。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平时唱歌都是看着歌词唱,从来也没认真记过歌词,此时,拿着话筒清唱,还真有一定难度。多亏石榴花主持节目很有经验,才使场上的气氛始终保持得很热闹。
    天渐渐下起小雨来,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那些学生们冒雨在跳着充满活力,节奏明快的的士高,虽然自己也曾经年轻过,但此时此刻,真的很羡慕他们的年轻,他们的朝气,年轻真好。
    (二十)川藏北线,从丹巴到日隆
    早上,告别了热情的主人,我们离开了甲居藏寨。中午,来到日隆镇。下午,我们游览双桥沟。也许是我们一路看到的美景太多,也许是我们此时口袋里所剩的钱太少,面对双桥沟八十元的门票,外加八十元的观光车票,我真的有些舍不得了。可是,既然来了,总不能嫌贵,就不进去了啊。反正,如果还是自费,我是绝对不会再来第二次了。真的感觉不值。第二天,我们又心疼的花了七十元的门票,四十元的观光车票,游览了长坪沟。没舍得骑马,沿着栈道,在树林里走到枯树滩,就独自往回返了。他们三人继续往前走了一段。那天不是晴天,大家都没看见四姑娘山。很失望。不过,吃早饭的时候,我居然又意外的见到了去年带我去稻城的导游小庞,真是太高兴了,而且小苏师傅也认识他。
    (二十一)川藏北线,回到成都
    从长坪沟出来,快三点了。我们决定赶回成都。走到八郎山顶的时候,正赶上起大雾,在漫山的云雾中,我们翻越了八郎山。过卧龙,过都江堰,晚上九点多,终于赶到了成都。司机小苏师傅直到把我们送到武候祠对面的九龙鼎客栈后才回去。我们想叫他一起吃晚饭,他谢绝了。我知道他是急着回去看宝贝儿子呢,也就没多挽留。
    我们晚上去吃饭的时候,院子里有个可爱的小狗,和猫差不多大。我冲它吹了一声口哨,它马上冲着我们使劲的摇着小尾巴,可爱极了。也许是它记着我了,第二天中午我从它跟前经过的时候,它居然跟着我走,我只好蹲下来,用手摸着它,顺着它的毛。它也伸出舌头不停的舔着我的手指头。我这才站起身,冲它摆摆手说再见,它似乎听懂了,蹲在原地,摇着尾巴望着我,不再跟着我了。
    成都,是个很悠闲的城市,我非常喜欢。我们吃了火锅,吃了小吃。
    有的时候,世界真的很小。没想到我们竟然和在拉萨曾相约去山南的一个杭州驴友住到了一个房间。再次见面,非常高兴。大家开心的聊着在西藏的趣事,她准备明天独自去九寨沟游玩,然后回杭州。
    第二天下午,我坐在客栈阳台的大沙发上,感觉非常惬意。听着楼下的喧闹,自己在这里安静的闲坐,犹如一个世外桃园。想着明天,我们几个人就要各奔东西了,心里多少有些惆怅。想着这次近一个月的旅程,想着旅程中曾一起同行的驴友,一起去那木错的太原驴友安妮,一起去珠峰的广州驴友小叶,一起走川藏的北京驴友小梁,还有和我一起从西宁走到成都的新疆驴友随风、小潘,还有我们最辛苦的司机师傅,走珠峰的藏族师傅达瓦和走川藏的小苏师傅,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在一起旅行,无论时间长短,相处得都非常开心。其实,在旅行中,最重要的是心情。大家彼此友善相待,平等相处,互相宽容,就可以成为朋友的。那样,心情也会非常好。否则,太对不起西藏那美丽如画的风景了。
    看到了气势磅礴的珠峰,看见了辽阔的草原,我们的胸怀,也应该变的再宽阔一些了。走过那崎岖艰难的道路,看见那朝圣的人们,我们的心态,也应该变的更加平和一些了。
    如今,我又开始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但是,我始终忘不了那个香港驴友发给我的邮件中所说的,努力工作,期待着下次旅行。是的,旅行,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平时要努力工作,然后,去感受旅行中的乐趣,去发现世界的美好,去享受生活的美好。(全文完)
<< 阿里归来经验总结之二西藏之行花费分析及总结 >>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正文(*)(留言最长字数:1000)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网站索引

FEED 订阅

  •  RSS 1.0
  •  RSS 2.0

联系我们

  • 给我们写邮件
  • 西藏旅游咨询服务电话

© Copyright 2004-2014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四川海外旅游责任有限公司 旅游经营许可号:L-SC-GJ00015
版权所有: 拉萨旅游网 · 服务邮件:tibetvisit@gmail.com .
蜀ICP备11011674号 ·   成都网安备案510114990084号